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8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十)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161 2013-12-04 23:35:46

   次日。延禧殿。

 “娘娘,今儿可到园子里走走?”染香恭敬的话语传来时,舒宁才恍恍惚惚地醒来,昨夜陪着凌庭几乎走了大半个上京宫廷,似乎休息了一夜仍是不足够。她抬眸看了看染香,看样子染香已经恢复了状态,到底是经历过风浪的,舒宁心里这般想着,嘴角有了些微笑意:“身子乏了,今儿就不出殿了。”

 “喏。”染香躬身行礼,及后吩咐一旁等候的宫人伺候舒宁洗漱,穿衣。

 “陛下,是什么时候走的?”舒宁问道。

 “回娘娘话,奴婢今儿一早已不见陛下,许是半夜就离开了。”染香语气平静,似乎昨天被舒宁冤枉斥责一事从未发生。

 舒宁颔首,想来凌庭对于廉亲王的回宫之举,心里是极为在意的,在意得无法安眠。这么想着,忽而就改变了主意:“染香,本宫忽而又想出去走走了。你吩咐下去吧。”

 经过了昨日,染香似乎对于这个主子的一切要求和变化都不再讶异,木然地应诺,然后退了下去。舒宁看着染香的背影,低低就笑了,这盘棋才刚刚开始,她执的子,还未输赢分见,可容不得任何人退出。

秋意渐浓,御花园的景致悄然偷换了模样,翠绿被挑染成了黄,延禧殿一行宫人紧紧跟在舒宁身后,随着主子在园子内慢慢地散步。染香边搀扶着舒宁,边心里估摸了时辰,轻声问:“娘娘,可在亭子休憩片刻?”

 舒宁微微点头,由着宫人簇拥着自己进凉亭中,慵懒地倚栏而靠,双眸无神地望向远方,神思游走了很远。昨夜的凌庭有些古怪,硬是牵着她走了那么长的路却又一言不发。而她又心里有太多的心事和想法,舒宁突然觉得凌庭的样子在自己心里变得模糊,眼前的路在自己眼中也愈渐模糊,她霍地站直身子,示意染香与宫人们候在亭子内,她缓缓走出了凉亭,往湖边步步靠近,也许一直走,路子会变得清晰。

 “娘娘,小心!”莫凡的声音传来时,舒宁发觉自己半个身子几乎探出了湖,她发现自己的手臂被莫凡紧紧地拽住,她稳了心神,对莫凡抱以安心的笑容:“本宫无恙,多谢将军。”

 莫凡轻轻将舒宁拉离湖边即迅速松开了手,拱手道:“保护娘娘,是臣的职责。”

 舒宁脸上仍是笑意,正准备唤他退下时,却听莫凡道:“臣见如贵人似乎在寻娘娘,想是有要事商讨,既娘娘在此处赏景,何不唤如贵人前来相叙?”

 “哦?”舒宁挑眉,看来那如贵人真的很想做她的棋子。本来她心内仍有犹豫,可如今看来如贵人似乎极是想成全她的心愿呢,要不为何总是明着暗着跟踪她?舒宁笑了笑:“将军在何处见着贵人妹妹?”

 “想来也不远了,只要娘娘传唤,定片刻可见。”莫凡这般应道。

 舒宁颔首,摆了摆手示意莫凡退下。她是估摸准了,他绝对不忍心让她受伤的。轻微叹息,唯一让她觉得良心不安的,如今也就只有他了。舒宁看了看莫凡背影,收起那不该有的凄凉心情,转身缓缓回到凉亭内,微微笑着:“染香,备些茶点。你知道本宫素来喜好成人之美,一会儿如贵人来了,可不得怠慢了。”

“奴婢遵命。”染香应承着,边退了出凉亭,紧忙着了宫人随她去准备招待如贵人的糕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