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8 镜中花水中月,真假是非谁能明(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90 2012-03-13 17:29:05

  而舒宁此时则在延禧殿里逗弄着德妃送予的小猫,边又絮絮地与和嫔说着话。和嫔见着舒宁逗弄猫的模样,忽而就笑了出声。舒宁有些不解地看向她,才听和嫔徐徐说着:“姐姐不知,从前这宫里有位娘娘可是怕极了猫。陛下原是见藩国进宫的猫有趣就想作为礼物送予那位娘娘,可哪知罩子一开那娘娘已经吓得浑身抽搐晕厥了过去。那时可是惊动整个太医院呢。”

“那位娘娘可就是宁妃?”舒宁专注地看着怀里的猫,这么淡淡地说了句话。倒是惹得和嫔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舒宁带着浅笑缓缓抬头:“妹妹何须惊讶。先头你曾说过这个娘娘可有避讳着。想来如今说事不点名号,必是这位宁妃了。妹妹放心,本宫进宫时也曾听了德明公公说了些英宗朝的往事,知晓宫里不该问的事情就不问。妹妹口中的故事本宫就只当是故事,断不会在任何人耳里甚至是陛下那儿提起。”可原是说了给和嫔放心的,却哪知和嫔的眼眶忽而微微泛红。舒宁见了也不再说什么,只又扯了别的话:“今儿妹妹弹的曲儿甚是好听。本宫听了着实宁神。昨儿见陛下处理公务烦心,心里也想替陛下分忧。如今想来,倒不如本宫让陛下今夜留宿妹妹那儿,妹妹也弹那曲儿宽宽陛下的心。”

“这。。。。。。”和嫔有些意外舒宁会如此说。虽如今舒宁暂执掌凤印,后宫里头宫妃的伺寝可以由舒宁安排。可这陛下向来是自由惯了不喜别人安排的。瞧着皇贵妃进宫后皇帝就未曾再留宿他宫,如今舒宁怎会将皇帝拱手相让?和嫔暗自揣摩,但又心想这安排对自己有利无害,因而也就满是笑意地感谢了舒宁一番。及后二人又絮絮说了些话,和嫔才离开。舒宁仍是执意将和嫔送到殿外,那望着和嫔离开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她缓缓吩咐着:“染香,将本宫的意思告诉陛下。”

染香恭敬地应诺即退了下去。舒宁稍稍舒了口气,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人仍是立在殿外眺望着宫景。心神悠远,她似乎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仅仅只是漫无目的地眺望。如此伫立,竟生生站了一个时辰。腿脚有了麻意,舒宁才吩咐候在旁的画眉扶自己回殿。又恰巧遇着染香已告知了凌庭回来复命。听到染香回禀的凌庭的意思,舒宁脸上仍是笑意,微微点头,继而进了殿,见着那懒懒躺在椅子上的小猫,她打趣道:“今儿就只有你陪本宫过了。”声音淡淡的,无悲无喜。

喻辰

喜欢的朋友请点击推荐和收藏。。。顺带也留一下言给一下我意见吧。。这故事很多情节和人物还没展开。。敬请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