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6 欢情薄,难思量(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25 2012-04-06 00:09:20

  “娘娘,和贵人又过来了。可听说您去姚妃娘娘那儿后就又走了。”舒宁方回到延禧殿,守候的宫人便迎了过来汇报。她微微点头,着了染香留下既遣众宫人退下。沉思片刻才淡淡开口:“说说你的想法。” “遵命。”染香这般应道,徐徐说着:“先头一次咱们过娴太妃那儿,和贵人过来寻不得娘娘,这暂且可以说是错过。可这一次——断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错过。和贵人若是真心要向娘娘您示好请安,怎么也不会总挑着您外出的时候。” 舒宁淡淡点头,缓缓道:“你说,那把本宫的行踪报告给和贵人的宫人是谁呢?” “娘娘,奴婢绝对忠心于您!”染香听舒宁的口气不对,连忙跪了下来。可哪知舒宁却是笑意,竟起了身去扶起染香。嘴角浅笑,舒宁道:“何须紧张,本宫也未曾说要怀疑你。况且这事儿最紧要的是和贵人的态度太过奇怪了,真不知道过了些日子,这样的次数多了,宫里会有些什么样的风雨闲言呢。她,似乎总相信本宫是妖孽。” 舒宁的声调极轻,染香听得出主子似乎心情很好甚至带了些雀跃,这与主子话里的内容不相吻合。未待染香多言,舒宁又缓缓说着:“你说,这宫里的人到底会不会相信呢?若是信了,陛下会怎么想呢?和贵人那么积极给本宫下定义,咱们可也要礼尚往来的呢,是吧,染香。” “娘娘,您是——您是否还惦记着和贵人说您的话,心里不愉快?”染香怯怯地问,只因她着实摸不懂主子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可这一问却引得舒宁笑声连连,“染香啊染香,你怎么就觉得本宫不高兴了呢?本宫告诉你,这会儿本宫高兴着呢。你知道么,本来有一盘棋苦无前卒,如今有人送上门来,可不是好事儿?”轻淡地瞄了染香一眼,舒宁淡然地从袖间取出一卷着的宣纸,径自摊开在染香面前:“你看,今儿竟是些可喜的事儿,瞧瞧你家里的弟弟多么机灵,连先生都夸他的字好。”“娘娘。”稚嫩的笔画映入染香眼帘,她不敢多看,心里的沉重又多了几分。她虽识字不多但也读懂自家弟弟写的内容,只因宣纸上只有两个字——“阿姊”,这是弟弟牙牙学语时就喜欢这么喊她。染香声音变得沙哑,低低请求:“娘娘可否将这字给奴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