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4 谢了荼蘼花事休(五)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992 2012-03-13 17:29:05

  众位娘娘见舒宁笑脸盈盈又先责怪了自己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起身朝着舒宁施礼,道着皇贵妃吉祥万安。舒宁淡看着略略扫过每一位殿内的宫妃,眼眸的笑意更是浓烈。她暖语请各位姐姐坐下,自个儿倒被搀扶着坐在了主位上。端坐后舒宁不曾再言,那般稍稍片刻,终究是听着了和嫔的声音:“皇贵妃如今乃暂管凤印之人,若是这般唤咱们姐姐可不适合。想来皇贵妃是个得体的人可这着实折煞了咱们。”和嫔朝淑妃使了眼色,淑妃也就眉眼笑意地点头称是,自先称了舒宁为姐姐。这般一来,余下的宫妃除了姚妃外,皆又恭谨地朝舒宁齐道声姐姐。舒宁似乎满是羞愧如此称呼,但因着是宫里规矩也就作罢,又是暖暖笑意地看向众人,且才一一听着每位宫妃报着自个儿的名号。虽姚妃仍是如此平淡,可舒宁也是以礼相待不以为意。

如此席间的气氛终究是热闹了起来,贤妃更打趣地问了舒宁与凌庭相识的因由。舒宁的脸上有了红晕,那眼角下的泪痣盈盈欲坠,她略是低头才婉约讲诉:“本宫自由生活在山林里,爹爹是山间的猎户。可在十四岁那年爹爹到深山里狩猎就再也未曾归来,而后娘亲去寻爹爹也没了影踪。因而本宫自那时起就过着在山上找些野菜野果子过日子。妹妹们皆是大家大户出生,本宫如此言语乃粗言还请妹妹们不要见笑。”舒宁的眸子似乎有些微红,淑妃见着脸色似乎有些凝重可旋即还是柔声劝慰:“如今都过了呢,姐姐何必再伤心。想来上天见姐姐艰难,如今才让姐姐遇着陛下。”

舒宁感激地点头,朝淑妃暖暖一笑,又继续道:“本宫道也是。若说从前本宫是不会到围场那头去的,毕竟是皇家狩猎之地。可那天也不知怎么了,一直在山间为伴的白狐受了伤,可本宫要替它包扎却死命不从硬是扯着本宫的衣袖要本宫随它走。围场的守卫似乎并不森严,本宫也是山里的野孩子了,躲躲藏藏就随着白狐走到了一处林木中。那白狐低头嗅了嗅草丛忽而仰天呜呼着,我不甚明白只好也跪在地上想要弄明白是何事,却就在此间身后有利箭咻咻而来的声响,未及多想时我已见白狐纵身越过本宫含住了长箭健步如飞般奔跑到了不远处继而发出了本宫从未听过其如此凶狠暴戾的嘶叫声。我急忙起身想要看个究竟,却听到了马匹嘶鸣的声音,待本宫小跑而至时见着的已是马匹倒在地上而白狐已被一箭刺穿。那时本宫简直慌了神,那到底是陪伴了本宫许久的白狐,在心里早就当它是家人。眼泪猛地就落了下来,却在此时听到耳边传来微弱的声音。我收起哭声,这才意识到倒下的马匹下压着个手臂,这才见着了陛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