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37 枯骨现,乾坤转(四)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678 2013-12-13 22:31:38

     舒宁听了凌庭的话,更是柔弱靠在他怀里,声音微颤:“可是陛下,那儿,那儿有具尸骸。你方才说兰轩宫不让进,是因为这儿有死人么?”状似楚楚可怜地抬眸望着凌庭,继而转了视线引着凌庭看向那被如贵人折腾得有些凌乱的土坑,白骨森森,赫然在目。

   “莫凡,这是怎么回事?”凌庭眉间紧锁,脸色愈渐深沉,“兰轩宫怎么可能会出现尸骸?”

   “回陛下话,臣也是适才进来才知晓。若要探清这白骨身份,许需些日子才能调查清楚。”莫凡如实禀报,紧接着又提起了疑问:“只是这兰轩宫素为禁地,了无人烟,怎么会突然有个突兀的坑,还白骨露出。臣观之坑内泥土色较四周鲜,估摸这白骨已经被埋多时,应该是新进才被人挖出的。”

   凌庭听着这话,目光冷冷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如贵人。如贵人被凌庭的目光憷住,身子忍不住发抖,只敢卑微地申述:“陛下,妾即进兰轩宫所见与将军相同,万万不是妾所为。”却久久听不见凌庭的答复,只是感觉到凌庭锐利的目光仍锁住自己。正当四周空气压抑到一个极点时,又是一细长的嗓音:“娄太后驾到!”——如贵人的心顿时稳了下来,娄太后来了,就不是那妖媚女子的天下了。可还由不得她欢喜多一时,另一尖细的嗓音又传来:“陆太后驾到!”——这两宫太后齐聚,如贵人心里重又忐忑起来,偷偷用余光瞄着,却见凌庭怀中女子竟嘴角挂起了笑意,好似这一切并不值得忧虑。这般一看,如贵人彻底心凉,她连那是人是鬼都辨不清,而那人却已经将后路都铺了好。可是她不甘心呀,她是冤枉的!发狂的人明明是舒宁,要进兰轩宫的人也是舒宁,她不过输在了凌庭的宠爱上,但她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忽而如贵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在所有人跪迎两宫太后时,猛地站了起来,急急冲向才下了辇的娄太后——“太后娘娘!妾是冤枉的!是皇贵妃——”喊冤之声戛然而止,如贵人不能自信地低头看向自己前襟,鲜血满满,都是从自己口中溢出。背部才传来刺痛,她艰难地转过头,看不清身后的人,也看不清凌庭所在,想再说些什么却又没了力气——“砰!”在所有的注视下,如贵人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背部朝上,竟被箭密密插成了刺猬!

   这一些发生的太突然,舒宁来不及惊呼已经被凌庭用身子挡住,他并不想她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舒宁只知道在如贵人准备奔向娄太后那伸冤时,凌庭已经暗暗打了手势示意莫凡让护卫弓箭准备,及如贵人快到娄太后跟前时,莫凡利落示意护卫拉弓,一时她只听见利箭齐发“簌簌”的声音,继而如贵人就没了声响。待凌庭侧开身子时,舒宁看到的如贵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皇帝这是为何?”娄太后语气并不好,脸色铁青,隔着如贵人的尸体质问着凌庭。

   凌庭看向陆太后,见其并无表示,他也就不甚为意地对娄太后言:“擅闯兰轩宫、惊吓皇贵妃、意图冲撞母后您,这随便一条都是死罪。朕不过是为了母后您的安危。”

   “她是严家的女儿,娴太妃的侄女!”娄太后一字一顿说着,眼眸露着寒光。

   “但咱们也不可姑息养奸。”凌庭游刃有余地应对着,“想来娴太妃是明理之人,定能理解朕今日的旨意。”

   “好!皇帝说的是。那哀家想问,您身边的皇贵妃难道不是擅闯兰轩宫的么?怎么还姑息在怀?”娄太后冷笑,这凌庭今日居然这般不给台阶她下,那她也只管瞧瞧谁能笑着离开这兰轩宫。这儿,从前凌萧活着时她是赢家,今儿她也定是赢家!

   “母后忘了宁儿才入宫不久么?宫里规矩这般多,她记不得何足为奇?况且是如贵人强要宁儿进来,也非她所愿。”凌庭松开了舒宁,负手而立,目光冷冽。

   “哦?”娄太后示意宫人扶自己绕过如贵人的尸体,一步步走近凌庭,咄咄逼人道:“哀家怎么听说皇帝有令总管太监向皇贵妃言明宫规呢?莫不是连身边太监都胆敢无视圣旨了?”

   德明原默默在侧,此番一听娄太后意有所指,忙下跪:“太后明察,奴才万万不敢违抗陛下的旨意。”可话一出,德明眼角余光可见凌庭的目光更冷,他细细琢磨蓦然心惊——若是这番说岂不是推皇贵妃去死么?他忙又想辩驳——“妾有罪,还请太后娘娘饶了德明公公。”温婉悦耳的声音传来,德明急急止住了话端,悄悄抬眸见皇贵妃身影翩翩,缓缓步至娄太后跟前跪了下来。

   “妾进宫时公公已告知妾宫规细里,可妾这榆木脑袋记性不好,犯了差错。如今还累及景珍妹妹,还请太后娘娘责罚。”舒宁带着哭腔,低着头乞求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