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无花的蔷薇落花醉月长相思

第十八章 海洋精灵掀起的狂风暴雨(二)

    第十八章 海洋精灵掀起的狂风暴雨(二)

若冰关上了门,任泪水打落在她的脸颊。仰望着天花板,内心痛苦的挣扎着。若馨不是姐姐想打你,姐姐是为你好,希望你能够明白姐姐也很难受,也舍不得。若冰憔悴地走到写字台,拿起蓝色金鱼,也很心疼,它是她人生当中朋友送的第一件礼物,里面蕴含着十分浓厚的感情。再拿起若馨笑得无比灿烂的相片,又勾起他们快乐的往事。当她抬头向窗外投目时,天已黑暗。她有些担心了,急如风火的喊着奶奶,问她若馨回来没,奶奶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做她的针线活。若冰慌了,都这么晚了,她会去哪儿。奶奶问她怎么了,她慌张的摇摇头走进房间心急火燎。若馨去哪儿了,快回来,姐姐好担心你。若冰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想着若心可能去的地方。对,凝萱,凝萱是若馨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她不高兴一定会去找她的。

  若冰想着立马拿起电话拨着祁枫的手机,慌张的问起祁枫凝萱在不在家。祁枫告诉她妹妹刚接了一电话就匆匆忙忙出去了。可是听着若冰慌张的口气,祁枫也慌张了。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若冰才将在屋内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祁枫安慰着她,叫她别担心,可是若冰哪能说不担心就不担心呢。她告诉祁枫自己有一个不情之请,请求他帮助自己一同出门找若馨。祁枫怎么劝也没用,只好答应她,让她在家门口等着他,然后一同去找。若冰答应了,放下电话就冲出房间,奶奶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就跑了出去站在大门前焦急的东张西望,不时地看看手机,时间一分一秒无情地流逝着。十分钟后,祁枫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悬浮在嗓眼儿的心终于落下,然后一同在大街上穿梭,奔跑着。

  伤心难过的若馨一气之下跑出了家,在大街上徘徊着,看着渐渐灰暗的天空,她感觉有些害怕了,总以为背后又有什么东西跟着她,慌张地给凝萱打了一个电话,让凝萱出来陪陪她,凝萱接过电话后二话没说,就出门找她。当若馨看到她的那一刹那,泪如泉涌,所有的委屈都浮到心上,她紧紧抱着凝萱痛哭流涕,看着若馨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令人心疼,若馨捂着被若冰打过的脸,想凝萱诉说着心中的委屈,凝萱也倾耳注目地听着、思索着。若馨说完很想得到凝萱的安慰,依偎在她的怀里,哭得像个小孩。

  “姐姐从未凶过我,更未打过我。而今日却为了一根破项链大打出手。让我痛彻心扉,我的价值还远不如那条破项链,姐姐变了,以前她把师傅送给姐姐的玉佩摔碎了,姐姐都只是叹息此物与她无缘,哪像今天,她竟然这样对待自己,不但凶还打我的脸,她变得好自私,我恨她。”若馨擦干泪水,无视所有,眼中流出很强劲的愤怒之意。

  “若馨你恨你姐?”凝萱慎重的反问道。

  “是的,她打我,还说是因为我的态度不好。打我就打我为什么要找借口,虚伪。还有我爸爸妈妈什么都向着她,把爱都给了她,妈妈总是做美丽的裙子买漂亮的鞋子给她,教她做美丽的公主,而我什么也没有。凭什么她什么都可以拥有,我恨她!”若馨撕心裂肺地说着,晶莹的泪珠直泄而下。

   “若馨你想听我的真话还是假话?”凝萱似乎并没因此而同情若馨,而很冷静理智的说,让若馨一头雾水。

  “当然是真话。”若馨抽噎着回答。

  “你姐姐没有错,你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为什么?”若馨捂着胸口痛苦的问。

  “你现在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但你姐姐的好是不可否认的,她对你的关心也是不可估量的,你说她自私,其实自私的是你自己;说她变了,其实变得也是你自己;你恨她,其实该恨的是你自己。虽然我和她接触很少,但从我哥哥的谈话中,我知道她是一心为别人好的人,至少她不会骗人,不虚伪更不自私。若冰姐姐打你是对的,你知道你的脾气在学校得罪了多少人吗?你不知道是因为你根本没有想过。你总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不能与平凡的人和谐共处。而你姐姐不同,她总是想凭自己的能力,从灰姑娘变公主。你总是见一样爱一样,有了新鲜忘了旧,你还记得你昨天带的蝴蝶夹,那可是清清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就因为掉了一点色你就随手扔了它,买流行的发夹。你姐姐不同,她喜欢商场内的小饰品,但她不会买,不是因为她没有带钱,而是她想自己有那么多的小玩意儿,买了也是浪费,而你也知道她到底有那些小东西,就算有也被你拿走了。这儿我也顺便告诉你,你拍坏的那蓝色金鱼是我哥送她的,它不仅仅是一条项链,里面还蕴含着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若馨抽噎着问到。

  “故事的内容我也不大清楚,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的是你的好强心别再那么强,占有欲也别再增长,你拥有很多的东西,你只是不会珍惜而已。”

  “为什么连你也这样说我?”若馨沮丧的看着凝萱,感觉她变得好陌生。

  “若冰姐打你是因为你的态度不好,你总那么傲慢,让人难以接近,她是纠正你的态度,让你正确认识自己,改正自己的缺点,你不但不领情还一气之下跑出家门,你知道她会有多担心,多着急吗?说不定她现在正哭德昏天暗地,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回家吧若馨,别再让你姐姐担心。”

  凝萱的一番语重心长让若馨愧疚了,自己也有不对,翻姐姐的东西在先,又将凝萱哥哥送她的蓝金鱼拍坏,还向姐姐顶嘴。若馨擦着眼泪低下头,可是她还是不想回家,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姐姐,凝萱便带她回自己家,让她好好休息,再让哥哥给若冰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就好了。

  可是若馨仍不想回家,在回凝萱家的路上,若馨与凝萱没有说一句话。忽然若馨想到凝萱刚刚的话,它便好奇地问:“凝萱你的假话是什么,让我听听,安慰一下我好不好?”

  “对呀,说了那么多,没一句安慰的话,你真想听?”凝萱诡异地说着。若馨点点头,有些迫不及待。

  “听着,若馨你好可怜,好委屈。你姐姐太狠了,你脸都肿了。我的宝贝儿疼不疼啊?心疼死我了。行不行啊?”

  凝萱肉麻的话让若馨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她笑了起来,没有悲伤。走到凝萱家门口,门没有关,里面传来一阵阵女哭声,仔细一听那分明是若冰的哭声。

  “都怪我不好,只要她能安全回来,她要什么我都无所谓,我只要她回家。”

  若冰坐在沙发上双眼红肿了,他们找寻了所有的街道和若馨可能去的地方,但都杳无音讯,而且他们也精疲力竭。祁枫便好说歹说将她带回自己家里,告诉她若馨就在他家里。若冰便拖着疲倦的身躯来到祁枫家,但她们并不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凝萱了,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凝萱回来。“都这么久了,她能去哪里啊?”

  “不要着急,看!凝萱回来了。”

  凝萱走到若冰面前,冷静地说:“若冰姐,只要若馨安全回家你就不会再怪她了,是吗?”

若冰欣喜地看着凝萱擦掉眼泪兴奋的点点头“只要她回来,一切都不重要。”

“如果她再无礼地冲撞你或其他人你会打她吗?”凝萱继续追问着。

  “我会,我爱她但不会腻爱她。”若冰站起身很慎重地说道。

  这时若馨从门口走了进来,没错姐姐爱我,却不能什么都由着我,这样会害了我自己的,姐姐并不自私,自私的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活该。

  “姐姐。”若馨站在若冰的身后,低声愧疚地喊着,若冰听到若馨的声音,激动不已。猛然转过头,真的是若馨,若冰迅速走到若馨身边,紧紧的将她抱住,热泪盈眶。

  “若馨,你终于回来了,担心死姐姐了,脸还疼吗?姐姐不是有意要打你的。”若冰抚摸着被若馨被自己打过的脸,好不痛惜。

  “对不起,姐姐,让你担心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骂你的,姐姐。”若馨愧疚地说着,眼泪如珍珠般滑落下来。若冰忙用手将若馨的脸颊的余泪擦掉,悲喜交加地说:“好了,都过去了,别哭了回家吧!”若馨抽噎着点点头。

  “小祁,谢谢你,凝萱谢谢你帮我开导了她。我们走了。”若冰转身微笑着深鞠一躬,转身欲走,又被祁枫叫住了。

  “我送你们吧!丑蛮儿,你很累了,我不放心。”

  “不用了。”/“好的。”若冰微笑的拒绝了,而若馨恢复了原状欣喜的说,结果被姐姐微瞪一眼,便撅起嘴老实地站在姐姐身后一语不发。

  “没关系的,走吧!我们都累了这么久,出去吃点夜宵填填肚子吧!”祁枫微笑着说道。

  “对,对。”凝萱忙附和着,然后一同出了门,走在霓虹灯下繁华的夜市大街上,若馨与凝萱手挽手走在前面,俩人乐哈哈的议论着什么。而祁枫与若冰则漫步其后,在路灯的照耀下都变了色,但他们的微笑永远都是暖人心的。

  “丑蛮儿,这几天这么累,都瘦了。要不把店里的工作辞了,轻轻松松的。”祁枫边走着一边认真地说。

  “怎么可以,那份工作可是我费心费力地找到的。不可以辞掉,至少现在不可以。”若冰听了有些不乐意,果断的回答道,让他们不能再追问。

  “花儿的病好了吗?”祁枫转移了话题。

  “都好了,不过这段时期的防预工作都得做好,不然会复发,所以这段时间会比较忙。”若冰思索着回答,不过很快她又露出清新的微笑,沁人心脾。

  “我可以帮你的,我对它们也略知一二。”祁枫充满自信的说道。“别说麻烦,我很乐意帮你的。”

  “到时再说吧!”若冰还是犹豫没有答应,让祁枫有些失落,不过看着若冰的笑,好多了。

  “那,雨珊的病好了吗?”祁枫犹豫片刻还是将闷在肚子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雨珊?她没有病何来好与不好。”若冰心微微一震,有些慌了,他怎么会知道雨珊有病,还是故意套她的话。

  “你不用骗我,除了丁诚能被她骗还有谁骗得了。”祁枫面带忧伤地说,让若冰不知该如何如回答。

  “我没骗你,她很好,你不都看见的吗?生龙活虎的她怎么会有病,你多虑了。”若冰咬咬唇。口齿不清地说,谁看都知道她在说谎,可是就在祁枫刚想继续追问时,若冰已到家了。祁枫只好暂且作罢,向她挥挥手与妹妹转身回去了,若冰明知道在骗他,可是她答应过雨珊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祁枫与凝萱走在回家的路上,沉思着,让凝萱觉得好无趣。突然他想起了一件事,会让哥哥哭笑不得的事,她偷偷的笑着,结果被沉思的哥哥看到就奇怪的问道,有什么好笑的。还笑得这么丑,凝萱没有生气,还轻蔑地看了祁枫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我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噢,好像是说若馨姐姐,‘别跟我提她,一提就来气。’不知道这话还算不算数,哎,这年头的人,就爱说空话。哎。”当凝萱回头看见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哥哥,胆战心惊,他正用阴险恐怖的眼神盯着自己。还伸出魔爪如果真落进他的魔爪中,不死也会被脱一层皮。凝萱便大叫一声,向前跑着,哥哥却面不改色大步朝她走着,这丫头以为哥哥不会追她了,便回过身做鬼脸,结果被哥哥猛冲直上,抓个正着,这丫死定了。

  经一番折腾后,若冰与若馨轻轻的落脚回到屋里,突然灯一亮,若涛站在门口等着她们回家。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困难总是从天而降,又会迎刃而解。所以困难很快就会过去。人生的未来是美好的,我们一定要充满信心因为还有美好的未来等着我们去创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