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0 寂寞梨花落,谁识故人心(四)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166 2012-04-01 12:22:52

  龙辇驾至延禧殿时,德明已见皇贵妃站在了殿外候驾。与皇贵妃相交也不算少的次数,可这么郑重迎接皇帝还是头一次。德明见今日的帝妃都有些奇怪,连忙更谨慎细致起来。却见凌庭下了辇,径自走到舒宁面前,有了些微笑意,还带了些无****儿可是想朕了?”

“陛下总是喜欢打趣宁儿。”舒宁软柔地笑了,脸上如沐春风的模样,全然没有这半个月的日子不曾再见凌庭的生疏感。至明德殿那日的道别后,帝妃二人竟不曾再会面,虽凌庭日日挂起的牌子仍是延禧殿的,但德明和延禧殿的人都清楚,皇帝只是留在紫宵殿内,不曾宠幸任何人。只由于皇帝和皇贵妃都不甚表示,底下的宫人也只能守口如瓶罢了。正因为这般,选后的事情传言多多,也有人猜测皇帝迟迟没有表示是因为专宠的皇贵妃身份难登后位。正当德明出神之际,却听见皇贵妃舒宁好听的声音传来:“陛下怎就站在此处,难不成忘了怎么进延禧殿了么?”似乎语带讽刺,可德明眼眸余光瞄着,又觉得皇贵妃的模样笑意盈盈,连眼底都是笑意,不似有恼意。既是如此,凌庭却没有要走进延禧殿的意思,只是说道:“宁儿可知今儿西陵和亲队伍已至?”

“知道。可那又如何?”舒宁抬眸,澄亮的眸子直视着凌庭,渐渐竟敛去了一直挂在她脸上的笑容。

“你是希望朕留下来?”凌庭淡淡说了句,也就静静地看向舒宁。可舒宁却收回了神色,低垂下的眼帘似乎就要哭出来,眼角那颗泪痣显得愈加通红,舒宁那样不言不语,最后声音酸涩道:“陛下您说过会一直陪着妾的,您已经食言过了。”舒宁说着,连带肩膀也颤抖起来,瘦弱的身形更显可怜。凌庭不忍,终究叹息:“根据探子汇报,西陵的大将军隐没在迎亲队伍中,其中到底意欲何为,朕想一探究竟。”伏在舒宁耳边低语,凌庭从未同任何一嫔妃或旁人说过心里的盘算。本想依舒宁善解人意的性格会谅解自己,只凌庭没想到舒宁的情绪起伏更大,竟挣脱开自己,直勾勾地看向他,语调凄厉:“那郡主将要安置在容华殿,可不假?”

舒宁的眼眸通红,虽一滴泪也没有但总散发出一股让人疼惜的感觉。凌庭或许没有想到舒宁会突然这么介意这般质问,似乎有些哑口无言。只能听舒宁淡淡说着:“妾进宫后曾听宫中的姐妹说起些往事,说到那容华殿是陛下曾宠爱的妃子的寝宫。可为何,人走茶凉,君王薄情。妾只是害怕,害怕这一切终究一天宁儿会重蹈覆辙。”

“不会的。”凌庭连声音也颤抖了几分,一把就将离他越来越远的舒宁带入怀中,紧紧地拥住她仿佛当下舒宁就会消失一样。连声道:“朕留下,朕只陪着你,旁的一切都不重要。”

“真的都不重要了么?”舒宁声音柔柔的,却总是有股悲凉。她那样的问话,却好似瞬间提醒了凌庭,那些并不是都不重要了。因而凌庭没了言语,只是抱紧舒宁。终于,僵持到最后换来舒宁冷淡的一句:“陛下请回吧。宁儿累了,该歇息了。”轻轻离开凌庭的怀抱,舒宁脸上又挂起了惯有的微笑,伸出手来示意染香扶自己回殿,盈盈转身,竟不再看顾凌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