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0 空庭犹落花,恩宠似浮华(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772 2012-04-09 13:35:58

  “娘娘。”

舒宁回到延禧殿时,染香已经候在了殿中。只见舒宁朝染香看了眼,径自往长廊走去。而染香也会意,紧步跟了上去。直至到了内室后,舒宁靠在了长椅处才发问:“可是有结果?”

“回娘娘,奴婢都查清楚了。是负责掌灯的蓉儿。”染香悄声回话,“本来毫无头绪,可那么凑巧让奴婢。。。。。。。”

“明儿寻个错处就缝了她的嘴就是了,其余的本宫不想听。”舒宁忽而开口,打断了染香的话;“你知道本宫是怎么警觉起画眉的么?还记得当初本宫是分开交给你们任务的么?按到来的顺序安排座位的是你,给本宫汇报细节的是画眉,而那日嫔妃过来延禧殿的顺序,她说谎了。后来又屡屡言语挑拨本宫与嫔妃间的关系,你说这样的人难道不可疑?其实她是谁的奸细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确实是有问题的就够了。染香,半日的时间就凑巧找到了细作为何人,这样的运气可是没道理的。”

“娘娘饶命!”染香猛地就跪在了地上,声音禁不住颤抖。

舒宁暖暖笑意,低眸看着跟前的染香道:“起来吧,明儿让延禧殿的宫人都去看看那蓉儿被缝嘴的过程。”

“可是,娘娘您不是。。。。。。”染香顿了顿,神色迟疑。可转念想舒宁方才的话却又顿时明白——主子不是真要找到细作,她仅仅只是想要敲震一些人的行为而已。那么蓉儿——染香心里一沉,她到底是自私的,又一次为了自保而放弃了他人。

“记着了,明儿须由你亲自动手。”舒宁略看了染香一眼,淡淡说着:“那蓉儿不是从前与你有过争执么?这般不是如了你意?怎么不见欢喜。”

“奴婢,”染香想要说什么,却如鱼刺哽喉一句话都说不出。心里疑惑散开:娘娘如何得知,那是从前的事情了,除了自己还怨恨着已经无人记得。

舒宁也无心去探析染香现在的心情,只是稍用手轻掩嘴唇打了个呵欠便恹恹道:“退下吧,本宫累了。”她这么说,染香也只能喏喏退了出去。舒宁安心地闭上双眸,嘴角渐渐上扬——这才是她所要的结果,和贵人到底有没有细作在延禧殿可真没那么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