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20 宫心锁怨,沐浴春风(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51 2012-03-15 00:15:57

  和嫔边笑着摇头边扶舒宁在主位上坐下,她倒亲自为舒宁倒了杯茶:“若不是姐姐昨日让陛下过妹妹那儿听曲,陛下也不会就此留下了。也因着如此闺中私语间妹妹无意间说起了思念家人,所幸陛下是个有心人给记下了,这才有能让家人进宫来探望呢。姐姐不知,妹妹已经三年未曾见过家人了。”

“难得如此。”舒宁浅笑着,手握着茶杯,盈盈笑意:“只这也是因为陛下心里头有妹妹才会如此,本宫的帮助实则不大。”

“如今宫里谁不知道姐姐是陛下心里头一等的人呢?姐姐莫谦虚了。妹妹还是该薄礼言谢的。”说着,和嫔即吩咐了身旁的宫人,近身婢女含翠上前。只见含翠手托着一古色古香的檀香木盒,和嫔接过后缓缓在舒宁的眼前打开。一只润泽透彻的白玉象雕显现在舒宁眼前。和嫔将象雕放在舒宁的手里,她只轻握即感觉到了何谓触手生温。

“姐姐的手似乎有些冰凉。这玉雕恰恰有暖和和热络血脉的功效。小小心意,还望姐姐能够收下。”和嫔得体地说着。

舒宁只是浅笑,将那白玉象雕放置掌心,看着雕刻细致纹路细腻,着实是精品。说是薄礼那是客气了。因而舒宁扬起好看的笑容,着了染香上前接过玉雕,仔细放好在檀香木盒里。连盒子都是极好的呢,舒宁在心里轻声说着。

“姐姐即使喜欢,妹妹也就安心了。如此妹妹且先回丽华殿等候家人。”和嫔稍稍向舒宁作势请安。舒宁放下手中仍捧着的茶杯,忙止住了和嫔的动作,打趣道:“得闲如此多的请安,还不如早些回去等候家人呢。三年未见,定是许多话要说的。”

许是舒宁的话温和贴切,和嫔的眼眶竟有些微红。话也不多说,只有谢过就着了含翠与她离开了延禧殿。舒宁站在椅子前,凝神远望,画眉瞧着那模样有些胆怯不敢上前,只好眼神示意了一下染香。染香见了叹息着,只好轻脚上前:“娘娘,咱们可还出去?”

“出去呢。为何不出去?”舒宁笑了,示意染香将装着玉雕的檀香盒给自己。径自就揣好在了怀内。嘴角又带着笑意:“原本还不定要去走走的呢,如此就定是要出去了。”

语嫣未明,但主子说的话,底下人只需跟随便是了。因而染香与画眉便迅速打点好到园子里所需之物,染香又搀扶着舒宁,这般一行人缓缓出了延禧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