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7 寂寞梨花落,谁识故人心(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94 2012-04-01 00:04:46

  炎夏的日光洋洋洒洒地笼罩着上京皇宫的园子,本显清冷的后宫沐浴着一阵暖和,因着如此后宫的嫔妃也喜在这样的日子出殿散步,感受那缕暖意。端贵人就是这般在宫人的跟随下,悠闲地在园中赏花,但闻着馨香时,端贵人抬眸看到不远处一行宫人走来,前头走着的华服女子赫然就是如贵人,因而端贵人也就笑脸盈盈地迎了上去,“珍姐姐,您怎么也这么早出来赏玩?”

“瞧你说的,我可没有晗妹妹这般雅致。”如贵人将手搭在端贵人伸出的手掌上,柔婉地说着:“本来是要去延禧殿请安的,可谁料皇贵妃及早就出去了,这才遇上了你。”

“请安?”端贵人状似不解地重复了一遍如贵人的话,疑惑道:“不是连太后都说了不必请安的么?莫不是皇贵妃就那样大的架子?想来两宫太后那儿都是节日才礼拜,或是隔三岔五地才去请安,若是去繁了还指不定让两宫太后有些什么想法。珍姐姐也不是不知道,最近朝堂又重归了皇后人选的话题,我看着宫里好些姐姐都避了锋芒呢。”

如贵人听着也是点头,可眉间微皱继而又摇了摇头。她见着前方就是凉亭,也就示意心腹的宫人袭香领着一众移步到凉亭处。待相对落座,奉上了热茶、糕点时,如贵人才隐忧而言:“你道的也是,咱们这儿一直以来都是娄、陆之争,陛下选了谁当皇后都得罪人。想来就与四年前一般到头来仍是后位悬空,咱们也只管看戏不可当那出头鸟,谁也不想重蹈宁妃的覆辙。”

“姐姐所言极是。可我还是不明白为何姐姐要去给皇贵妃请安,那不是助了她威风么?如今陛下又宠着她,若是连咱们这些小的都服从她了,那不是就。。。。。。。”端贵人先是不解地说着,可说着说着却忽而恍然大悟——“你是要。。。。。。。”

“还是妹妹了解我。”如贵人见端贵人已会意,嘴角也就微微上扬,可刚想再说些神马时,她又远远见着皇贵妃的轿子似乎要回殿了。如贵人止住了话茬,凝眸思索。那端贵人见她如此,便开声不解道:“珍姐姐这是怎么了?”

“你说这及早的,她那么劳师动众地是去哪了?”如贵人柔柔地说着,似乎这个问题极是重要。可端贵人却不甚为意,倒是有更有趣的事情要说:“姐姐还是别想她了。今儿我出殿时还听着怜香说是看见德妃姐姐的轿子一早就晃悠悠地往坤和宫去了呢,也不知道为何这般奇怪,淑妃不与贵妃亲近倒站在德妃一边儿也就算了,怎么这风头上德妃不上荣禧宫却是去了坤和宫陆太后那儿。”

如贵人却是笑意满满,似乎对端贵人说的事情了如指掌:“晗妹妹有所不知了,是坤和宫召德妃姐姐过去的呢。”这么一说,与端贵人对上眼神见端贵人神情错愕,如贵人就更似得意满满,优哉游哉地夹起块糕点送进了口中。而她们口中所言的德妃,此时却似乎洗尽了在人前的嚣张,一口一口温柔地唤着“母后”,温顺低眉地搀扶着陆太后在坤和宫的庭院中散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