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1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三)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100 2012-05-10 23:53:26

  “陛下?”待舒宁休憩片刻再次睁开双眸时,凌庭那似笑非笑的模样赫然映入了眼帘。她略带迟疑地轻唤,只见那颀长的身影黑压压地朝她压了过来,瞬间舒宁就感觉到自己身形腾了空,稳稳地被凌庭抱在了怀里,磁性而低沉的嗓音说着:“早些歇息吧,明儿朕准备了份礼物予你。”

舒宁安心地重又闭上眼睛,感觉到凌庭将她轻轻地放置在床上,又动作极轻地躺在她身边。舒宁嘴角微微扬起,那颗稍稍失落了的心似乎又找到了些安慰。真好呢,事态的发展似乎真如她所想,一切都那么顺当。舒宁在心里低喃,侧了身子便蜷缩在了凌庭的怀里,贪婪地呼吸着彼此间温热的气息——终究有了一夜的睡眠。

清晨鸟语,舒宁懒懒地在床上翻了个身,微睁开眸子,瞧着那细微的光线,轻揉了揉眼睛。身旁的位置空空,想来凌庭已经去了早朝。她轻悄地下了床,穿上丝履及又披上薄衣,半撑开窗子即听到了园子处传来的人声扬扬。舒宁微微有了笑意,似乎对听到的一切满是如意。内室的门扉被打开来,驻足门外的宫人想来也听到了屋内的声响而进来伺候舒宁早晨的洗漱和穿戴。“娘娘,陛下让您用了早膳就只管在殿里等着。陛下留了话,说是下了朝即过来。”听着一旁服侍自己的宫娥说着,舒宁微微颔首,想着该是昨儿凌庭承诺要给她的礼物吧。醒了面容后,舒宁对看这菱花镜中的自己,佯装不解:“菊香,外头怎生如此嘈杂?”

“回禀娘娘,是染香姑姑在处置犯错的蓉儿。姑姑言是娘娘的旨意,因着延禧殿的宫人都得去围观。咱们几个因为要伺候娘娘洗漱才得免。”被点了名的宫娥菊香不急不缓地应答着,手中替舒宁画眉的笔稍稍停顿,只因主子听了缘由后禁不住蹙了眉。菊香忙放下眉笔,退在一旁听候贵妃主子的指示。

“本宫的旨意?”只见舒宁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那澄清的双眸闪烁着无辜,带了些孤疑般看向菊香。这么一问一看,屋内的宫人霎时间都听了举动,连连跪了下来。舒宁见跪了第一地的宫娥,倒是站了起来好心去搀扶她们,边抬手示意边又问:“这宫里的规矩怎么总是动不动就跪着?到底都是父母生养的,仔细别太过委屈了自己。本宫只是不大明白事情的缘由,你们只管与本宫说清楚就好,定不会责罚的。”

“谢娘娘。”整齐恭敬地应答着,屋内的宫娥稍稍舒了口气。而菊香见主子最后把目光投向自己,也就顺势施了礼,将清早时染香如何召集了延禧殿的宫人,如何命人押了蓉儿到庭院中,又是如何宣告蓉儿的错处等情由都一一道来。舒宁只管安静地听着,良久见菊香停了话茬,舒宁才缓缓问道:“蓉儿偷拿了延禧殿什么东西需要缝嘴来责罚?本宫怎么不知道?既是处罚怎么还命人都去围观,这让蓉儿日后还怎么做人?都是辛苦之人,定是不容易才铤而走险的啊!”末了那句发自肺腑的叹息,竟生生将候在屋内的宫娥都说的眼眶泛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