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7 庭槐影碎被风揉(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52 2012-03-17 00:42:46

  而这厢染香听了宫人通传皇贵妃回了殿。她即匆匆又催促了画眉去将送去温热的晚膳端来。

舒宁站在殿门外依依不舍般望着凌庭的辇輿远去,稍显落寞地转身准备抬脚上台阶。宫人们见了主子孤身只影,连忙就殷勤地围上去搀扶。即进了殿穿过长廊来到内堂,舒宁已见染香与画眉准备好了晚膳,稳妥地布置好等候她。染香快步上前牵引舒宁入座,柔声问着:“娘娘可累了?瞧着去了好些时辰。陛下先些时间来过听了奴婢们的话便去寻您,没想到竟是寻着了。”

“本宫只是去了永巷走走。”舒宁淡淡说着,显得那样不在意。她只是小吃了几口,也就放下了碗筷。染香见她如此本想多劝几句,但念及近日来的观察,也只好作罢,使了眼色便与画眉一同将晚膳撤了下。

只画眉手端晚膳走在长廊时,仍是忍不住与染香饶舌:“染香姐,永巷与宁妃的关系如此密切。因着宁妃是从永巷抬进来的,她从前总是会在永巷缓缓一人走着想是怀念些什么似的。我听说到宁妃被废前夕她还一人独自在永巷处徘徊。宫里的娘娘都忌讳那地方,咱们主子怎么。。。。。。”

“画眉。”染香不作回应,只是又那样厉声唤了画眉一句。她眉头紧蹙,人也愈发谨慎起来。画眉见染香谨小慎微,也就讪讪作罢不再提及宫里秘辛过往。因而两人将手头上的工夫妥当后,便又循规蹈矩地回到舒宁身边候着。

此时的舒宁,悠悠坐在延禧殿书房的太师椅上,手中把玩着那块象雕暖玉,眼眸透着丝丝玩味。那暖玉在微光中透出些红丝,温润于手,染香见着主子似乎爱不释手。正寂静之际舒宁却开了口,脸上是暖暖的笑意:“今儿可喂了德妃送来的猫?”

“宫人已妥当照料,娘娘请放心。”画眉在旁应着。舒宁略微颔首,想了想又道:“本宫见那只猫似乎挺喜欢吃鲜嫩的鸡肝,着宫人们多喂些。”

画眉又是应喏。

舒宁见此也就满意地笑开了颜。及这时就听见德明那细长的嗓音似乎在说些什么“仔细脚下。”,染香与画眉随即会意是皇上驾临。于是急忙又走至门前恭迎齐呼:“奴婢见过陛下,给陛下请安。”

“都起来吧。”凌庭疏冷地应着。见舒宁只是赖在椅子上未曾看自己一眼,他倒是笑了:“方才在永巷见着时可不是这副模样。”

“陛下这是在取笑妾么?”舒宁的模样似乎有些不舍地放下手中的暖玉,盈盈笑意地看向凌庭。这番举动引起了凌庭的兴趣,他大步走到桌案前,微微将舒宁揽住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目光有些低沉:“这象雕是哪儿来的?宁儿看得如此入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