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7 镜中花水中月,真假是非谁能明(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181 2012-03-13 17:29:05

  翌日,舒宁送了凌庭上朝,又在染香的伺候下用过了早膳后,现儿人就坐在延禧殿的后院里的石凳上,悠闲地品这茶。她衣着蝶舞纷繁缕缕金丝的及地襦裙,薄纱的上衣笼着水嫩的手臂,舒宁单手托着下巴倚着石桌,似乎在沉思些什么。洋洋暖日下又是一幅好景。而就在此时,画眉领着两名宫人恭敬地走了过来。待那两名宫人报了自家名号说明来意后,舒宁放下手,稍稍端坐着双手交叠握着,脸上带了温和的笑意:“妹妹既是身子欠安,就当是本宫该去探望。如今怎么好接受妹妹的礼物呢?”

“回娘娘,主子说了,这是她一丁点儿的心意。若是您能够收下,她的病也能好几分。”明德殿的太监德图带着些讨好说着,边向一旁同来的春香使了眼色。春香见着也就会意,她将手中一路仔细捧着,被红绸盖着的礼物奉了上舒宁跟前。染香见主子颔首她也就上前接了过去。

“有劳公公与春香姑姑这一趟,还请随画眉下去喝口茶。”舒宁客气道。可德图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仍恭敬地说着:“主子说,还请娘娘能当面看过礼物,她也好能放心。”

舒宁微笑着点头,只道:“妹妹想得可是周到。”继而就转过头去看向染香。染香会意得将红绸掀开,景致的笼子内一只模样可爱毛发浓密柔软的小猫便显现在舒宁眼前。德图与春香紧紧看着眼前皇贵妃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却见舒宁本是笑意的容颜见着那笼子里的猫后更显愉悦,竟是眉眼俱笑赶忙让染香打开笼子将猫抱到自己怀里。舒宁一边轻轻地顺着猫毛,笑意盈盈地对德图说:“有劳公公转告德妃妹妹,本宫甚是喜爱这礼物。想来在宫中日子总有些乏闷,有只猫相伴也着实可趣。”如此喜欢,舒宁笑着逗弄着怀里的小猫,瞧着极是欢喜。

德图与春香对看一眼后,也就恭敬地应诺。由画眉带着退了下去。虽画眉后来依着舒宁的意思挽留德图与春香留下喝口茶,可他们仍是婉拒了。德图和春香匆匆离开了延禧殿,即小跑着回明德殿复命。当德图将舒宁接过猫后的表情一一汇报后,正被人服侍着按摩穴位以通体活血的德妃,稍稍打了手势示意按摩的宫人们停下动作。她侧了侧身子,隔着纱幔对站在外的德图问道:“你说的可都是真话?”

“回娘娘,德图所言皆为真。若娘娘不信还可换来春香一问究竟。”德图忙下跪急急应答着。“下去吧。”及听了德妃这么个懒懒地语气吩咐后,他才敢又轻瞄纱幔内的主子。即见德妃又翻了身子,似乎在喃喃自语,他不敢再看即请安退了下去。只是他并不知晓,在他走后自家主子倒忽而就畅快大笑起来。直到眼泪被笑了出来德妃才渐渐止住了笑声,可那样的模样让身旁的宫娥看着发颤,只因德妃竟是眼眸全然没有一点儿的笑意。那双眼睛,如水般深沉不可见底,透着刺骨的冰寒。只听那德妃阴冷地一字一句说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既是人而已,又何须严阵以待?皇贵妃也不过如是。再说了,即便是天神来了,本宫也一样可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又是一阵狂笑,待笑累了德妃才有示意宫人们继续替自己按摩。谁也不曾知道这明德殿的主子下一步的棋子该走向何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