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6 烟柳疏疏人悄悄,画楼风外吹笙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441 2012-03-13 17:29:05

  及等用过了午膳,舒宁亲自送了和嫔出殿。二妃又约好了时间改日再聚。舒宁瞧着和嫔被簇拥着离开的身影,嘴角勾起了极淡的笑意。画眉候在一旁,见主子伸出了手来忙快步上前扶住了舒宁。缓缓回殿时,画眉才压低声絮絮说着:“今儿早到的娘娘都安置在了左边左右两方靠前坐下了。头一个先到的是贤妃娘娘,她是朱虚侯家,英宗朝尹贤妃的侄女,与陛下的亲弟弟廉亲王是表亲。而后一个到的淑妃娘娘,在宫里素是四平八稳,她是陆贵妃的表妹,而陆贵妃即是陆太后的侄女。可虽淑妃娘娘是陆太后阵营里的但与德妃娘娘交好。今日未至的德妃娘娘是娄太后的亲侄女。而后头到的娘娘虽与皇家没那么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可家底也是厚重的。如贵人乃娴太妃家的,而端贵人乃藩王之女,原是早前英宗朝时败下阵来的番邦和亲而来。至于和嫔和姚妃,皆是朝中大员之女。”

“知道了。”舒宁只是淡淡地应了句,她看起来对这些无甚兴趣,末了吩咐了句画眉:“本宫只是想要知晓今儿哪位娘娘先来了。往后若再是听不准本宫的话,你也不必再伺候左右了。”轻抽出被画眉搀扶的手,眸色有些冰冷。画眉被这么一说一看,顿时身形颤抖,垂首而立。待她重又小心翼翼抬眸时,画眉才发觉舒宁已经离开。

而另一头淑妃在离了延禧殿后并没有回自家的景仪殿。她领着一众的随从径自就往娄德妃的明德殿而去。今儿见着的皇贵妃舒氏,淑妃可是在席间观察良久,因而她必须立刻只会德妃相关的情形。

“哦?单凭眼角下的一颗痣,妹妹如何就笃定她与那女人有关系?”德妃一身紫衣慵懒地半靠在雕花长椅上,半合着美目,懒懒地说着。淑妃见德妃不以为意,她忙又说:“姐姐,您今儿是要给她下马威未曾到延禧殿。您若是真去了您就懂妹妹为何这般说。虽是人样、声线通通不一样可那眼眸、那泪痣,都分明就是当年宁妃的影子!再来,您也听了方才转述的话,她与陛下相遇的经过那般离奇,若不是妖,想必就是那女人冤魂所变!”

“够了!”德妃猛地坐直了身子,轻斥着。眼眸转悠着查看窗外、门外无甚人影后她才又轻声道:“你这般鲁莽的性子如何能行?那宁妃当年可是陛下也认定了因勾了别的汉子而打进冷宫的。然后宁妃心中有愧自焚于冷宫中。这如何来的冤魂?那都是那女人应得的。听你转述的故事里,那舒氏确实可疑。先不论陛下身旁如何会没有侍卫跟随,就说她一个弱女子即便是再熟悉山间的形势也不可能那般轻易避开守山的侍卫。这当中必定有隐情。只是她为何那样说个漏洞百出的故事,那才值得让人深究。”

淑妃边思索边听着,她瞧着德妃嘴角有丝玩味,因而细问:“姐姐莫不是想到什么法子了?”

“没有。”哪知德妃这般干脆应道。人重又懒懒地躺会了长椅处,半晌才又言:“这事儿不简单,若非是暗中有内应就是那皇贵妃想要向你或者你们传递些什么信息。不过那都不打紧,咱们可先送份礼给她,以表本宫不能到延禧殿请安之罪。”

“这,姐姐当初就是要给她个下马威,如何又送礼了?”淑妃着实不解。这惹得德妃又是一阵笑声,继而娓娓道来:“妹妹呀,你不是担心她不是个人么?那咱们就送只猫给她。本宫这殿里不是有先头藩国进宫的猫么?当是礼物送予她总不能拒绝吧?若她安然收下了,那她就不是鬼。即不是鬼那咱们就有一千种办法一万种手段将她拉下延禧殿的主位!宠妃又如何?当年宁氏不也没了么?”眼眸冷冷闪烁着寒光,这让淑妃看了有些心惊。但淑妃暗自揣度若是由德妃出面那自己倒也可以先站在远处观火。况且若那皇贵妃真如她担心的一样,那见着猫肯定是会害怕的。当年的宁妃可是极怕猫的,即使是听了猫叫都可以浑身颤栗。这般想了,淑妃也就满是笑意地道好,恭敬地先退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