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10 谢了荼蘼春事休(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26 2012-03-13 17:29:05

  而当那娄太后着了人去向皇帝说明心意后,那皇贵妃舒氏得到东太后的惠赐移居延禧殿的消息,一时就像细风吹进了上京皇宫每一个的耳朵里。那样的一位女子,仅凭着美貌竟抵过了后宫身世显赫、美颜如花的芸芸宫妃,那不可谓不令人诧异。陇怡阁内,染香往紫檀熏炉内焚香,香丝缕缕,舒宁倚靠在太师椅上怔怔地望着入了神。

“娘娘,延禧殿可是娄太后往时为皇后的寝宫。自娄太后移居荣禧宫后就再也没有旁的娘娘能够住进去了。娄太后曾说那是留待她嫡亲的儿媳生活的殿堂。如今皇后之位悬空,如此一来娘娘就等于半个身子坐在了那凤椅之上了。”画眉端着茶点放置在舒宁身旁的茶案上,状似讨好地说着。可舒宁似乎眼皮子也不抬,对那么些不曾感兴趣。她只是眸子澄亮地望着陇怡阁外,阁内陷入了沉寂的氛围里。只也不知过了多时,那阁外匆匆有了脚步声。舒宁忙直起了身子,有些翘盼地探看着来者何人。却仅是那么会儿时间,舒宁那顾盼生辉的眸子暗沉了下来,眼角一刻朱红色的泪痣欲坠还滴的模样,如此惹人垂怜。

匆忙赶至陇怡阁的是德明,他踏进阁中见着主子那副模样只好讨巧地安慰:“娘娘,陛下着小的过来知会您今儿就不回沐宸宫了。小人看着那皇案上的折子是满满的,想来陛下今日是要彻夜看折子了。陛下叮嘱娘娘须照顾好自己,若是膳食不合胃口可让尚食房的宫人再换些花样。”

“本宫知道了,有劳公公。”舒宁客气地谢过,只那笑着的模样显得甚是落寞,瞧着直让人心生怜惜。因而使得那德明琢磨着是否该回殿告知主子皇贵妃的落落寡欢,可倒未曾走出陇怡阁又被染香唤住,只听染香道:“有劳公公切莫与陛下说起娘娘的情绪不佳。娘娘道不可妨碍陛下勤政,不愿让陛下忧心。”

“咱家自会遵命。”德明且先谢过染香,可心里倒笃定须告知主子陇怡阁的情形。若是能让帝王更深怜惜,那他也就更是体面了。

染香直目送德明的离开,瞧着渐远她才转身轻脚步至舒宁跟前复命。染香重述了德明的神态,舒宁心下了然也就淡淡带了笑意着染香与画眉且先退下,忽而又道:“若是尚食房的人送来膳食,你们且替本宫婉拒了。”得了染香与画眉的应诺后,舒宁这才满意地嫣然而笑,摆了摆手示意她俩可以退下。

直到那陇怡阁只剩舒宁一人的时候,她才缓缓起身往内屋走去。舒宁心思转动,心里琢磨着今夜该做些什么小玩意才可以度过那漫漫长夜,毕竟她盘算着可不许休息。最起码,也不该在床上安然睡去。百般聊赖,舒宁上楼在书房处随意翻阅了些书籍,天色渐渐昏暗,她点了灯重又细细看着书卷。这楼阁的书房是上京历朝皇帝藏书的地方,想来是没有女子可以进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