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1 一步登妃回宫时,物是人非谁作悲?(一)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042 2012-03-13 17:29:04

  碧晴万里,六月娇艳的步调踏遍上京紫金皇宫的每一处角落。青绿交映而湖光十色,饶是百花纷繁斗艳。只宫人们匆匆而过无意美景,闻言皇帝回宫,皆着手准备迎接不敢怠慢。总管太监德明在兰轩宫内扯着嗓子教训着愚笨出错的宫人,兰香袭人却安抚不得他急躁的心情。德明先于皇帝凌庭回宫只因领了旨意须妥当布置这兰轩宫以迎接新主子皇贵妃舒宁。这兰轩宫乃后宫禁地,传言乃先帝极宠之人居所,此宫建成全因先帝当初之承诺以宠妃喜兰而筑。兰轩宫满是各样兰花,殿宇之间环扣相连而雕刻精致,主殿斜出更有一澄清湖水波光潋滟,柔风拂面清爽宜人。想来皇帝将皇贵妃安置于此是来明表心意。德明不敢多想仍细致周到地吩咐宫人们内内外外地仔细打理、布置兰轩宫,凌庭命他给皇贵妃一舒适的环境他可不敢怠慢,若是让新主子觉察出此宫荒废已久他定是死罪。

忙活半天,德明一直竭尽全力去监督忙活的宫人和检查兰轩宫的每一处。他在回宫途中曾听到过些关于新主子的闲言。他虽不曾亲眼目睹皇帝是如何遇着新主子但也清楚这故事没有传言的离奇。皇贵妃他是见过的,虽此段时间只是数面印象但他也着实难以忘记皇贵妃的美丽。身为内监总管德明在宫里也不短时间,见过的宫妃不少但生得如皇贵妃那般倾世容颜的却绝无见过。德明仍记得只消一眼便记清楚了新主子的容貌——睫毛浓密而修长,双眸总似喜含笑,眼角一滴红痣似泪欲坠,皓齿朱唇未语人已三分笑意。就仿似画里走出的美人儿却又活生活香,他只消一眼就已经呼吸困难因而也心里明白主子为何执迷于此。只是虽是倾国之姿但德明的心里仍有些说不出的疙瘩,但因只是自己无由来的猜想,那么忤逆,因而也就不好向外人提及了。

“德明公公,劳烦您好心为奴婢说说那新主子是什么心性?这般奴婢日后侍奉也更顺当些。”已定了日后照顾皇贵妃舒宁起居日常的宫娥们完了手头上的细活后这般央道。可德明只是愁眉,他甩了甩手中的佛尘,先不说那皇贵妃与己接触不多,他瞧着她待人客气性子该是温和的,说话的声音细糯舒服,头一次印象是极好的人。只是这能一步登妃的女人又何能如此简单?他惯于对主子的事情沉默因而也就出声训斥了那些宫娥,只道管好自己的事情便好。

然正此间,兰轩宫外却传来了辇輿停驻的声响。德明忙从主殿小跑至长廊外,眼见那荣禧宫的东太后娄如月已被宫人搀扶下了辇,他忙唤了宫人,整了整衣服又稳步走到兰轩宫门前,朝着娄太后,一群人恭恭敬敬地跪了下来:“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娄太后仪态万丈地缓步走近德明他们,只是打了个让其起身的手势人却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眼匾额上“兰轩宫”的字样:“这是要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