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无花的蔷薇落花醉月长相思

第三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第三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两个朝气蓬勃,而又各怀心事的青年人走在一起他们经时间的考验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神秘人物之一寒祁枫。他怎么穿得如此陈旧不堪,而且总是那两套衣服,难道他就没有爱美之心吗?难道他的家真是靠吃低保吗?而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文质彬彬,农村孩子怎可能受过如的高等教育,他绝非平凡子弟那么简单。

  “你可以把这破衣服脱掉吗?”女孩似乎看见那旧衣里还穿着一件干净的T恤。

  “哦,还真逃不过你法眼,气死我了。”寒祁枫边说边脱掉旧衣服,还歪着嘴,紧皱着眉头。

  他将衣服脱掉后,又将旧裤子脱掉,里面还真穿着干净清爽的服饰。他又将“破鞋”上自己伪装的纸条撕掉,竟是一双崭新的运动鞋。

  “你不热吗?穿这么多。”女孩鼓着小嘴,凝视着他。

  “我还不想呢,可是我要应付我那刁钻的妹妹,她要看到我穿成刚才那样,不气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啊?那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呢?”

  “我父亲是一企业元勋,我一直在别人的保护下长大。直到我忍无可忍的那一天,我发誓,我不要再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待我。所以我才要转到这里。可是人未到,消息就传得满城风雨。我不要被猴子一样被人看,所以就出此下策。没想到不出我所料,没人再大当做富家少爷,而且还很真诚的帮助我,和我做朋友。”寒祁枫显得有些伤感,他强颜欢笑地说: “你觉得我是不是很可笑。”他很快收敛住自己的多愁善感,望着正倾听自己诉苦的女孩。

  “不,你一点也不可笑,因为在你的眼里我看到了真诚。”女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的眼里少了以往的胆怯和恐惧。

  “噢,是吗?”寒祁枫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水汪汪的女孩,真令她喜爱。

“嗯,以前的生活让我觉得害怕,让我不敢再去接近任何人,我害怕。害怕再次受伤害,所以我选择将自己封闭起来,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受伤害。”女孩的话里有话让他有种莫名的不安,她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让她如此害怕,甚至变得自闭。

“你可以告诉我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我在你的眼里读到了哀伤与忧怨。”寒祁枫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他害怕他的冒失会触及她曾经的伤口。

“那是一段可怕的回忆,也是一段心痛的记忆。难道对一个人太好也是一种错误吗?我恨过,我怨过,我痛过,也傻过。但是那一段记忆始终在我的脑海里打转,折磨着我,我真的好想让自己失去记忆,只有那样,心里面的痛才不会那么清晰。”顿时她的双眼泛着泪花,却捕让掉下来,让寒祁枫毫不着急心痛,却又不敢说什么,他不想打断她的思路,让她把自己的苦水都吐出来。

“你愿意告诉我,减轻你的痛苦与悲伤吗?”

“我……你伤害过你曾经视为最好的朋友吗?”她的眼神里流露着一丝丝哀伤。

“我不会那么做的,既然是我的好朋友为什么要去伤害,那样做也会让自己受伤害。”

“如果他那么想,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一个我。如果时间可以倒转,我宁愿这一切都可以重来,去改变这一切。”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能被改变的,只有自己去勇敢面对,才能让自己恢复快乐。”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还会这样坦然吗?我就不想自己变得快乐吗?有谁愿意自己一天被被人当做异人看待呢,有谁愿意孤独一人?可是那可怕的记忆我抹不掉,我忘不了,我不能走出那黑暗的阴影,你说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女孩突然失声竭力地咆哮,把寒祁枫吓坏了。

“难道你整天郁郁寡欢就能解决问题吗?你每天逃避现实就能解决问题吗?我不知道你曾经受过什么伤害,但是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坏人。你应该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是有好人陪伴在你的身边的,懂吗?你要学会自己放开自己。”

“我真的很想改变现在的自己,可是每当我快乐的时候都会不经意的想起那段回忆,就像恶魔般缠绕着我,让我痛不欲生。那短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看到身边的人笑得那么灿烂,自己也跟着傻笑,心里面却暗自想自己能笑得那么灿烂,却不是快乐的。”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痛苦的记忆?”

“他是我最尊敬的一个人,我把他看得很重,他说什么我都不会反对,有时候让身边的朋友都很反感我那么听他话,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完成他对我交代的每一件事,认真听他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我觉得他说的话都很有道理,能够说服我去完成那些事情。其他的我什么也没有想过。也许这就是朋友吧!可是我错了,他只是把我看成他的工具,或是安慰寂寞的玩偶,总是那么大男子主义,以为他想的就是别人想的,总以为自己就是天理,自己做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说到这里女孩停顿了一下,她心中的忧怨这样的深,深得让人害怕,更让人难以捉摸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难道……

“他在另一城市上学,在上期暑假前他邀请我去他那里玩耍,我推辞了,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不方便。假期里我们一直都有联系,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有这么好的一个朋友,在我高兴或不高兴都有人分享与分担。所以在假期结束后我去了他的城市,去看望那很久未见的好朋友。当我们见面时我们相视而笑,一切都跟从前一样,还是那么有好,还是那般快乐,没有任何杂质。可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一切的变化都在呆在那里的第二天。变化的让我害怕,原来是那么的看不透,让自己是那么的讨厌自己。明明知道自己有女朋友,可是他却不检点,面对自己的好朋友也不放过。刚开始他上前抱着我,我以为他是在跟我闹着玩的,还在与她玩笑,可是他突然吻上我的嘴唇,被吓傻的我像一块木头,呆呆地立在那里,脑海里一片空白。他还振振有词地告诉我,我对他的用心我很明白,也很感动,他自己也需要一个依靠。他女朋友所不能给他的温暖,我都给了他。而可恨的是我居然动摇了,被他那煽情的谎言动摇了,望着眼前所谓的‘好朋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让我做他女朋友背后的女朋友,我迟疑后居然点头说只要你把她的事情处理好我就和你在一起。傻瓜似的我以为自己就这样爱上他了,但是就在他离开我的那一刹那,我的内心告诉我,他转身离开后决不会回头,他只是寂寞了想找个垫背的安慰一下自己。我的内心想法没有错,离开后他没有回头,也永远不会回头。我回到自己的学校后,内心极度的痛苦,现在的我怎么可以做出那样的事情,怎么会做自己最讨厌的事情,去拆散人家,我自己无法原谅自己,当我再次跟他联系的时候,我只是想说我们忘记那段不愉快的事情吧,可是他却回避我了,最后还说一句我在学习期间不打算找女朋友了,如果有缘等我们毕业工作后在考虑吧。他明明就有女朋友还伤害了我,现在却说出那样不是人的话,而不久后我又在同学口中听到他曾经就喜欢被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花前月下。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笨,一直在为一个为自己挖陷阱的人拼命,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他所谓的‘好朋友’,他只是在变相的利用、玩耍自己。所有的痛苦只有自己承担,这就是做错事情的代价。所以我害怕遇再见那样的事情,只有把自己封闭起来别人才不会知道,才不会被讽刺,才不会被唾弃,才不会受伤害。”哽咽的声音、忧怨的脸庞、痛苦的神情让女孩不断的挣扎,那样的痛比紫薇被容嬷嬷用针扎还痛。

“你居然会做别人的小三?你的道德意识去哪里了,你还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寒祁枫突然面色大变,斥骂着。

“我没有,我也不想那么做,我也有道德意识,不然我现在能有这么痛苦吗?难道对一个人好一点有错吗?我只是把他单纯的当做自己的好朋友,我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有谁愿意看见这样的场景呢。我已经很痛苦了,我已经受到惩罚了,我已经退出那不该进入的禁地了。”女孩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单纯也是一种错误吗?难道人就要带上面具伪装着生活吗?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因为我也很讨厌这样的人。那你没有被他怎么样吧?”意识到自己很失礼的寒祁枫深感抱歉。

“我……被他非礼过……”女孩结结巴巴的说着内心极不愿意说的话。让寒祁枫处境十分尴尬。

“你现在心里面好受些了吗?我很欣赏你,敢于面对事实,把真实的你展现出来了。”

“嗯,好多了,谢谢你。我想再冒一次险,和你做个朋友,不会互相伤害的朋友。”女孩抬起头望望蔚蓝的天空,微笑着。

“好,我很愿意,我绝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让其他人再伤害你的。”寒祁枫自信满满的锤了锤胸口。看着他可爱的样子,女孩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脸。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别人你的姓名,也不愿与别人交流,但是这样是不对的,要相信这个美好的多一些好吗?”

“嗯。”女孩努力的点点头,她用充满勇气的眼神凝视着他,是那么铿锵有力。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吗?我很好奇。”

  “恩。”女孩又立起身面对寒祁枫,郑重其事地说: “你好,寒祁枫,我叫冷若冰。”

  冷若冰?寒祁枫目瞪口呆了,怪不得她整个人都冷冰冰水汪汪的,原来名字都这么冰冷。不过,还蛮好听的。寒祁枫立起身恭敬友好地伸出右手: “你好,冷若冰小姐。”

  冷若冰并没有伸出手,而像脱弦之矢,在草地上来回奔跑着,好开心。阳光般的灿烂笑容深深印入寒祁枫的脑海中。这时的他并没有因为若冰拒绝与他握手而羞怒,相反,他也奔驰在空旷的草地上。若冰的笑容,祁枫的阳光,一丝一毫都让人心动,爱之不及。在奔跑前进的路上,若冰的青丝也随风飘扬,温柔和炫。让她那段伤心痛苦的记忆都见鬼去吧。没有什么能阻挡快乐的步伐。

  

  激奋人心的那一刻到了,因为今天是寒祁枫与冷若冰决输赢的一天,看着班主任嘴里念着同学的名字,他两人都好不紧张。

  “寒祁枫。”

  祁枫听到立刻冲出座位,弹到老师面前,接过成绩单。嗯,还不错嘛,赢定你了,冷若冰!

  “枯草堆。”班主任望着试卷上的名字,脱口而出。

  这时班上哄然大笑,若冰红着脸,慢步上前,拿过成绩单,没敢看班主任那恐怖的眼睛,立即转身回到座位看成绩。

  “怎么样呀?”祁枫带有些挑衅的味道,望着一言不发的若冰。

  “痛快点,我数123,我们一起放在桌上看,1,2,3……”

  寒祁枫与冷若冰都把成绩单放在桌上,结果却让他们目瞪口呆,这,怎么会这样,两人的成绩居然一样,两人都沉默了。不过,几秒钟后,他们又相视而笑也许这样的结果会更好吧!

  忽然,寒祁枫绷起了脸,凝视着若冰,弄得若冰混身不自在。

  “若……你怎么还……”寒祁枫用手指着若冰的枯草堆与蓝布衣。

  “我就喜欢这样,你还不是一样嘛。”若冰松了口气,调皮的反驳到。

  “喂,那天的事,可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若冰拿出笔写了一张便条给寒祁枫,他才反应过来,急忙向冷若冰道歉。

  若冰的好友江雨珊一直都因寒祁枫的出现而“怀恨在心”。她气匆匆地走到若冰身前,向她递了一眼神,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若冰明了,向寒祁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枯草堆,我还是你的朋友吗?”雨珊极为愤怒,但她害怕别人听见,就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你当然是我的好朋友啊。”若冰也郑重其事地告诉她。

  “可你最近为什么老是跟那土小子在一起,也不理我。”雨珊既为这事才发这么大的火。

  “因为他也是我的朋友。”若冰显得有些忧心肿肿了。

  “什么朋友,你一定要告诉我。”雨珊有些命令的口吻对着若冰,眼中还有一丝愤怒的火苗,还说是好朋友,既然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一个土小子也不愿告诉自己的好朋友。

  “好吧!”若冰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了: “我和他一样的,来自贫瘠的深山里,在别人眼中我们就是粗鲁野蛮的野人,我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在这么好的学校读书。我们只能一辈子呆在深山里,过‘与世无争’的日子。所以我们不甘心,我们一定要改变这些世俗的眼光,让他们对我们深山之子刮目相看。”对不起雨珊,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请你原谅我的谎言,我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的。若冰显得好痛苦,好内疚,从小到大不曾说谎话的她,今日却尝到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滋味,好难受。

  “你们好可怜哦。”雨珊信以为真,她好不伤感,更多了一分内疚。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比我这平民百姓更糟糕,你原谅我好吗?”

  “雨珊别这样说,其实应该是我向你道歉的,我们是好朋友。我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你,我,我对不起。”若冰听了雨珊的话,心里更是不好受,真想扇自己两巴掌。

  “你说些什么呢?如果我是你,我也不会说的。”女孩真是变幻无测,此时的雨珊又露出那甜美可爱的笑容。 “那你能否将你的名字告之于我呢?”雨珊直噜噜地盯着若冰。

若冰有些左右为难,面部肌肉微微颤抖着,明亮乌黑的双眼,也失去了刚才的神采,摇摇晃晃向后退了几小步,雨珊有些生气了,撅起小嘴,站起来,靠近若冰“还说是好朋友,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吗?”

  若冰前思后想后,看着可爱又生气的雨珊,忍俊不禁。眼睛也越发有神,盯着眼前的她,甚至有些说不出的喜爱。 “雨珊,你,你真的想知道吗?”

  “恩。”雨珊点头肯定地回答到。

  “你好,江雨珊同学,我是冷若冰。很荣幸成为你的好朋友。”

  雨珊被若冰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用手捂着张大的嘴,注视着若冰,再次仔细打量这叫冷若冰的女生。 “冷若冰,好好听的名字,水汪汪的,真的好像你。”雨珊兴奋得忘乎所以,在教室大叫。

  若冰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可是以来不及了。雨珊可爱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有100多只大眼全落在若冰身上似乎要将她射死才作休。而冷若冰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不然也得把脸皮撕下装进衣袋里,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人了。继续这样下去,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若冰的头像掉进了染缸里一样,能见的地方都红得可与那校园中心随风飘荡的红旗相提并论。她低头皱眉,抿着嘴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斜了一眼同桌寒祁枫,希望能找到一丝安慰,可他却盯着羞涩不已的同桌,忍俊不禁。把她都快气炸了。瞪着笑得丑陋的寒祁枫,一踏步, “咚”一阵清脆刺耳的声音传到每位同学的耳中。顿时,教室像接开了锅似的沸反盈天。他们一定又是对这神秘的冷若冰评头论足。

  冷若冰双手捂着被撞到椅子的脚,泪水都疼了出来,但她并没有呻吟出来,而是安静无息地将椅子扶起来,坐下,安静地看书。寒祁枫立刻收敛住他那迷死人不犯法的笑容,关心地问若冰脚有没有事。若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天知道,她的脚被撞肿了,还冒出好大一块淤血,让她脚痛口难开,只能咬牙闭嘴忍受着,心里却虎吼狼嚎的。

  

  放假了,冷若冰迅速手术自己的东西离开了教室,寒祁枫见势不妙,也迅速收好自己的东西冲出了教室。可又被小吉米挡住了去路。随之,严雯斐站在了寒祁枫的跟前,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对着寒祁枫轻蔑一笑。

  “赶什么啊,这么急?陪本小姐玩玩吧!”

  “没空啊,别挡我的路。”寒祁枫着急地张望着若冰去的方向。

  “别看了,和本小姐玩儿,可是你修了三辈子的福啊!”严雯斐不可一世,寒祁枫可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可是现在更重要的是将若冰找到。

  “滚开啊!”

  寒祁枫用强而有力的大手一把推开挡路的小吉米和严雯斐,向若冰走的方向追去。

  “寒祁枫,你这死小子,本小姐跟你没完……”

  严雯斐气得龇牙咧嘴的,小吉米急忙伸出手拍拍她的胸口,安慰住她。

  “斐斐姐你别生气哦,他一定逃不出你手掌心的,而且他一臭酸小子,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算了吧!这么大的学校比他好的不计其数,何必为了一棵小草,而丢了整个森林呢?”

  “你懂什么!不知道就别胡言乱语,听了心烦。”

  严雯斐这时更是火冒三丈,从不对小吉米发火的她今日……小吉米一脸茫然,看着严雯斐提着书包气急败坏地向校门口走去,她想入非非了。斐斐姐,她怎么会因为他而发火呢?难道,难道她真的对那臭酸小子擦出了火花。可怜的斐斐姐,你谁不喜欢怎么就喜欢上了他呢?那臭小子整天与那冷若冰打得火热,从不理会斐斐姐,哎,斐斐姐你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若冰因雨珊的无心之失而导致她不再神秘,而且又成为同学们谈论的话题,使自己左右不安。而更重要的是她预感会有很重要的事情会发生,所以她一直都闷闷不乐,独自漫步在校园一角。道路两旁的常青树,随着风力的增加,树叶之间都相互摩擦着还发出清脆悦耳的“沙沙”声。若冰却无心观赏今日风景,漫无目的的在石板路上徘徊前进着。

  忽然,一瓶康师傅纯净水出现在若冰的眼前,令她百思不解,转身定睛一看是他拥有灿烂微笑的寒祁枫,手握着纯净水。若冰很欣慰地接过它,轻轻地扭开瓶盖,喝了一口,眉开眼笑了。

  “好清爽的感觉。”忽然她又皱紧眉头,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它?”

  “保密!”寒祁枫神秘兮兮地说到。若冰也没有再多问什么,便让他陪自己在这如春的小道上漫步前进。

  忽然,轰---隆---隆,风声越发大,不一会儿乌云密布遮住了晴朗的碧空。大风将道路两旁的大树刮得东摇西摆,摇摇欲坠。接着细雨蒙蒙,渗湿了干燥的道路。寒祁枫急忙拉着若冰跑去亭中避雨,而若冰似乎不怎么乐意,拽开自己的手站在雨海中,在雨水中沐浴。

  “冷若冰,你疯了,会感冒的,走吧!”寒祁枫着急的说。

  “没什么的,我从小就这样淋雨的。要不你先走吧!”若冰说着,用手推着寒祁枫向校门口去。

  “为什么要我先走?我不走,我也要与你一起淋雨,享受这传说中的雨世界。”祁枫挑了挑眉,在雨花中欢歌舞蹈的,活像一个五六岁的小孩。

  雨渐渐停了,他俩也疯够了。可眼看天就要闭眼了,寒祁枫准备送若冰回家,却被若冰无情地拒绝了。在她走之前,她还告诉寒祁枫快回家去,他会感冒的,寒祁枫却不以为然,自己可是国家标准的健康身体,怎么被这毛毛雨而打倒呢,他又说尽了千言万语,让若冰同意他送她回家,可是还是一样被拒绝了。

  “拜拜。”

  若冰向他挥挥手,温柔地说了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寒祁枫则无奈,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回家。

  “啊—切,啊切,啊切。”

  自称国家标准健康身体的寒祁枫此时正在家中裹着棉被,打着喷嚏。身体旁边还放着一个塑料筐,一张张抽纸也因为他而浪费掉年轻的生命,昂首挺胸地进了垃圾筐。

  此时的他也只需要打打喷嚏,而最着急操心的是另一个人,比寒祁枫小两岁的妹妹——寒凝萱,正为他忙上忙下的。

  “你还是哥哥呢,怎么总是要我这个妹妹照顾呢,真是的。”凝萱埋怨的语气中还带有一丝关切。

  “下这么大的雨,也不躲躲,你以为你是金刚不坏之身吗?我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这儿是管不住你的,我得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带走你,真的是越大越不让人安心。”

  凝萱真的将手中的姜汤放在茶几上,就起身走到电话旁,拿起话筒,拨着寒妈妈的电话号码。

  “好妹妹,别打。如果我被带走了,你能在此长留吗?除非是你想回那个衣食无忧的金丝笼,那你就打吧!”寒祁枫诡异地望着疑萱,让她毛骨悚然的。

  她恍然大悟,急忙把电话挂掉,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哥哥将自己拉回来,好悬啊。凝萱气鼓鼓地放重脚步走到寒祁枫身旁坐着,撅起嘴,注视着"坏哥哥".

  "好,算你狠.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去淋雨?"

  "恩,是陪我的朋友。”寒祁枫靠在沙发背上,仰起头,很神气。

  “什么朋友啊,要你去陪他淋雨,神经病啊。”凝萱突然跳到沙发上,双手叉腰,拉大嗓门,气愤地向寒祁枫吼去。

  “好朋友,在华林唯一的好朋友。”祁枫眼中流露出一股幸福的感觉。

  “男的,女的?”凝萱见哥哥有些奇怪,他的眼神让自己混身起鸡皮疙瘩,便急切地逼问。

  “女孩。”寒祁枫又抬头盯着凝萱认真地说。

  “你该不会……”凝萱指着祁枫歇着头,吱吱唔唔的。

  “你以为都像你想像那么丰富,我们只是朋友。明白吗?我们只是朋友!”祁枫截断了这臭丫头的臭嘴。气愤不已。

  “我又没说什么。”凝萱又眨眨眼,好似无辜。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