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无花的蔷薇落花醉月长相思

第二十五章 落花飘零的季节;风云莫测的变幻(一)

  第二十五章 落花飘零的季节;风云莫测的变幻(一)

经过痛苦挣扎后,若冰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欢笑着走进神圣的殿堂。可现在的殿堂并非圣神,它是无间炼狱,无时无刻不在磨练他们的心神,是否真的坚强,能够坚持到底。

没完没了的折磨让人心神都很疲惫,处处“关心”若冰的好友,让若冰是有口难言,想告诉雨珊,却又害怕她承受不了,只得每日向老板倾诉,却又遭老板合伙人阿娇姐的无情憎恨。

阳光明媚的一天,而他们还是充满了忧愁伤感。在老师飞沫四溅之时,教室门口来了一位年迈的老人,敲敲门对老师笑笑点着头,对里面喊着:“江雨珊接待室有人找。”然后就悠然而去。

雨珊心一悸,会有谁找自己呢?她一边琢磨着一边站起身,丁诚拉拉她的衣角问她要不要他陪她一起去,雨珊笑着摇摇头,然后离开教室,走向接待室。她心中已经明白了一二,该来的始终要来。走到接待室门口,她看到了一幕不该看到的情景,让她更加不能原谅她。

“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雨珊平静地走进去,没有看她,而是恭敬地对主任说。

“不是我,是你的母亲。”主任微笑着说到,然后向那女人敬礼,离开了。

雨珊回头看了她一眼,坐到椅子上,什么也不说,闭目养着神。那女人倒显得很高兴激动,但仔细看看已面黄肌瘦的雨珊眉头都皱紧了,想要靠近她,却被无情地拒绝。女人尴尬地笑了笑,坐到她的对面。

“现在时间已到了,你说说你的答案吧!我在那里把你的房子已经买好了,很漂亮的别墅,学校也联系好了,是一个聚集很多名人子弟的贵族学校,应该很适合你。现在你随时都可以过去。”

“你还是这样,以为用钱就可以收买我吗?这所做的一切经过我的同意吗?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我这一生只需要两个人来爱。一个事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爸爸,另一个是对我无微不至的丁诚。你只是让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机器,你对我根本没有感情,而我也一样。”雨珊冷冷地说到,毫不念及母女之情。“你来接我只是为了你自己,你害怕别人说你拥有千百万财富却没有有一个亲人与你分享。”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是生你的母亲,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知道错了,我来弥补我所犯下的错。你为什么就不能谅解一下面前的心情。”女人捂着胸口,痛心疾首地说着,却不能动摇雨珊坚硬的心。

“母亲?既然你知道你为人之母,为什么当初为了虚荣名利而放弃我,背叛爸爸。如果你不离开,日子过得辛苦一点算什么,只要一家人和谐开心地过日子,生活也一样会好起来的,可是你只想到你自己,还好我遗传到爸爸的优良血脉,不像你那样贪图虚荣。你放心,我欠你的,会全部还给你。你所给的,我不稀罕。”雨珊说完立起身就往外走。母亲再一次被她激怒,又变成一个恶毒的巫师,一把抓住她,“唰”的一声,狠心恶毒的巴掌落在雨珊的脸上,她瞪着眼怒视着这个没人性的母亲。

“你不要这样不识好歹,你跟着那没出息的孬种有什么好。你跟着我享尽荣华富贵,还可以做高高在上的公主,认识更多的年轻有为的知名人士,都比你那丁诚强得多。你不为我,也要为你的将来考虑啊!”

女人的话顿时让雨珊感觉到恶心,这么多年,她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什么事都把利益放在首位,自己跟着她走,只会害了自己。

“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怜悯。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死我也不要再做你的女儿。”她的无耻已经让雨珊痛彻心扉了,她已经被钱吞噬掉了良心,无药可救。雨珊捂着被她扇过的脸,没有什么感觉,对于她的打骂已经麻木了,只希望她不要再去找父亲,说一些比这些更无情的语言逼爸爸。

离开接待室,雨珊没有直接回教室,而是去了花园独自散步来调节自己烦闷的心情,她不能再让丁诚担心,因为自己他的学习一落千丈;因为自己,他经常请假照顾自己。他的好是自己一辈子也还不清的。坐在凉亭下喘着粗气,遥望着湖岸边风吹杨柳,小鸟掠过,欢悦地叽叫。突然杨柳下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住了她的眼球,她悄然无声地躲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棵大树旁,偷偷地看着他们,在说些什么。那尹恩绮的同伙面如土色,三板一眼的真让人讨厌,可他找若冰谈事,一定没好事。

“冷若冰,这是惠都商务学院芗城校区的通知书,还有机票,你,离开吧!远离寒祁枫,让他们真的幸福。”

“为什么,我和他清清白白,还为恩绮做了那么多,为什么你们还要这样对待我。如果寒祁枫是真的爱她,我的存在与否都不会阻碍他们的。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要我去帮她传情达意,我可以。但要我离开,对不起不可能。曾经我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就因为你一句话,我就得离开?对不起,我办不到。”若冰冷静的话语让他很是难堪。雨珊听后也暗自鼓励着她,没错,如果他俩真的相爱,外来的物质根本就阻碍不了他们的感情。

“可是就是因为你的存在,祁枫他才有所顾忌,如果你真的离开,他才会毫无顾忌地接受小尹。”欧阳佑箫诚恳地说着,希望她能接受。可是若冰不会离开的,这儿有她的好朋友;有她的工作;有她的家;有她的火公主;还有许多值得她留恋的东西,她是不会离开的。

“为什么他们谈恋爱,非要在我的身上找矛头,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也向恩绮发过誓,决不会与寒祁枫超出友谊的范围,我也承诺了她,避免一切与寒祁枫不必要的接触。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你们还要怎样?我也是人,我也是有感觉的,原本两段纯真的友情都被这含糊不清的爱情给践踏掉了,你告诉我,我到底错在哪里了?”若冰痛彻心扉地问着欧阳佑箫,让他无言以对了。

爱情本来是美好的,可也是残忍的,它把一段段纯真的友谊剪得支离破碎,再也无法愈合,原本属于欢笑的他们,却因为它而心神不宁,魂不守舍。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小尹比更痛苦,她已经期盼了十八年,如果没有他,她真的不知道该则么活下去。不管你怎么做,我希望你不要再去破坏他们,不然请别怪我无情。”

欧阳佑箫愤愤地说完转身离开了,不管若冰有什么想法,这是他对她的威胁,以她的性格,她一定会让恩绮得偿所愿的。可他不知道这一切都为雨珊所见所听,就算若冰愿意,她也不会答应的。哪怕是拼上这半条命,她也不要让若冰受委屈。看着若冰失意地走回教室,雨珊真想把那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疯子打一顿。对了,她打过若冰,若冰却还要如此待她,她到底什么时候才知道考虑自己,什么时候后才可以自私一点。

踏步到湖畔,温和的风飘然而过,吹散了些忧愁伤感。艳丽的阳光渗透她的躯体,暖洋洋的,沐浴在这如诗如画的景致中,怡然自得。忽然背后有一个高高的身影,雨珊回眸看着他,微微一笑,挽着他的手臂,在金灿的阳光下漫步着。

金秋十月,落花飘零。风中的树叶沙沙作响,谱写着一篇华美的乐章。

十月二十日,是雨珊最开心的日子,不是她的生日。是因为今天江爸爸来到了惠都,让她欣喜若狂,挽着爸爸的手臂不放,把丁诚又“冷落”在一旁。父亲看见很久未见的女儿也兴奋至极,可是让他心疼的是女儿面黄肌瘦,呼吸也越来越困难急促,走不到十分钟就要停下来休息好几分钟。

其实爸爸这次来并非那么简单,他的目的就是要与那疯女人竞争到底,女儿现在已病入膏肓,甚至,雨珊没有多少时日,他希望女儿能够开心快乐地度过最后的时光,决不让前妻再次伤害女儿。女儿是他唯一的宝贝,失去了女儿,他就什么也没有了。

在女儿和丁诚的陪同下,江爸爸四处游览了上海的风景,享受到一轮天伦之乐。

另一方面,阿得的面包店今天出奇的冷清,但整间面包店都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儿。阿得不敢出去,他害怕阿娇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可是阿娇突然又笑脸走到若冰身边一起点货,做清洁,完工后,她便早早离开了,店内就剩下阿得和若冰,他们相视一笑,又各做各的事。

此时阿得又心潮澎湃起来,人坐在柜台上,眼却专注地将面包店打扫得一尘不染的若冰,还傻傻地笑着。若冰奇怪了,对自己左看右看的,难道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他这样看着我?

“别抹了,够亮了。坐下陪我说会儿话吧!”阿得放下手中的事,走出柜台坐在餐椅上。

“是的,老板。”若冰下抹布走到阿得旁,笑盈盈的。

“若冰,以后不要再叫我老板,听起来怪别扭的。我叫冰塞川,以后叫我小川,如果你嫌我比你大,就叫我一声小川哥,我也不介意的。”老板阿得笑呵呵地说着,让若冰不觉得皱皱眉。

“原来老板叫冰塞川,老板比我大,小川就是大河,可大河太大,不如老板,以后我可以叫你大川吗?若冰思索后欣喜地说。

“为什么?”阿得大吃一惊,大川,要不要这么俗啊。

“因为叫你小川显得很不礼貌,叫你大河又太俗气,只有大川既不失礼又不俗气。”若冰斜着头思量着。

“这还不俗吗?”阿得张着嘴,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不然,我还是叫你老板好了,这样阿娇姐也好受些。”若冰有些不乐意了,欲拿起抹布继续工作。阿得忙拉住她坐下,无奈地点点头,若冰又笑盈盈的了,让他的心也暖和了。可是她现在的笑容远远比不上和寒祁枫在一起时的那种眷容。

“若冰,告诉我,你不开心对吗?如果你有痛苦我愿意与你共同分担。”

阿得的话深深刺进了她的心,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开不开心,只是恩绮的归来,已全打乱了她的生活、习惯。每日早晨独自一人孤零零地站在铁栏栅外瞻望着曾经祁枫来接她的道路,可是每次都失望地独自去学校;放学后,祁枫不能再送她来上班,她常常不知不觉地坐上出租车上班,结果都没有带钱,都要与司机辩解一番,最后还要由老板来替她解围、日子久了,老板就定时在店门口外等候着,替她付车费。老板常常提醒她,可她还是忘记,因为在她的记忆里永远有个寒祁枫会送她上班。

“没有,我一直都很开心,真的。”若冰沉思了好一会儿,才用微笑掩饰住内心的痛苦,“开心”地笑着。

“若冰,我只是希望我能代替寒祁枫来关心你,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阿得握住若冰的手,诚恳地看着她,若冰如被针扎一样,迅速收回手,看看墙上的钟,慌里慌张地立起身,解下围裙,吞吞吐吐地说:“老板,我先走了。”随之,若冰拔腿就跑,跑到离面包店很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喘着粗气。

待她呼吸顺畅后,抬起头,准备去赴约。

走在大街上闲逛的寒祁枫和尹恩绮,满面春风,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很幸福。她挽着他的手,灿烂地笑容让路人都羡慕不已,寒祁枫也附和言笑着,穿过人行道,进了一家时尚的服装店,左挑右选的,久久未出。

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现在他们很幸福,严雯斐说得对,不喜欢他就别缠着他。现在没有束缚的他,笑得多么轻松,自己以前肯定是缠得他喘不过气来。公主的归来,带给王子自由和幸福。本应该很开心的她,可现在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看着她幸福的笑容,心里却酸酸的。她的幸福是用自己的委屈换来的,为这样的朋友,值得吗?

在复杂的思索中她走进了一家咖啡店,看来她已经等了很久。若冰垂头丧气地走过去,坐下,服务员就热情地迎上前,问她需要点什么。

“热咖啡加杯白开水。”若冰想也没有像就脱口而出,弄得服务员莫名其妙的,无奈地照她的吩咐递上一杯热咖啡和一杯热嘟嘟的白开水。

用勺子搅拌着咖啡,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再端起透明的玻璃杯暖暖冰冷的心,浅抿一口,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好久都没有这般享受过了,真的好回味以前的生活,可是往事不可追。

“果然你与众不同,怪不得所有人都为你倾倒。”对面注视了她许久的阿娇,带有讽刺的意味说着。

“有什么事就说吧!阿娇姐,老板一人看店会忙不过来的。”若冰放下水杯,温和地说着。

“好,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因为你的出现,冰塞川对我总是爱理不理;因为你的出现,他不再爱我;因为你的出现,抢走了我最爱的人,夺走了属于我的幸福。我不能够让你还他的心,我只希望你离开他,让时间来冲淡他对你的眷恋,让我重新要回属于我的幸福。”阿娇眼中散发着无限惆怅,自从冰塞川认识她以后,她就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还常常做噩梦见他拉着若冰的手,不顾自己撕心裂肺的呼喊,往爱的国度奔去,把自己关在黑暗恐怖的小屋里,只能听见他们幸福的笑声。

“阿娇姐,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如果你只是一味儿地赶我走,而不告诉老板你心中所想,就算是你的幸福也会溜走的。”若冰温和地说着,看着日渐憔悴的阿娇,她又想到了恩绮。为什么别人的恋爱总是幸福的,而自己身边的朋友谈恋爱就要把矛头指向自己呢?我不知道我到底错在哪里,为什么上天要如此针对我,我也是人,是有感受的,为什么每个朋友都要弃我而去。

  “你不用跟我讲这些大道理,现在只有你离开,我才有机会,因为你,我曾几度抓狂。我真的不能失去他,你知道我爱他,爱得有多苦吗?我在上高中时就开始暗恋他,可后来当他开心地告诉我,他找到了真爱,她是一个虞城的女孩,很任性,也很可爱,总是让他哭笑不得,可是离开她又孤独无助。我天真的以为我就是那个女孩,可是他告诉我,她还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蓝雪樱,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自己的等待既然换来的是他对别人的爱,看着他们整天如胶似漆,我痛彻心扉。直到后来蓝雪樱车祸身亡他痛不欲生,我再次走进他的生活,带来阳光驱赶黑暗。两年后,他慢慢走出伤痛,重拾信心,开了阿得面包店,寓意为:有失必有得,他失去了一生至爱蓝雪樱,却得到了我。那一刹那我泪如泉涌,等待了那么多年,我终于得到了他的心。可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到三年,他遇见了你,你的与众不同再次吸引了他,他不再为我费心思,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因为你的介入而冲淡。我真的好想扇你两巴掌,我一生最恨的就是踏入别人幸福生活的第三者,可是仔细想想,你也没有错。要怪就怪我没有牢牢抓住他的心,所以现在中有你的离开,才能让他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也许你现在还不懂,爱情真的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神志,没有他,我真的无法活下去。请你离开好吗?”阿娇的话未说完就已经泪流满面,痛苦不堪,现在的她已经深深陷入爱情的罗网中,无法自拔。

  “或许这一切都是你胡思乱想,老板不会是这样的,你回去与他好好谈谈,或许这一切的纠结就可以解开了。”若冰企图开导她,也给自己一个可以继续留在面包店工作的机会。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顿时阿娇怒火朝天,霍地站起来,端起咖啡旁边的白开水,气愤地泼在若冰的脸上,温温的白开水随着她的轮廓流淌到衣裳上,湿湿的。“我爱的人爱上了你,你每日都给他的爱包裹着,你怎么知道我的痛苦。我原以为你是一个通情理的人,没想到你也是自私的人,只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阿娇说完拿起包转身怒气冲冲地走掉了。

  “阿娇姐……”若冰也随之立起,紧张地喊着。阿娇回头没有好脸色地看着她,深深呼吸一口,又闭上眼睛,感觉像是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吐出去。

  “你还想干什么?”

  “我答应你,明天就去辞职,祝你们幸福。”

  若冰沉思了一会儿,吐了口气,微笑着说。然后穿过呆住了的阿娇,走出了咖啡店。脸上还滴着阿娇泼的水,路旁的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忽然一片枯黄的落叶,在风中打着转遗落在若冰的身前。若冰轻轻蹲下身拾起与自己同病相怜的枯叶,傻傻地笑着。还以为来到这里可以改变原本孤独的生活,可是这一切都像过往云烟,所有的人都弃她而去,留下的只是一片枯黄的树叶,陪着自己傻傻的笑着。

  枫,

  随着凛寒的风四处飘零,任着残酷的风雨无情地颤打。一片红枫忍着伤痛飘落在地上,寂静地躺在凄凉冰冷的草泥中,无心再拼搏。将自己与泥土融化在一起,忘掉过去的悲伤,等待冰水的降临,滋润自己寂寞枯萎的心,与她长久相伴。

  冰,

  寒冷的冬季,她伴着狂舞的风来到人间,在空中寻觅着前世情缘,突然看见一片红枫憔悴无息地葬于泥土之中,回想过去的辛酸苦辣,冰落泪了,热乎乎的泪水将自己融化,垂落于浑身泥土的红枫身上依偎着,小心翼翼地逝去他身上的脏泥,再次露出他红硕的身姿。

  红枫留下最后一口气,笑了,冰也笑了。融进他的体内,滋润着他的心,温暖他,不让他被泥土侵蚀。

  

  暖和的阳光,微微的秋风,爽爽的人儿。

  没有若冰在身旁的寒祁枫似乎没有了悲伤,每日被尹恩琦挽着穿梭在繁华的街市中,春风满面,而他们的甜美幸福往往被寂寞孤独无助的若冰看见。他们没有发现她,而她一次又一次地目送着他们,傻傻的笑着。

  寒祁枫领着尹恩琦穿越了整个商场,最后停步在一家花店门前,他惊奇地望着一张刚贴出的广告,欣喜若狂。而尹恩琦却不以为然,不就是一张广告吗?有什么惊奇的,她不高兴地拉着他准备往另一个方向走。可寒祁枫却立住了脚,指着广告,兴奋至极:“丑蛮儿,是Fire Princess,火公主,它又重新上市了。”

  寒祁枫的话弄得尹恩琦一头雾水,什么丑蛮儿,什么Fire Princess,他在说些什么。

  “祁枫,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懂。”

  寒祁枫大惊失色,她自己的最爱怎么会不记得了呢?他回头盯着尹恩琦,惊诧地拗开她的手,皱紧了眉头,天啦!她怎么会在自己的身边,丑蛮儿呢?她去哪里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丑蛮儿呢?”

  “什么丑蛮儿,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你是不是发烧说胡话呀。”尹恩琦也紧皱着眉头说着,欲摸摸他的额头,可是被他迅速地挡了回去,怪样地看着她。

  “你才发烧了,我明明是和丑蛮儿在一起的,你把她藏哪里去了,快把她叫出来,我不在,她又会出状况的。”祁枫说着四处张望着,神情十分紧张。

  “你在说什么,这两个月都是我在陪你啊,我干嘛要藏那什么丑什么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真是的。”恩琦越说越火大,对他还横眉竖眼的,可他却一脸惊诧,半张着嘴,盯着她,迟疑了好一会儿。

  “你在开玩笑吧!我这两个月我明明是与丑蛮儿一起度过的,你不是与佑箫出去玩了吗?快去找他,我要去找丑蛮儿了,不然她又会出什么事的。”祁枫说完拔腿就跑,在街道上开始紧张着急地寻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