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5 永巷深深,只影谁怜(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06 2012-03-16 00:47:07

  回殿途中舒宁不再出一言,跟随的宫人连带染香也没有再说些什么。而画眉更是一路低着头,只紧紧跟着直到到了延禧殿殿门前。染香恭谨地候着舒宁出轿,只为待染香说话那舒宁已经淡淡吩咐了:“你们先回去吧,本宫忽而想再四处走走。”

“可娘娘,您这一天已过了午膳的时间,若是再耽误,可对身子不好。”染香轻言劝道。可舒宁仍是执意,嘴角勾起浅浅笑意:“回去吧。”

染香见主子执意如此,她也就只好与画眉领了余下宫人先回了延禧殿。只待再回过头去看主子已经不在原地时,染香才摇了摇头,甚是苦思。

画眉见染香这般模样,沉默许久的她才开口:“主子今儿见着不似平常。也不知是否陛下宠幸了和嫔才这般心里难过。她那样心善可是要不得的。”

“画眉。”染香沉声制止了画眉的话。见其他宫人只是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她也就放心些,忙拉了画眉到自家屋里细声说道:“往后你那性子可要改了。从前在淑妃娘娘那伺候你是一把巧嘴,可如今的主子不喜欢别人说是非。你也不看今儿和早前主子对你说的话是什么态度?我道与你是一同进宫,才这般好心说出来。”

“好姐姐,画眉懂了。可我不是担心主子新进宫什么也不懂受欺负嘛?”画眉笑着向染香撒娇。可染香却没有笑意,摇了摇头:“今个儿和嫔奉的茶主子是一口未喝,可那暖暖笑意如何让人想到她是什么心思?咱们在暖翠园时因着距离不算近那二位贵人的话是隐约而听,连咱们在宫里可够格被唤姑姑的人也未曾听出谈话的是何人,主子怎么就听出来了?她才进宫不过数日而已。画眉,这主子不简单,咱们只管伺候就好别管旁的事。揣度主子心思是万万不可的,当初嬷嬷可都是这般教的。再且这宫里的娘娘即便是心善得不敢踩死一只蚂蚁她也敢斗死与她争宠的娘娘。咱们底下人无须忧心。”

画眉略是沉吟,稍稍点头:“知道了。可姐姐你这般说让画眉更心惊。想想今儿和贵人的话,莫不是咱们主子真是那两位宠妃郁结的鬼魂而变的吧?要不是怎么那么多的传言?还有你看主子眼角的泪痣?如此不祥不是像极了当初的宁妃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