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4 寸心恰似丁香结(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87 2012-03-13 17:29:04

  舒宁被凌庭从车厢抱出时,她耳里听见一众宫妃先给凌庭请了安再齐呼着她的名位:“拜见皇贵妃,娘娘金安。”凌庭轻轻将她放下,她步履轻盈地站稳而后挽着凌庭的手,澄亮的双眸一脸茫然。凌庭见她无辜的模样,只好笑着说:“宫里后位悬空,因而今日起你就是后宫女主人,她们见了你都需行礼请安的。”这般说完,转而凌庭声音一沉:“都起来吧。”那样冷漠,丝毫不似舒宁在围场遇着的温润男子。她似有些恐惧般退了几步,怯生生地看着凌庭似乎有些陌生。舒宁的举动让凌庭感到苦恼,于是只能又笑意暖暖地走近她身边轻声道:“走,朕先带你去见母后。”言罢,紧紧握紧舒宁的手深怕她会逃走一般,将她扯进他的怀中,才在随从的宫人簇拥下慢慢离开。

余下的各宫妃皆杵在原地远望着那帝妃二人相拥离开的背影,神色各异。忽而传出声冷冷的嗤笑,随后一紫衣华服的丽人也在随从的簇拥下缓缓离开。各宫妃见此皆有些相觑,渐渐也就怀着心事各自散去了。与那间的暗涌相比,舒宁则显得安然多了。她只需被凌庭牵着,一步一步走上那坤和宫的玉阶。玉阶中央有一块巨大无比的“凤凰于飞”的浮雕,细细看去华贵逼人,竟有种威慑之感。舒宁挨紧了凌庭,显得有些不安无措。凌庭见她无措的模样心生怜惜不禁轻言开口:“母后被册封丽妃时不过年十六,而因着父皇早逝她位居太后也不过是二十余年华的事情,因而你无须害怕她似传奇小说里执拗顽固的老太太一般。头一次见面许你会觉得母后待人冷淡,可久了你便知晓她一直是这么淡淡的性子。因而无须不安。”见舒宁神色显得不那么惴惴不安,凌庭也就止住了话端。

谈话间坤和宫主殿已经显现在帝妃二人眼前。舒宁渐渐变得安稳起来,对于那些恭迎跪地行礼齐呼皇贵妃千岁的声响也显得稍稍适应了。她玉手伸出轻缓地示意众人平身,带了些从容。凌庭满意地朝她颔首,可继而却松开了本牵着舒宁的手,整了整前袍凌庭径自迈步跨进了殿内,舒宁只是紧随着他身后,缓缓进殿。

陆太后已端坐在了主位上,舒宁见凌庭已朝太后行礼,她也双手交握于身前右侧继而微微屈膝恭谦道:“妾舒氏给母后请安,愿母后凤体安康。”

“都坐吧。”陆太后只是淡淡说了句,眸子瞟了眼伺候的宫人,紧接着殿内便只剩下她与凌庭、陆太后三人了。凌庭步至陆太后身旁坐下而舒宁则坐于他们母子的左下方。待落座后,有一宫娥缓缓奉着茶从殿内后厢走出,将一润泽光华的白瓷茶杯摆在了舒宁身旁的茶案上。舒宁点头致意,见着那茶叶在茶水中渐渐一点点地沉淀,她的双眸也渐渐显得深沉。而那奉茶的宫娥又将另一茶杯奉至凌庭跟前,待凌庭接过后才恭敬地退下。陆太后在此间一直没有说话,她只是略略扫视了舒宁一眼又看向自己儿子,稍稍思索才淡淡开口:“可过荣禧宫请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