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6 永巷深深,只影谁怜(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711 2012-03-16 00:49:37

  “好了!你看你才说知道了就又说了那么些。快都吞回肚子里,我也只当没听过。”染香神色严厉地说着。画眉也就微微低了头,过了会儿才言:“那主子到底是去哪儿了?咱们可须去寻?”

这一问倒真问住了染香。她愁眉无言,只是却不知此时舒宁正徐徐缓缓地走在永巷的青石道上,那样一步一步慢慢地走着。过往的宫人皆朝着她请安。可她视若无睹,只是那样走着,这无须人搀扶。

舒宁双手交握着,眼眸的神色看向永巷伸出,那样的满目苍夷。真不该是一名宠妃该有的神色。永巷深深,在上京皇宫偏安一处,往日都是鲜少会有宫妃或王贵之人走过的。舒宁微微环抱着自己,仰首朝着那两宫墙之隔一线天望去,眼角那颗泪痣显得更似要坠落一般。她微微勾起嘴角,木然地继续往永巷深处走着,嘴中低喃,似乎在唱些什么。那样独自一人的天地,显得那样的寂寞孤独。忽而她停住了脚步,眼眶变得红润,微微吸了口气,她就疾步朝前飞奔了过去。只消一会儿就扑进了来人的怀里。

“朕过了延禧殿见你不在,就来此处寻你。”凌庭抱住她,柔声对着怀里的伊人说着。

“方才妾想会否在此见到陛下就在眼前,只没想到您真的就出现了。”舒宁离开凌庭的怀抱,如水深情的眸子仰望着凌庭。她轻声说:“陛下总能如此,在妾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如围场千钧一发之际一般。”

凌庭听了舒宁的话,眉间紧蹙,稍稍用力又将舒宁揽入怀中。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化作一声叹息,沉声道:“先过去吧,天快沉了。朕再在紫宵殿待一会儿就过去看你,可好?”

“嗯。”轻轻点头,她在他的面前总是顺从低眉,任着凌庭将她的手攥紧放置在怀里。舒宁看着凌庭伟岸的身姿,她小声说着:“无论旁人怎么说,只要你不承认,那我都会选择相信你。”若有似无的言辞,风吹即散了。凌庭仍稳步走着,不曾回头。

喻辰

有看的亲么?推荐一下丫。。。说一下话丫。。。动力丫你们是我更文的动力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