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2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30 2012-04-02 13:14:35

  舒宁顿了顿,看向春雪,凄凄地笑了:“她是不是很傻,只因听说了除了皇后,嫔妃是没有大红轿子抬进宫门的先例的。她需要一个洞房花烛,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洞房花烛夜,而不是委曲求全、千人一面地当个深宫怨妇等候皇帝的宠幸。真真不知该嘲笑她年少无知还是如何,竟敢同皇帝说若不能给她一个堂皇的婚礼那么就不嫁。可笑么?本宫觉得可笑之极,不嫁就是抗旨,那时她定没有想到这些。她听了太多她父亲对皇帝的赞扬,竟幼稚得以为皇帝宽宏得能陪她继续这个游戏。不过,那时那个皇帝也确实如了她所愿,她出嫁的那一天连自家父亲也感叹,这般可是孽。只是那女子没有多想,欢喜着憧憬着就上了婚轿,那是八人大轿,华丽而红艳,迎亲的队伍排了好长好长似乎望不到尽头。她盖上红盖头,由宫里的嬷嬷扶着,这样一步一步走向她自以为的美梦里。那一夜,是皇帝亲手挑起了她的红盖头,是皇帝亲自端来了合卺酒。她唤他夫,他应她妻,也许那时候她就认为皇帝是她的天能够守护她到永远。”长长的叹息,在春雪听得入神时,舒宁却止住了故事。她的脸上看不出点滴的悲伤,似乎真的只是在说一个故事而已。

“娘娘,故事说完了?”春雪轻声问道。只见舒宁淡淡摇了摇头,浅笑着说:“忽而不想讲了,姑姑只当就听完了吧。春雪姑姑,本宫进过沐宸宫的书房,见过卷宗上说宁妃被弃是因为有失妇德,犯了七出之条。你说,他怎么就忍心了。这些日子,和嫔的话总绕在耳边,听多了人也就累了。”

春雪静静地听舒宁无由来的话,她不是很懂舒宁话语间的寥落。只是心里细想过去听过的传言,不是万分确定地猜测了一番,可也只是在心里藏着不向舒宁言明。待认为舒宁的心绪已经平复后,春雪才言:“娘娘,今夜陛下并没有留宿容华殿。”

“这都没关系了。因为本宫似乎明白了些事情。不,是很久之前就明白了,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而已。姑姑,下一盘棋局已经开始,本宫需要你。”舒宁这般说道,目色如水。直等到春雪躬身跪下接受时,她才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眸,渐渐沉了片刻。终究还是睁开了双眸,缓缓起身,一声不响地又离开了偏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