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5 谢了荼蘼花事休(六)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868 2012-03-13 17:29:05

  “原白狐去攻击那马致使陛下坠马被压住半个身子。白狐似乎对陛下有敌意,他为了自保奋起刺死了它自己却由于用力过度手臂脱了臼。”终究道了前因,舒宁抿了口茶又絮絮说起了后果:“原本本宫是恼他害死了白狐。可细想到底是人命一条因而还是费了力气扶他离开。那时陛下也不曾穿着龙袍,本宫也不知他到底是何人。只将他安置在一树旁靠着,撕了些自己的衣料为他包扎。所幸本宫自小有些药理知识,这般才保住了陛下的胳膊。”

“只是这般!”如贵人恍然大悟地脱口而出,言语间有些失望但再见席间宫妃都看向自己忙又轻掩嘴唇,脸颊稍稍通红。那样过了半晌延禧殿内才传出笑声连连,和嫔更是捂住了肚子,笑岔了气看向如贵人:“真是个好妹妹呀!你这般惊异莫不是听了宫外的话真认为皇贵妃姐姐是白狐变的?”说得如贵人只想立马离开延禧殿。到底是新贵,如贵人想着自己不过一贵人也不知如此是否会得罪舒宁。幸好见舒宁也是笑意,她也暂且放下心来,可心里头倒是恼起了和嫔。

这般闲聊竟不知不觉过了半日的时光,染香在舒宁耳旁道该是用膳了。舒宁颔首,也就随意邀请各位宫妃同用膳。“不必了,多谢皇贵妃盛情。”可众妃欲道谢之际,一声清冷的音调就传了来。舒宁看过去,见是姚妃,也就不作挽留,着了宫人送姚妃出殿。余下的宫妃见如此便也婉言道谢,一一拜礼离开。直到了和嫔将要离开时,舒宁方才开口道:“妹妹可否留下?方才席间宁儿觉得与妹妹投缘。再且听闻妹妹精通音律,这恰恰是宁儿不懂之处。不知妹妹是否愿意留在此处教导一下宁儿?”

和嫔有些错愕,但旋即还是笑意满怀地应了下来。二人又絮絮说了好些话,言谈间说到了席间一直不甚言笑的姚妃,和嫔淡淡道这宫里姚妃只卖两个人的账,一是陛下二即是昔日的宁妃。但那“宁妃”方脱口而出和嫔即言辞有些闪烁,和嫔连忙用笑意掩盖又说起了今日仍有一位嫔妃未至,因是身子抱恙。舒宁也没有去追问宁妃为何人,只是疑惑地问:“可是明德殿的德妃?若是如此本宫可该去探望一下她?”

和嫔细想片刻,又道:“约莫再过一日吧。德妃姐姐不喜热闹。”既是如此,舒宁也就不再多言。只又问起些宫里旁的事情,二妃一同用膳倒是融洽无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