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37 河汉迢迢(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29 2012-03-21 00:51:09

  和嫔疯了以及柳家私收贡品、私通番邦的事情,闹了朝野沸沸扬扬几日,最终以柳家被满门抄斩告终。那些曾经依附过柳侍郎的人,趾高气扬地说着奸臣倭官当诛,陛下英明的话。娄太师当堂叩拜朝堂言当今皇上乃英主,又大言不惭地说着如今举措可起杀鸡儆猴之功效。凌庭端坐朝堂之上,不言不语只是冷冷地颔首,也就令德明唤了退朝。

后宫里更是平静,虽也有人细语过柳家的事情可到底也不敢声张。谁曾是活生生的人这样就久弃冷宫,仍谁想起都觉得可惜。但也只是想想,不甚有人胆敢过丽华殿看顾和嫔。不过出了这事后宫里人倒说起了皇贵妃的好,都说难得的好姐妹,即便是最后一刻皇贵妃都仍想要帮和嫔一把。宫人们说也该是和嫔福薄,怨不得他人了。

舒宁这几日显得心情了了。延禧殿的宫人以她是可惜和嫔的遭遇,也就妥善地哄着她,而因着凌庭的吩咐,尚食房也是变着花样做了菜肴去吸引舒宁的胃口。画眉对这一切倒是高兴,主子受宠连带宫女也是长脸的。可染香仍是一如既往地侍奉着,言语不咸不淡,仍是不去揣度如何讨好舒宁,这直让染香取笑其榆木脑袋。只染香也只是笑笑就过去了。

“染香姐,你说娘娘的猫儿怎么总是寻不见呢?”画眉边蹲身在花丛中四处寻找边与染香说着话。染香踮起脚尖往高处瞧了瞧,也是苦恼:“这会儿看着就晌午了。这几日娘娘都是要抱着猫,哄玩片刻才肯去用膳。若是一会儿陛下到了见着娘娘心情不佳,咱们可就有好受的了。”

“可就是找不到呀!”画眉哭丧着脸,捶了捶腿,无奈地站了起来:“你瞧,我都把那鸡肝而跺得细碎了。今儿还揉了鱼肉在里头。往日闻着香也该出来了。”

染香略略思索,未及开口已听见门外通传圣驾道的喊声,也只能匆匆吩咐:“你继续去找找,许是贪玩出了延禧殿。我先哄住娘娘。”

画眉思索着这也好,也就赶忙动身出去寻找。染香也转了身,缓缓去向舒宁复命。只待染香刚进了内殿,未至舒宁身边时,身后已传来德明的通传声,她忙跪身恭迎,却眼角余光见自家主子只是恹恹地坐在椅子上,恍若未闻。染香心里忐忑,未曾多想已见皇帝踏进了殿内,大步走向了舒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