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3 宫心锁怨,沐浴春风(五)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57 2012-03-16 00:02:09

  “娘娘,那和贵人与端贵人如此无礼在背后妄以是非,依奴婢之见是不可姑息的。”画眉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如此说了。但见舒宁只是在前走着也没有停住脚步,她即再进言:“这事情原只有和嫔与娘娘之间清楚,可一夜间就传出这些分明就是和嫔在有意彰显自己。娘娘是好心可和嫔不见得领情。”

“过了沁园就是沐和宫了,都是太妃休养的地方。说话嘴皮子可别那么吵那么脏。”舒宁霍地站在原地,这般淡淡说道。可转过身去看向随从却是脸带暖暖笑意。那美目盼兮的眸子波光流转,透着寒气,那样死死地停在了画眉的身上。画眉一个寒颤,不敢再言只将头垂了下去。

“走着也乏了,染香,起轿吧。”舒宁也不曾表示些什么。这么停住片刻,忽而淡淡地吩咐着。染香不敢怠慢,唤了跟在后头的轿夫加紧了脚步,而自己则恭敬小心地搀扶主子上了轿。

及到了沐和宫,画眉也不再敢上前多言半句,只小心地跟在后头。舒宁跟前只有染香端着食盒,紧紧略下方跟随。可舒宁也并不似她说的那样去探访太妃们,她似熟悉每一扇宫门一般,径自就领着随从之人步至太虚殿前。舒宁沉默地站在门前,只待染香知会了守候的宫人得了娴太妃的应允后,她才又满是暖暖笑意地言谢,由着染香搀扶着自己进殿。可那步子刚踏进门槛,舒宁即推开了染香的手,淡淡地吩咐着:“你们且先退下吧。本宫有些话要与太妃娘娘说说。”说着就接过了染香手中的食盒,独自进了殿内。

舒宁将食盒轻放在桌子上,瞧着前堂左侧有珠帘垂下,她稍侧了身子盈盈施礼:“妾舒氏,见过娴太妃。”

“免礼吧。”珠帘内透出声微弱,游丝般的声音,竟似重病之人。可那娴太妃也不过约莫三十余的年纪,如果垂危至此?舒宁稍蹙眉,仍是细声暖语道:“宁儿受了陛下的旨意过来探望娴太妃,敢问太妃娘娘可好?”

“进来说话吧,皇贵妃。”那娴太妃连声急促地咳嗽,那般断续地说着。可过了片刻舒宁又见帘内有宫人走出。那宫人恭敬地请她进去,她也就谢过,缓缓掀起帘子走了进去。如此太虚殿的大堂便只剩下了舒宁与娴太妃二人。她见娴太妃斜靠在长椅上,虽是天热却仍是身上盖了披风。朵朵牡丹,金丝修成却没有丝毫的重样,那披风可是尽了奢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