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4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六)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95 2012-11-18 15:06:47

  近秋时分的夜晚,宫城上空的星星点点愈渐多了起来。风轻吹过宫巷,也有了些凉意。春雪又砌上了壶热茶,犹是将舒宁跟前茶几上的茶换了下来。皇贵妃已经在这小屋里静静坐了大半天了,眼瞧着宫城四周已点上了灯火,舒宁仍是安静地坐着,不言不语。任是春雪换了一杯一杯的茶,她终究还是滴水未沾。

“春雪姑姑,茶凉了如何还能续上?您莫不是没听过‘人走茶凉’么?”突然舒宁萧索慵懒的声音传来,春雪即停了动作。烧茶水的炉子火光冉冉,春雪的眸子禁不住黯淡起来。

舒宁渐渐理了椅背,半撑起身子托着脸颊出神地凝望炉火:“姑姑,当年那场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春雪没有应答,只管熄了炉火,沉默地退在了一旁。良久她才言语:“娘娘,您今儿是怎么了?”

“我问了他可记着是什么日子。他却今儿匆匆准备了游船想是来取悦我的。他是记岔了还是全然不记得了?昨儿那样的日子,他如何能高兴起来?姑姑,我也许真的错了,错了。”舒宁喃喃地说着,美目愈渐灰沉。

“昨儿难道不是娘娘与陛下在围场相识的日子么?转眼又过了快半年,陛下仍记着娘娘,您该欢喜才是。”春雪略过舒宁言语的不寻常,刻意不去应和舒宁。这般却引得舒宁蓦然狂笑起来,那笑声甚是可怖,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舒宁渐渐平息自己的心境:“是啊,他那是记岔了,分明是忘了!四年前的火光,四年前的悲鸣,他都忘了,所以他才不知道昨儿是个悲惨的日子。”

春雪心知舒宁将要说出极是重要的事情,也就不再言语,静静等着舒宁说下去。

“那些日子容华殿真是从未有过的寒冷。她蜷缩在角落里,想着给自己一些温暖却是全无用处。她哪里知道,那时冷的不是身体而是心?被所信所爱背弃,她全然不知,仍是那样天真地以为他会回护自己。终于,那天容华殿不冷了,熊熊火焰,终究是不冷。姑姑,你可知道容华殿起火的日子?”忽而舒宁问道,见春雪迟疑,她便知晓春雪仍在守住最后的底线,她旋即苍凉地笑了起来:“就是昨日。四年的昨日,从此再无宁妃。”一字一顿,舒宁无法释怀。

“扑通”一声,春雪已经跪在了地上。春雪垂首,舒宁已经将至为重要的清楚告知,不再似先前的含糊。春雪已明白,眼前这位女子所摆下的棋局已经真正开始,她能做的就是协助她以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

“起来。”舒宁这般说着,语调极轻,整个人显得没了力气。是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被和嫔背叛不打紧,被德妃污蔑没关系,甚至是冷宫里的瑟瑟寒风也全然无所谓,只凌庭的一瞬轻巧的“忘记”,她就连复仇的勇气也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