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1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15 2012-04-02 13:14:04

  染香紧紧跟着舒宁,心里茫然因而偷偷低下头别向后看见龙辇竟已经离开,她重又看向舒宁,惴惴不安:“娘娘,这般可是激怒了陛下?” “和嫔的事情,没有一个嫔妃真正知道原因除了本宫,只因为陛下允许本宫跟着他;没了的那只猫,本宫只是做做样子想看看陛下会选择德妃还是自己,最终陛下也确实选择了本宫;当着他面送出了绿玉如意,他就生气了可又不好明着对本宫生气。”舒宁没有回答染香的话,似乎并不担心染香忧虑的事情——“陛下不过想要本宫示弱,可本宫偏不。本宫已经退让了太多,不可以再退。对着江山,本宫从来都是输,既然如此,本宫为何还要退让?”仿佛在自言自语,可舒宁轻声说的话却刻进了染香的心里,从前因着画眉说的话悄悄有过的猜疑越发的清晰。染香不敢多言,仍细致地搀扶好舒宁,而舒宁也不再言语,她的嘴角渐渐扬起弧度,一切都慢慢真正开始了呢——舒宁这般悄声在心里说着。 当夜,漆黑的天空毫无星光。漫长的青石道,映着昏黄的街灯,承载着三两路过的宫人,显得那样的冷清寥落。兰轩宫侧的偏屋内,春雪又是如常沏茶,燃起一炉馨香,静默地等候来人。只消片刻,又是看似雾起的时分,小院落处渐渐传来了轻悄的脚步声,隐约着便显现出舒宁窈窕的身姿。春雪站直了身子恭敬地请安,继而上前扶住了舒宁,只未多言便听舒宁的声音有些寂寥,春雪稍抬眸看了看舒宁的神色,竟无丝毫笑意:“姑姑,今夜可否听本宫说一个故事?” “娘娘请讲。”春雪没有多余的细话,扶了舒宁落座后只斟上一壶茶,将热茶奉至舒宁面前,便毕恭毕敬地候在一旁,静静地等候故事。 舒宁将暖茶捧在怀里,凝神看着杯里的茶叶,小小的一个漩涡竟是将自己也搭了进去。她微微叹息,渐渐有些悲凉地开了口:“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久到本宫也忘了是怎么样的年月。那个时候有位女子,因自幼被家人疼着难免有些心高气傲。那时的帝王,少年英果俊朗,可是许多姑娘家的期盼,更别说一入宫门家门高升的繁华。可那位女子却高傲得可笑,面对那婚娶的圣旨,倔强地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偷换了自家父亲的折子,将自己那所谓的少女情怀倾述了进去。她说她不愿意只当一名宫妃,生老病死垂垂过了青春;她说她的梦想是有位良人能与她携手到老,一生一世。那位女子还说了,她的婚礼该是有红顶的轿子,满身的红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