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1 卷帘低语,触目愁肠断(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102 2012-03-26 11:54:50

  而此时的明德殿内,德妃方用过午膳,懒懒地靠在长椅上歇息。外头传了声“淑妃娘娘到”,她也不起来迎接,只是眼皮子略抬起,等着来人。

那淑妃盈盈缓缓而至,脸带笑意地给德妃请了安后,坐在了一旁与德妃絮絮说着话:“姐姐听说了和嫔的事情了么?都说是受不了柳家被抄家而疯的。可妾倒听说是因为她被人剜了目才疯的。”

“知道了。”德妃不甚有兴趣,只是抬眼示意宫人端来热茶奉到她的嘴边浅尝,继而又道:“陛下这会儿倒仁慈没有治她个私收之罪。前段日子柳家人不是进了宫么?本宫原以为陛下是意在那儿却原来不是。看来圣心越来越难测了。”稍稍叹气,德妃重又不言语了。可那么一说,淑妃却有些惊讶:“莫不是宫里传言和嫔所骂之言当真?那玉,当真是姐姐给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如今的局面,不是两家都欢喜么?”德妃瞟了淑妃一眼,缓缓道:“娘家的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本宫不知道?和嫔想稳妥做个中间人本宫不知道?一个贪财一个保命,姑姑又是个嗜权不休,为了讨好陛下毫无下限的女人,要除了柳家还不容易?皇贵妃那女人是什么个想法本宫或多或少是猜得到的,既然她要做的事情与本宫要做的事情暂且一样,那么帮她一下也无妨。”

“姐姐,您莫说那么些话,若是传了出去可不好。”淑妃见德妃有些狂妄,忍不住劝了劝。但德妃似乎不领情,不屑一顾:“不好?本宫何曾怕过?哈哈哈,妹妹呀妹妹,你不是也清楚本宫没什么好怕的么?若陛下要怪罪,那正好可以搭上娄家的性命;若是姑姑要怪罪,那正好扯破脸皮,怎么算,本宫都是赢家。”

淑妃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手搭在德妃的手上,轻轻的揉着,轻声说:“性命是自己的,何苦这样去怄气?闻说二小姐今儿个又与夫婿回娄家了。宫里名位高点的嫔妃都省亲多次,也只有您,那么一次就再也不曾回家。”

“家?满是畜牲的地方谈何家?”一向狂妄的德妃此时眸中竟然有些泪意,她撑起身子直直地看着淑妃:“回去做什么?那老头定是知晓了我使了手段害他的左右手没了。哼,说是左右手,其实柳家不就是娄家的一条狗?没了这条狗,不还有千千万万个替补的?容楚,我知道你担心我,可那个结就在那儿了,解不了了。除非娄家的人通通死绝,否则我定是让他们永无宁日的!”

“好好好,咱们不说这些烦心的。”淑妃见德妃似乎情绪有些上来,忙轻言安慰着,连忙就转了话茬:“咱们还是说说那皇贵妃吧。姐姐观察了这些日子,看出她是什么来路么?妹妹安插在延禧殿的人汇报回来的信息,似乎很奇怪。妾的心总有个疙瘩,似乎她当真与死去的宁妃有关系。”

“那又如何?宁姝那女人死过一次了,就算回来,本宫就让她再死一次!”这么说的时候,德妃的眸子渐渐又透出了寒光,她定定地望向淑妃,冷笑着:“容楚,我不会让那女人伤害你的,放心。”

喻辰

真心抱歉,这月反反复复的天气我又病了。。。停更了两天真的不好意思。。。今天中午先更千字,今晚再继续。。。瞧着推荐收藏留言什么的极少。。。还麻烦亲给些动力吧。。。我会好好继续故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