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4 听曲诉来意,深宫有旧识(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80 2012-04-02 23:56:54

  “娘娘要过修怡殿?”次日,染香在为舒宁梳妆后,有些讶异地重复舒宁的话。可见舒宁笃定地颔首,染香就忙吩咐底下宫人准备过修怡殿的事宜。“不用那么多的礼节,简单点就好。”舒宁忽而轻声说,脸上挂着暖暖的笑意,昨日那些扰心的事情似乎一扫而光,她又是那含笑春风的上京宠妃。

染香恭敬地应喏,利落地退了下去,只消片刻便又进内室禀告舒宁已可启行。

仍是淡淡的,透着娴雅,舒宁伸出手来示意染香过来搀扶自己,缓缓地便步出了内室,至到延禧殿外,轻身上了轿。舒宁稳坐在轿子内,闭目养神,昨儿那样冲动的情绪可不应该,所幸凌庭似乎并没有防着自己,这样行动起来也少了些戒心。“若果可以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为什么当初对我不可以呢?现在的你,对现在的我到底是怎样的心情?悼念旧情?可又为何将容华殿轻易让了出去。”细声自语,舒宁缓缓睁开双眼,有些出神地思考些什么,正当这头脑纷扰之际,犹如清泉流淌山涧的乐曲声,舒缓流进了舒宁的耳内。神思竟刹那得到释放,从容起来。舒宁的嘴角渐渐又扬起了那惯有的好看弧度,那是一种似曾相似的美好,她唯一惦念的美好。这般思及,舒宁便听到染香在轿外道:“娘娘,修怡殿到了。”

她依言下轿,见染香准备让人通传修怡殿内的姚妃,舒宁出声制止。眼见染香面露疑惑,舒宁只是笑意,“姚妃在弹奏呢,纵本宫不懂乐理但也晓得不该轻易打扰他人的兴致。”

染香即听主子这般吩咐,也就喏喏地扶着自家主子上了玉阶,慢慢走进那修怡殿,即进大殿,曲终,掌起。染香抬眸,知是自家主子优雅地鼓起了掌,轻吟:“古人道‘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虽前人写下的诗句寓意不同,可姐姐今日也着实见识到何为‘天籁’。筱思,你的一曲《流水》,真真是每个音阶恰到好处,情感真挚,让人仿佛就真的如水流于眼前。”

恰如其分地点评,虽舒宁总言不识乐理,可染香听在心里使得早前的猜疑又重了几分。而又见舒宁话音方落,姚妃已经失了神。染香从未见这个性子极静,总是沉默寡言的修怡殿主子有过这样失神的时候,心里不免好奇,浓重的疑惑便又再深了。

“皇贵妃如何听得出这个曲子?”姚妃也没有起身恭迎,只是安坐在筝琴前,淡漠地询问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