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9 庭槐影碎被风揉(三)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28 2012-03-18 14:37:01

  听明白前因后果,舒宁也就浅浅笑了:“原来只是这样。陛下也许只是早朝遇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罢了。若妹妹是确定了自家殿里无甚惹事的玩意儿,那姐姐就去替你说说话。陛下气消了也就好了。”

“妹妹的殿里能有什么惹事的玩意儿?最多也不过是陪嫁进宫来的,爹娘当时赏的古玩、首饰什么的。想来听了姐姐的话妹妹也就放心了。如此也就先回宫等候姐姐的消息。”和嫔略想想后,这般有了些笑意地应道。由此和嫔听了舒宁的劝也就先回了丽华殿。而这厢舒宁才见和嫔离开便吩咐染香备轿,染香本想劝主子旁的娘娘的事情不必如此上心,可转念又觉得自家娘娘盘算的不那么简单也就不多言,遵从地去吩咐宫人们准备好轿子。而后染香即搀扶着舒宁上了轿,这四人轿子晃晃悠悠地,不多时就到了紫宵殿殿门前。

舒宁缓缓下轿,抬眸见着自家轿子不远处停了娄太后的凤輿在侧。她嘴角微微有了些笑意,伸出手示意染香上前搀扶自己。又因着凌庭有过令只要是皇贵妃前来皆不必通传,因而舒宁就这般缓缓地走进了紫宵殿,一路畅行。

及至内殿门前,舒宁才隐隐停住了脚步,耳朵微动,听见了殿内传出落子于盘的声音,继而便听凌庭道:“母后既弃了这步棋子,那朕岂不轻而易举地拿下您这边的棋子?棋局布置已久,母后如此不觉可惜?”

“可惜是可惜。但若哀家不弃子,再走下一步就该是满盘皆输。哀家输不起,因而这可棋子就当是赏给陛下表诚意罢了。”那平平淡淡,似乎毫不经心的话语是娄太后的声音。舒宁屏息听着,嘴角一直透着笑意,她似乎十分认同娄太后的话,脸上的笑容也更甚了。这般轻推门进,舒宁见着了相向而坐对弈的凌庭和娄太后。舒宁恭敬地屈身请安,这才又听到娄太后那傲然的语气:“原是皇贵妃。这倒是头一回见。确实是个美人。”说这话时,娄太后是看向凌庭的。因此凌庭难免也有些笑意,温和地对舒宁说:“宁儿怎么突然到此?”

“陛下。宁儿是来替和嫔妹妹说情的。她倒不知晓自己因何事惹恼了您,她心里着实是忐忑。宁儿想陛下是和温和的人,断不会无由来的生气。但既然妹妹已经知道错了,还请陛下能够原谅和嫔妹妹。”舒宁温婉地说着,那样得体大方,倒惹得娄太后放下手中的棋子,凝神看向她。过了半晌娄太后才笑道:“果真是婉约娴熟的人儿。皇儿得如此女子也是幸事。”

“宁儿还不多谢母后的赞赏?”凌庭无甚表示,只这般吩咐舒宁。舒宁也就再朝娄太后方屈膝行礼。待舒宁行了礼后,凌庭才言:“宁儿先回去吧。和嫔的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是,陛下。”舒宁又是恭顺地应道。也不再多言,就这般朝娄太后又道了安,恭敬地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