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36 风切切,芙蓉繁艳歇(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671 2012-03-20 01:13:51

  凌庭嘴角微扬,颔首拥着舒宁缓步离开。身后只夹杂着含翠的哭喊,还有和嫔疯癫的喊着还她眼睛和那侍卫的求饶声,但随着丽华殿殿门关闭,一切都被迫变得风平浪静起来。凌萧揽住舒宁单薄的身子,关切道:“吓着了?”

“陛下。从前在家时,宁儿胆儿大,好奇心重,总喜欢做哥哥的尾巴,跟着他到处闯。若是那天儿遇着了些可怕的事情,譬如只是见到了大黄狗,心里也是怕极要哭的。只是怕哥哥不要宁儿玩了,就佯装坚强。但回到家里时,娘亲总是会看出来我其实很害怕。在宁儿说着多英勇赶跑了大黄狗时一把将宁儿揽住,还哼着小曲儿哄宁儿入睡,这般娘亲说宁儿就不会做噩梦了。”舒宁眸色平淡,淡淡地说了这么番话,她也没有回应凌庭的问题。可纵是这样凌庭握着舒宁的手也有些颤抖,只听他语气萧瑟:“宁儿,你忘了你说过,家中只有你一个没有兄妹的吗?”

“是啊,陛下。”舒宁澄亮的眸子,忽明忽暗地看向凌庭。她的嘴角带气丝丝笑意:“宁儿已经没有家人了,所以,宁儿怎么会害怕?”言罢,她嫣然一笑,那样的绝美妖艳,眼角的红痣似乎就要滴落,可终究仍安静待在眼角处,就如舒宁终究没有在凌庭面前落过,哪怕是一滴的眼泪。

终于,这样多事的一夜也就过去了。舒宁别过了凌庭,她知道他定是要去处理柳家的事情,因而她也不留他。德明在给她请安时称她善解人意,难怪独得圣心。舒宁只是微微一笑,也就着染香扶自己回了房。她揉了揉鼻梁处,似乎甚是费神。轻轻吹熄了烛火,舒宁只是安坐在凳子上,趁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她淡淡地看着自己那洁白的双手,那样认真的端详着,良久竟是嗤笑出声来。她觉得很累,可睡不着,从很久很久以前起,她就再也难以睡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