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6 寸心恰似丁香结(三)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33 2012-03-13 17:29:04

  “是脚发麻了还是吓着了?”凌庭轻轻执过她的手,放在自己怀里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舒宁这才恍然这席间凌庭分明是故意不替她解围看她笑话的。舒宁娇嗔地白了凌庭一眼,别过了脸去。这番惹得凌庭笑意更浓了:“只许你捉弄朕而不许朕捉弄你?那朕这个皇帝可太不好当了。”

“妾何时捉弄过陛下!”舒宁也不顾脚下的台阶,脱口而出辩解着。因脚步急促忽而就错脚踏空使得身子摇摇欲坠,幸得凌庭眼疾手快拦腰将她扶住。这下凌庭更是笑意:“你瞧连老天爷也站在朕这方了吧?你说的不对就差点儿掉下去了。这可还有数十级的台阶呀!”漫不经心的语调,惹得舒宁直跺脚,赌气地挣开了凌庭的扶持。她提着裙角就自个儿下着台阶,再不去管凌庭。可没走几步已被凌庭追上,有些讨好:“宁儿,真生气了?”

“妾不要与您说话。”舒宁没好气地回了句,这一说又惹得凌庭大笑起来,好不容易止住,满满是宠溺地看着她道:“那方才那句是谁在与朕说话呢?”那般无赖,舒宁算是彻底败下阵来:“算妾错了还不成么?陛下的伤口确实三日前就痊愈了,妾今日才替您拆开着实是不好,可妾将您的手包扎得模样可好了,陛下生什么气呢!”其实舒宁并没有道理,但她仍这般顶嘴。她在刚才知晓凌庭是在借机捉弄自己时,已想到他是为了报在围场狩猎时她害他受罪。果然听了舒宁的招供凌庭爽心了不少,继而揽住舒宁腰间又下着台阶:“承认便好。也不妄朕这三日来装着戏说疼,还由着你夹那些难吃的菜与朕。你呀,就是算着了朕右手不便要你照顾,竟是每每夹韭菜于朕。宫里不许朕挑食你竟歹毒得每夹必是。你说说,朕忍了那么些天就罚你站上个小会,不为过吧?”

舒宁懒得答话,只觉得这长篇连连的话语让她窘迫。可那围场甚是无趣而她又不喜狩猎,不找这么些乐趣她如何熬过?只因心知凌庭不会恼她因而才放肆了。这么想想舒宁也就不与凌庭怄气,紧随着他准备上辇輿。可哪知凌庭这次却制止了她的举动,舒宁有些疑惑但听凌庭悠悠说着:“荣禧宫就不必你跟着了。那儿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情。朕已吩咐好德明带你四处走走,就当是熟悉宫廷。”他半坐在辇輿内,伸出大半个身子,伸手替舒宁拢了拢发髻,目光那般柔和:“总会闷坏了你,那些场面话的事儿一趟就罢了。”

舒宁怔怔地听着,脸上惯性挂起笑意恭送凌庭的辇輿离开。只是双脚有些生根,她偏了偏头看向身后的坤和宫又转过头去望着那龙辇离去的滚滚轨迹,眸子的光彩忽明忽暗,没有人知晓她到底在思索些什么。德明就是这么不解,可也不好上前打扰舒宁,他抬头看着日头估摸着时辰,终究还是轻声提醒主子:“娘娘,咱们可该起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