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2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四)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405 2012-05-16 00:01:10

  舒宁轻瞄了各人的神情,心领神会,也就缓缓伸出手来示意来人搀扶自己出去,“想来画眉刚走,染香是害怕一人难以服众才说了那样的谎,引本宫过去瞧瞧吧,事儿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喏。”宫娥应着,众人即簇拥着舒宁出了内室。只见徐徐而行及至庭院,舒宁看见四名太监分别抓紧了蓉儿的手脚,而染香则是双手微颤着用针线一下一下地穿透蓉儿的嘴唇。鲜血淋淋,一旁围观的宫人皆不忍细看,脸色凄凄。舒宁着了搀扶自己的宫人退开,步履轻缓地渐渐向人群中靠拢,眼眸的神色似乎饶有趣味——只因她瞅着那蓉儿的脸颊早已被鲜红染色,可那眼神竟生生流露着不屈,硬是目光锐利地盯着对自己施刑的染香。一针一线,一上一下,血流染红了前襟,直到了最后一缝,舒宁才语带急促地惊唤:“住手!”紧接着人似才看清眼前景况般,跌跌撞撞地步入人群,围观的宫人皆由惊魂未定变成迅速退散到两旁,有序地排列恭候着突兀现身的主子。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舒宁说话间带了不敢相信的震惊,瞪大了双眼直直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被她这一问,本气势汹汹抓住蓉儿手脚的太监们连忙松开,急急跪了下来齐声颤抖着:“娘娘饶命,这都是染香姑娘的意思。”

“染香?”舒宁眉头紧皱,目光紧紧盯着已经愣住在旁的染香。只见她双手染血,目光呆滞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木然地看向自己。半晌才艰难屈膝跪地:“娘娘。”只喊了这一声,就再也无从说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舒宁径自走到倒在地上的蓉儿身边,弯身将她扶起,见蓉儿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她又唤了候着的宫人好生搀扶蓉儿下去并嘱咐了要尽快请太医过来。那四名跪地的太监暗地里观察了主子的态度,因而纷纷交换眼色,忙齐声高呼恕罪,言及皆是染香的主意。

舒宁目送了蓉儿离开,再听及太监们的话,脸色霍地沉了下来,厉声吩咐道:“本宫不想再看到这些嘴脸!”

“喏!”守候的宫人听令,虽是不解但仍迅速围了上前将叫喊诉冤的那几名太监堵上嘴巴,强行拖了下去。待吵闹声渐消,近身处无人时舒宁才缓缓悠闲地走到染香跟前,轻俯下身子在染香耳旁细语:“这么一来,你是否了解到画眉那会儿的心情?有冤无处申,有口说不清,可真真是最无助的。可你比画眉好,你还有本宫护着,虽旁人觉得本宫是护短,但你毕竟也还活着,还是这延禧殿的主事宫娥。可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她等着自以为的希望,自以为能够被救赎,却最终只落下个万劫不复。”最后的话,语调虽是轻的,可染香能感受到舒宁吐字间的恨意。染香浑身打了个颤,未待反应又听舒宁脚步声渐起,声音柔柔传来:“本宫念你这多日伺候也得当,暂对今日私刑一事不做追究。可蓉儿到底破了相,你就从这儿一直跪行随本宫回屋罢,也算是为自己积德。”言罢,舒宁朝不远处候着的菊香伸手,菊香即会意并快步上前搀扶住舒宁,小心翼翼地随着舒宁的脚步往内室而去。

菊香瞥了眼身后,但见染香果真唯喏地膝行而进。可庭院至内室的路虽不算长,但这个中的小石径道,阶梯间,总是难免会有磕碰。想来染香那细薄的襦裙,怎生禁得住?菊香心生不忍,可也不能说些什么,只好回过神去专心引主子前行。

“她怎么了?”不曾想舒宁竟又开了声,柔柔地向菊香问询。菊香不敢不答,只细声道:“染香姑姑的襦裙,似乎染了血,想来是双膝磨破了。”

“那也该,不是么?她要了别人那么多鲜血,总该还一些的。”舒宁微微笑了笑,不以为意。阳光透进长廊内,人走着感觉到舒服的暖意,舒宁也是开怀,免不了多说几句:“人啊,还是善心些好。使了心眼儿,不是未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