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35 风切切,芙蓉繁艳歇(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74 2012-03-20 01:07:33

  待凌庭的辇輿到了丽华殿时,舒宁看到守卫军已经将丽华殿的宫人分批押解了出来,想必是要酌情分配了。她眉头紧皱,身子往凌庭的身边靠紧了些。凌庭回握住舒宁的手,意味深长地凝视了她眼,便带着她走进了丽华殿。

守卫的侍卫一直在竭力陈述丽华殿发生的事情,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般。只是舒宁听着那人的话,眼眸不禁带了轻蔑——分明就是玩忽职守没有尽到守卫的责任却口口声声的悬乎传奇,道着与己无关。她轻咳嗽了声,想要引起凌庭的注意。见凌庭轻拍了她的手背,也就知道凌庭懂自己的意思了。即随侍卫走到内堂,舒宁看那侍卫似乎仍是心有余悸的模样。她不禁摇头,径自就准备去推开房门,却哪知伸手才触及门扉时,听见屋内非人般的尖叫:“娘娘!您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您的眼睛不是奴婢挖的!真不是奴婢挖的呀!不要!不要!娘娘!奴婢不可以把自己的眼睛给您!娘娘!”那样无助哀求,及又听到些衣服摩擦或厮打的声响。舒宁稍缩回了伸出的手,抬眸看向了凌庭。

凌庭一直只言不发。听了屋内的喊话才脸上有些表情。他见舒宁缩回了手,于是自己便伸手推开门,只轻微留个缝隙,隐约在烛光中见一犹如鬼魅般的身形,蓬头垢面的,而地上、床褥上皆是暗暗的斑驳血迹。和嫔就似失了魂一样,手上也不知捧着什么,好似肉团子的东西一个劲地疯笑,可一仰头大笑又真切地让人看到了眼眸处的两个黑洞,肉屑垂挂着,糜烂可怖。她口中似乎呢喃着:“姐姐,哈哈哈!姐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眼睛,没了,没了!”

凌庭听不大分明,只觉得房内腥味浓重,便伸手护住舒宁,将她挡在自己身后。可舒宁似没有一丝恐惧,眼睛发亮地盯着门内的景况看,眸子如水沉静,凌庭看不透她在想什么。这般无由来凌庭感到了烦闷,不由分说就合紧了房门,那样冷冷地睨视着跟随的守卫:“从今日起,永远封存丽华殿,任何人不得进出,滴水不得送入。”

未等那侍卫应喏,凌庭又补上一句:“好好伺候着,朕不想听到柳氏暴毙的消息。你即守护不得柳氏一双眼睛,那就在此守护她,安康一辈子。”阴冷的嗓音,顿时就使得那侍卫身子不稳跪倒在地上。可没人胆敢上前求情。舒宁也只是淡淡看着,继而轻挽起凌庭的手道:“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