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7 欢情薄,难思量(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89 2012-04-06 00:19:45

  “那这么行呢?你识字不多,想来看也看不明白,还是留在本宫这儿吧。”意有所指,舒宁不动神色地拒绝了染香。她单单眸带笑意地看着眼前的宫娥,终于等来那染香跪地一句:“娘娘放心,奴婢定全力以赴以助娘娘。三日,只消给奴婢三日的时间,定将延禧殿余下的细作都探查清楚。”

“哦?三日?染香,你的弟弟可是用半天的时间就学会了‘阿姊’这两个字呢。”舒宁仍是淡然地说着话,好笑地看着染香身形微颤,只见染香极是艰苦地吐着字:“好,奴婢定当在日内给娘娘一个明确的答复。”

这般听着,舒宁终于没有了话,翩然走过染香身边,嘴角的笑意愈加浓郁,她跨步迈出门槛,抬眼看那阳光融融,竟一时淹没了她的视线。舒宁稍低头,揉了揉眼睛,心里想着应该眼睛会显得红通些吧,她不能哭了,流不出泪——可男人都是会为女人的眼泪而动容——不做些什么显示自己哭过,似乎引不起怜惜。她是这么想的,因而沉吟:“染香,过来扶着本宫”

“为什么都不好好对自己?”如舒宁所想,凌庭的声音适时传来,身子被有力的臂弯护着,她闭目无言。殿中流淌着一股安静的氛围,舒宁想也不多想就倒在了凌庭的怀里——她算好了呢,他就该在这个时刻悄然来到她的身边,只因算准了凌庭会因为昨日的事情有愧于她。

“宁儿以为,陛下不会再来了。没有陛下,宁儿又何须好好活着?这皇宫那么大,可能亲近的人只有陛下而已。陛下忘了么?在围场时您说过,即便是到了宫里,您也只是宁儿一人的夫君。”舒宁合拢双眼,靠在凌庭怀里凄凄说着,他总是失信于她,他总是说些高远而无望的承诺——可她却偏偏那么傻,傻到连欺骗都觉得甜蜜。舒宁感受到凌庭抱着自己的力度大了几分,可她仍是只能笑得凄凉——那一夜,她多想他能够这样抱着自己,可满是泪水的双眸看到的只是一个冷漠的转身。那时她真的以为是因为他听信了谣言才会变得冷漠不可亲,是啊,她总是有那么多的天真自以为是。“陛下,不要离开妾,妾只有您了。昨儿都是妾不好,说了冲话,您不要生气可好?”

“朕如何会生气?宁儿,朕不会生气。”凌庭垂下眼帘看见怀里的舒宁双眸通红,笑意凄然。他的心无由来一阵刺痛,其实很想再多说些什么,多安慰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只能这么一句话而已——江山美人,到底江山该说在前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