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41 河汉迢迢(五)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16 2012-03-23 12:23:25

  “回娘娘话,是栀子花干,奴婢记着您说喜欢的。”事儿兜一圈又回到了统管延禧殿香料的画眉身上,她自是惶恐。可最让她担忧的事情仍是发生了,只见皇帝竟亲自拿过了香囊,三两下拆开,那水仙花干混着紫罗兰花瓣,片片洒落在地上,全然没有栀子花的影踪。这般,不得画眉有任何辩驳,舒宁已经高声质问起来:“画眉,你明知本宫会时不时抱着猫儿在怀里逗玩,它如此靠近本宫,闻着这些气味哪能好?还有,还有给小猫吃的东西,本宫相信你让你一手操办,你如今怎么会弄成这样!”延禧殿的宫人,少有地见舒宁发起了脾气,双肩都颤抖了。凌庭忙护着她,轻揽舒宁的肩膀又轻言安慰她。可舒宁不管不顾,仍是厉声质问:“说话呀!你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多对猫不利的东西偏偏就加了起来,又是你发现了小猫溺水的,怎么都是你!”

“娘娘!娘娘!冤枉啊,那那那鸡肝分明是您说小猫爱吃奴婢才这么安排的,而香囊的花干被掉了包,染香都可以作证的,真的不是奴婢的错!即便不曾想猫是德妃娘娘送来的,就轮着娘娘您的喜爱程度看,奴婢就是放着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如此啊!”画眉顿时不住地磕头,不住地求饶。但偏偏她等来的不是宽宏而是舒宁的冷笑:“笑话,本宫何曾说过这些话?染香,说是让你作证,那你就说吧。反正如今陛下在这,可别说是本宫污蔑了底下人。”

染香本是一头冷汗地听着,一被舒宁点名,也不如何就双膝跪在了地上。她见画眉眼神恳求自己,可她自已有自己的心思,眼珠流转,染香终究一咬牙关:“回陛下,奴婢确实不曾听说娘娘吩咐过画眉要喂些什么给小猫。娘娘才进宫不久,似乎并不甚适应宫里的生活,因此许多事情娘娘都是有礼先问清楚再下吩咐的。至于香囊,每每都是画眉亲自看管和挑选香料,奴婢无从过问,因而不晓。”

“染香,你。。。。。。。”这“你”字一出,画眉顿时没了言语,她似乎突然清楚了些什么,转而死死地盯着染香,嘴角有了丝难见的冷笑。最终画眉只俯首磕头:“奴婢罪该万死,还望娘娘恕罪。画眉甘愿降级受罚。”

“宁儿怎么看?”凌庭看了看靠在自己怀里的舒宁,只听她声音哀伤:“罚,是当然要罚的。可再怎么罚,如今猫也没了,妾最要紧的是去向德妃赔罪。这自家奴婢不出息,还能怪谁呢?看着也揪心,陛下,就让她是浣衣局吧,也算是给德妃妹妹的一个交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