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5 卷帘低语,触目愁肠断(五)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31 2012-03-28 23:34:14

  “娘娘为何对过去的事情那么揪心?过去的事情就过去罢了。”春雪仍是淡淡回话,却忽然手被舒宁抓住,那么生狠:“姑姑,你苟且存活,就是为了告诉本宫过去的事情就该过去?那并不应该。”

“娘娘,您如此多的心事为何不与自家宫娥说?奴婢年岁也渐高,风浪怕是禁不起了。”春雪意有所指,她似乎在诱导些什么,她需要舒宁一个更明确的表态。果然,舒宁仍是意会了,只听舒宁缓缓道:“本宫腾出了这么些时间让她去见画眉了,让她意识到曾经的好姐妹如今已经记恨她了。染香可以用,但不如姑姑与本宫的目标那么一致,毕竟在本宫进宫前,染香伺候的是娄太后。”

“奴婢在宫中多年,事事却不如娘娘谨慎,实乃惭愧。”春雪听了这番话,却是站了起来,朝舒宁鞠躬拜礼。

舒宁摆了摆手示意春雪仍坐下,她淡看了春雪一眼,明媚地笑了:“你定是奇怪本宫为何如此清楚宫中之事。他日你也定会好奇本宫的身份和到底为何要有那么些作为,如今只说一次,姑姑聪慧定是懂得。”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舒宁轻吐字句:“这皇宫,本宫只是又回来了而已。”

“多谢娘娘信任。”春雪似得到了极大的筹码,连言谢的声音也带了些颤抖。虽说当中有些事情还需斟酌,但也与她猜想相差无几,因着如此,她终于敞开心怀:“既娘娘如此,奴婢日后也定知无不言,鞠躬尽瘁。”

“好,很好。”舒宁缓缓站了起来,想来夜长梦多,得了这么句话她也就不便再久留。特意吩咐了春雪不必送行,却在门槛处回身轻悄留了句:“姑姑,本宫曾因故精通药理。你的心最好就只在一处,若是再同往前一般,那本宫不保证哪日你也同德妃送的猫一般失足溺水。毕竟这皇宫,消失几个人,旁人是不会怜惜的。”言罢,袅袅离开,留下春雪一人屈身请安,久久不曾直起身子。

而舒宁只身回到延禧殿时,已见染香候在了内室。她约莫想到染香要同自己说些什么,因此脸上微微笑意,安然落座等着染香的言语。那样的不动声色,终究还是让染香抑制不住情绪,猛然就跪了下来,轻声啜泣:“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你尽心伺候本宫,何罪之有?”舒宁扬起嘴角,眼眸满是笑意地看向跪在地上的染香。只听染香磕着头道:“奴婢私自去了浣衣局见了画眉,奴婢不曾想画眉竟是淑妃娘娘的人。此事奴婢原不知,适逢方才奴婢二人言语有些冲突才突兀得知。还请娘娘见谅,奴婢与画眉断不是同一心思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