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1 梦回酒醒春愁怯(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389 2013-12-18 22:18:23

     舒宁听着凌庭在耳边的低语,靠在凌庭怀里,困意浓浓。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眼皮子竟沉沉地合上了。她感觉自己好似许久没有安眠,极累。竟不知不觉感到身子腾了空,又稳稳地降落,当她挣扎着张开双眸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容华殿前。忽而舒宁即明白自己是因为今日经历太多,思及从前,竟是梦到了四年前。舒宁带了些迟疑踏上容华殿的阶梯,故园深深,那儿的一阶一石,一草一树透着浓郁的熟悉感。容华殿,是她自入宫后居住的地方,直到被火“烧死”的那一刻,她都在容华殿里,未曾离开。

   “阿姝,这是喜事儿,为何不让太医去禀报?”是姚妃的声音。舒宁感到些恍惚,她忽而就来到了从前的寝室内,见着往日的自己,容光焕发,神采怡人。姚妃坐在自己身边,执着她的手,甚是欢喜。舒宁记起了这天,这一天是她进宫以来最最欢喜的日子——她有了喜脉。那是她“上辈子”最后记忆里的欢喜,她记得自己连小腹都未曾隆起就急切地学着要做小衣服给肚子里的孩儿。因被殿里的嬷嬷说孕妇是不宜碰针线才罢休。那会儿她总是强要凌庭伏在自己肚子上听孩儿的声音,明明什么都不可能听到,凌庭也笑着说听到孩儿在动了。那是他们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

   “姚妃娘娘,咱们小姐是想亲自告诉陛下。”惜惜善解人意地说着,却将舒宁的神思拉了回来。她静静看着此时自己身旁的丫鬟惜惜,那是陪伴她一同长大的丫鬟。可是这梦里惜惜的模样竟是模糊的,她只能看到自己对惜惜笑,却再也看不清惜惜的模样。惜惜还活着么?这是舒宁回宫以来最不敢细探的究竟。其实她没有那般坚强,有些明知道是失望的结局,她害怕去触碰,还是傻傻地想隐瞒自己多一秒。

   “你这丫头就爱取笑我!”舒宁听着往日的自己在说话,看到宁姝愉快却带了些娇羞的模样,房间内三人笑开了怀。是啊,她许久不曾有那样的爽朗的笑声了,筱思呢?舒宁看向眉眼皆是笑意的姚妃,自回宫以来,她也不曾再见筱思笑过。那位与她一同习武,一同玩耍,一同入宫的姐妹,竟在四年里熬成了那般不言不语冰冷的模样。

舒宁极是心慌,她想告诉梦里的宁姝快点逃,只因为这般快活的日子不多了。不久的将来,她的孩子就生生没了!思绪纷繁,舒宁再回过神时梦里的天空已经变得灰霾,她看见自己下身血迹斑斑,宫人们将她架起,拖着她离开坤和宫。那一路的血迹,长长的鲜血一直跟随着她。舒宁看到宁姝毫无生气,脸色异常苍白。是了,这一天的早些日子,她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流言扰住,后宫里竟有她私通汉子的传言。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她也相信凌庭也会相信自己。只是流言却不知道为何愈传愈凶,到后来竟有人私底下说她的孩子是野种。舒宁恍恍惚惚记着她被带到了坤和宫,嫔妃们簇拥着陆太后,陆琳琅冰冷的质问声传来,她只能回着自己是无辜的。但德妃似乎不这般想,言之昭昭说着自己与殿里一太监德庆的亲密关系。她当然否认,毕竟她不过是见那太监家里穷困,多接济了一下多了些接济而已。她总喜欢宽待底下人,从不曾想过这也能成为他人攻击的理由!最让她不可置信的是,她的好姐妹和嫔柳芳芷,竟是默认了德妃的言辞。密密的大板落在自己身子上,舒宁不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竟惹得这般以死去迫使她认罪。她记得尹贤妃和筱思跪了很久,说为着胎中的孩儿也该让宁妃起来,不该用刑。她记着尹贤妃和筱思磕了很久的头,筱思最后晕了过去。但大殿内的人都无动于衷,陆太后始终冰冷地旁观。直到最后她也晕了过去,直到她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孩子已经没了,直到惜惜和蓉儿告诉她她已经身处冷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