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9 宫心锁怨,沐浴春风(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01 2012-03-14 23:24:10

  如此过了一日,天明时分染香与画眉在外采了花露回延禧殿途中即听着了些风语。那些廊坊下驻足交头接耳的细语,声声落入了染香与画眉的耳里。说是和嫔娘娘想来是有些手段和得陛下心的。皇贵妃独宠了那么些日子竟都可以断了那份福祉。画眉心有不忿想上前争辩可被染香扯住衣袖制止住。染香眸色凝重地朝画眉摇摇头,只轻声道:“咱们只管回去,只当什么都未曾听着就是了。”画眉仍想说着什么,可细想想舒宁昨日的举动,不曾明解因而也就作了罢。又及听一宫人轻斥围聚的宫娥莫胡言,道了那是皇贵妃恩赐给和嫔的福气,那是皇贵妃大量得体。染香听在了心里头,眉头始终不曾舒展,那么些言语一夜即传开来,到底是为何?

而待染香、画眉回到延禧殿时,舒宁已经在宫人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正用着早膳。舒宁等她们齐齐请了安后,她才暖声细语地笑着说:“今儿外头瞧着如何?本宫想要到园子里走走。”

“奴婢采花露时见天空明净,娘娘若出外散心也是顶好的。”染香这般柔声应答。画眉见着也就顺着道:“如此奴婢们且先下去准备,待娘娘用过早膳即可到园子里赏花。”

舒宁微微颔首,即着了染香与画眉退下。其实她已经感到微微有些饱意,也就放下了碗筷。她稍稍远目看向房门外,那长长的走道,目光似乎有些期待又有些闪烁,终究开声只道:“撤下吧。”

在旁候着的宫人诺诺应着,也就赶忙着手将早膳撤下端离。直等到房内只剩下舒宁一人时,她才缓缓站起,徐徐步出了房门。缓缓在长廊处走着,沿着长廊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随着墙角拐弯,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忽而就独自笑了,笑得那颗眼角下的泪痣盈盈颤动。这般过了许久,她才有止住笑声,见了寻来的宫人与染香,她伸手朝眼睛擦了擦,又摊开手掌细看。惹人难懂的说了句:“还真是干涩。”继而模样倒又欢喜了起来,对着染香道:“这般可走了?”

“回娘娘,和嫔娘娘到了。”染香恭敬地应道。舒宁倒不甚惊讶,只说了声“知道了”,也就着染香扶住自己,缓缓走向大殿。

才至大殿,舒宁以见和嫔站在殿中央等候。她稍皱眉对着候在一旁的画眉道:“为何不请和嫔娘娘入座?”

“姐姐莫责怪底下人,是妹妹道不长留也就站着等候姐姐。”和嫔迎了上前,温婉地挽住了舒宁的胳膊。舒宁不解,“如此匆匆是为何?”

“今儿妹妹的家人进宫探望,心儿有些急切因而也就想先过来谢过姐姐再回丽华殿等候。”和嫔的模样煞是欢喜。舒宁瞧着难免又问:“家人进宫探望是喜事,可妹妹如何要谢谢本宫?本宫可什么也未曾做过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