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9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747 2012-04-09 13:35:17

  犹是帝、妃相聚叙谈片刻又一同用了膳,即等到殿外宫人有禀告,德明了解清楚后转身回殿细声转告给凌庭,只见凌庭脸色平静地听完后稍看了眼舒宁,正欲开口却被舒宁先出了声:“陛下若是有要紧的事情,便先去吧,宁儿不会再闹脾气了。”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凌庭微微笑意,可人还是起了身,走到舒宁身边轻抚了抚她的发丝,人就大步走出了延禧殿。

舒宁一直看着凌庭离开的身影,眼眸的光彩忽明忽暗,让旁人不清楚她在思考些什么。她沉默地站了起来,一旁的宫人连忙上前搀扶却被舒宁制止,慢慢地,她踱步到了门槛处方才轻轻道:“本宫想一个人四处走走,无须跟随。”待宫人们齐应喏后,她便已缓缓出了殿。

可虽然舒宁口中说的是四处走走,但她的步子还是不自觉就到了永巷。青石长道直直地通到永定门,幽静地有些阴森。虽是宫门长道,可因为那传说,平日若非必要已经愈加少人经过了。舒宁慢慢地,有些木然地走着,忽而在离永定门些远距离时她蓦然停住了脚步,一门之隔,她仿佛能够听到宫门外走贩的吆喝声。可再细听又是全然安静,舒宁浅浅微笑,自己居然有了幻听之举。但她的笑容很快僵在了嘴边,只因舒宁抬眸宫门之上,林立的侍卫一字排开,那居中的身影如此熟悉,他也在看向自己。舒宁知道自己不会错,因为那道目光注视了她很久,总是那么温柔慈悲,总是给了她温暖。舒宁静静地站在原地,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与那道目光对望,没了任何表情。终究过了半晌,舒宁还是转过了身子不再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如今愈加迷思。她将要做的事情,她真的会快乐么?

又迈开了步子,舒宁不再回头,心里阵阵涟漪,轻声呢喃:“将军,也许欠你的,我真的还不起。”又是那苍凉的目光,淡看宫墙壁,青砖染血丝——舒宁慢慢往回走,一步一步,越到永巷口,她面容的凄凉愈渐隐去,直到离开了永巷,暖暖美好的笑容就又挂在了她的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