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4 卷帘低语,触目愁肠断(四)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09 2012-03-28 22:56:02

  由是,夜未央。繁星点点。

兰轩宫外的别居内,皇贵妃舒宁倚靠着藤椅,细细品茗。片刻后,舒宁放下茶杯,带了些赞叹:“姑姑果然茶艺称绝。”

“娘娘谬赞。”被称赞的宫娥只是卑谦地垂首,双手交握地退到一旁站着。舒宁见不惯如此谨小慎微的举动,出了声:“姑姑也请坐下吧,如此好说话。本宫乏极了,只是想与您说说话而已。”

“奴婢遵命。”青色布衣着装的宫娥,恭敬地应答,灰色的纱幔紧紧地遮住了她的容颜。她微微屈身,娴静地寻了另一张藤椅置于舒宁位置的下方,恭顺有礼地端坐了下来。舒宁见此嘴角微扬,如是轻声唤道:“春雪姑姑,你历经两朝,也是值得尊敬之人,何必如此局促?”

被唤的宫娥身形微颤,目色略过惊讶随后似乎又释怀,轻叹了声,举止有礼地,“娘娘聪慧,奴婢惭愧。”这般便也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春雪再替舒宁倒了杯茶,便恭声说着:“娘娘是在那日就知道女婢是谁了么?”

“闻说当年兰贵妃的近身宫女为救主几乎容毁,英宗皇帝感念其忠心,特赐其独居兰轩宫侧。初遇那时你面上有伤,又在兰轩宫附近行走,想来不会有差。只本宫对那日牵连了姑姑心生愧疚——原只是些嫔妃间的争斗,想借那些轿夫不觉间给本宫个下马威,却不想竟间接让本宫得了好处。”舒宁淡淡一笑,凝神注视着春雪。春雪似有不解,接过了话:“好处?奴婢不过一宫娥,能给娘娘什么好处?”

“不,姑姑,你清楚自己不是普通的宫娥。这偌大的皇宫,总有些人在演着各式各样的戏码,也许你尚未知晓本宫的戏份如何,但本宫可以担保你所想要看到的结果,本宫可以助你达到。”舒宁信心满满地说着话,忽而偏居外走道传来阵阵“回避”的声响,她嘴角浅弯,“你听,陛下离开明德殿,终究还是回紫宵殿去了。”

春雪颔首,神色虔诚:“娘娘所言极是,原一切您都了然于心。”

“和嫔这颗棋子,德妃是肯定要丢弃的。她是个极傲的女子,岂容有人居中苟活?她容得下派系之争,却绝不会容得下中庸之人。从和嫔向本宫投好,又巴巴地说德妃好话时起,和嫔就注定命该如此。再加上柳家,她就更存活不了了。可惜她到底不懂,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受。”舒宁靠着藤椅,闭上双眸细细地说着,“本宫有好些话想要说,也只能在姑姑这儿述述苦了。她们,那些女人争来斗去,却全然不知那帝王之爱虚无缥缈。他给过的都是最好的,也是最痛的。”

“娘娘是在说宁妃娘娘么?”春雪不露声色,淡淡回了句。只见在夜色的遮掩下,舒宁的神情如何融入了淡薄的月色中,无悲无喜。春雪只听到舒宁问着:“当初兰轩宫的火,没有那么简单是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