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2 卷帘低语,触目愁肠断(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30 2012-03-27 01:35:03

  可淑妃的脸上却隐没了笑容,她愁容惨淡地沉思着什么,沉吟:“姐姐,这可不是玩笑话。虽说那徘徊在永巷和泪痣这些可以是巧合,但您别忘了,那女人邀约和嫔的头一个理由是学乐理。再想想她那么乐意就接受了您送的猫,这不明摆着跟宁姝完全不一样的性子习惯么?谁不知道宁姝害怕猫狗?谁不曾晓得当年后宫宁姝一舞惊艳、一曲动人?怎么就来了个人偏偏和宁姝反着的?那似乎太刻意了。”

“既然你都说太刻意了,那又何必再忧虑?宁姝不是那么愚笨的女人,不会想这么些拙笨的表象去迷惑咱们的。若是宁家人,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单一弱女子又能兴起什么风浪?当初的宁家尚且败落,如今不过一皇贵妃,你害怕什么?容楚,你不是要当皇后么?疑神疑鬼,怕前恐后的,如何母仪天下?”德妃难得细心说了这么番话,使得淑妃听后觉得德妃似乎心里早有盘算。又因淑妃前后思量德妃在和嫔的事情里表明的态度,渐渐心里也就安稳了——想定这德妃娘娘是笃定了主意了,那么她也就不必那么多忧虑了。这么想好,淑妃才眉眼带笑起来。正想再说些什么话,却忽而听到门外通传“皇上驾到!皇贵妃驾到!”的声音,淑妃神色变了变,忙与德妃对看了眼。她见德妃淡定地点头示意,似乎已经算好了这会儿皇贵妃会到此一般,淑妃也就不多话,轻悄地隐了身子躲进了偏房里。

德妃见淑妃已躲藏好,她也整理了衣裳,着了宫人拿来金步摇插戴在发髻上,稍稍对镜贴花黄,缓缓就绽放开了笑颜。稍伸出手开,示意在旁的宫人过来搀扶自己,德妃一步一步婀娜多姿地走出门槛,远远见着长廊远处凌庭与舒宁走过来,她便更加殷勤地快步走上前去,温纯有礼地屈膝向着帝妃二人请安道:“妾见过陛下,皇贵妃姐姐。不知圣驾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妹妹快请起。这是本宫吩咐来人不必通传,怕打扰了妹妹的休养。妹妹无须责怪自己。”舒宁柔柔地说着,已是伸手快捷地扶住了德妃,容颜如嫣,眸子满是暖暖笑意地看向德妃,“再说,这是咱们姐妹第一次见面,该是本宫失了礼数。”说着,便吩咐身后的染香端上了锦盒,礼貌地说着:“区区一柄绿玉如玉,但愿妹妹喜欢。”

德妃眼眸往凌庭处看了一下,见凌庭略微颔首,她也就客气得体地接过,交予给了一旁的太监保管。又瞧着这样一行人局促在廊道上,德妃侧了侧身子,引着道曰:“还请陛下与姐姐移步。”

舒宁稍看向凌庭,看见他的脸色温润如玉般,从进殿到如今一直沉默寡言。她转过神来,婉转道:“不劳烦妹妹了,姐姐此番央了陛下同来,实在是想赔罪。”

“哦?”德妃霍然停住了脚步,有些玩味地看向舒宁,淡淡开口:“姐姐何罪之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