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无花的蔷薇落花醉月长相思

第二章 花影孤单,狭路相逢

  第二章 花影孤单,狭路相逢

  时间穿梭似箭,一个月飞逝而去,还剩下一个月就将面临期终考试,大家都紧张地复习着,而课余时间也是有趣的,可三年(3)班的班主任却没有那么轻松。

  “尚老师,你班那神秘女生怎么不见了?”

  同级(9)班的班主任陈老师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得意地说。

  “陈老师别提了,一提她,我就头疼啊。不过,我已将她送往心理辅导中心,让心理老师好好开导她,我觉得这女生似乎有些自闭。”班主任开始对陈老师滔滔不绝,

  “那有效果吗?”陈老师的好奇心愈发强烈。

  “我也不清楚!打个电话问问。”班主任神采飞扬地拿起话筒拨着对方的号码,他似乎对心理老师很有信心。

  嘟……嘟……嘟……

  “你好。我是三年(3)班的班主任尚俊霖,我想问一下我的女学生现在怎么样了,有好转吗?”

  “尚老师,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对方有些气愤的语气让班主任有些毛骨悚然。

  “怎么了?”班主任着急地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来一趟吧!”

  班主任以为出了大事,不顾陈老师的呼喊,挂了电话就急速奔出学校。

  “科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尚老师破门而入,急切如焚地问。

  “尚老师请坐,我们慢慢谈。”科长浅浅一笑,然后扭头直视着办公桌前站着的女孩,一脸严肃地说:“你过来。”

  班主任随科长的目光看去,她真的在这儿。难道这儿对她毫无用处吗?班主任突然觉得心跳加速了,血液四处乱窜似乎欲将血管挤破才罢休。

  “尚老师,我就不绕弯子了,你看看这就是她来这里一个月的结果。”科长拿出一份报告递给班主任。

  “怎么全是空白?”尚老师接过报告大吃一惊。

  “你这学生可真把我彻底打败了,我这顶心理专家的乌纱,也因为她的到来将摘掉了。”

  “科长你能说明白点吗?我不懂。”

  “我一个月的时间全花在她的身上了,可她像着了魔一样,不是不开口就是开了口也说些‘对不起,请别逼我’之类的话。”科长无奈之下叹了口气。

  “你,你的意思是她一点都没有好转吗?”班主任看了她一眼,失望地说。

  “是的,对不起。尚老师,我也无能为力了,还是请你把她带回学校,准备期末考试吧。”

  “那她就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不,除非她自己愿意敞开心扉容纳别人,放宽自己。”科长为了她可是没吃好睡好啊。

  “那,好吧!谢谢科长这一个月的照顾。”班主任没精打采地伸出右手。

  “言重了。”科长也沉重地伸出右手,浅浅一笑,无奈地摇着头。

  在回学校的路上,班主任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垂头丧气地走在她前面,而她也不漫不经地跟在班主任身后。忽然她眼前一亮,在街道对面有家新开的鲜花店,名字还让人感觉很舒适——清新园瑰。她停下脚步,望着店内络绎不绝的顾客,眼中充满了希望与向往。忽然班主任也停下了脚步,掏出包中的手机,原来有人找他。

  “喂。哪位?”班主任有气无力地问到。

  “……。”

  “什么,现在吗?”班主任突然高吭起来,吸引了行人的目光。

“……”

“已经走了,他也太不像话了吧!”班主任顾不了四周疑惑的目光,像吃了火药一样,随时都将爆炸。

“……”

“那好吧!我这就回来。”班主任缓和了语气,挂断了电话。

班主任用手指撑了撑嘴角,努力使自己笑起来,转身想对女孩说什么,人呢?班主任大惊失色,急忙收寻四周,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她却在他的视线里消失无踪了。班主任心急如焚,想踏步寻找时,却看见路灯杆贴着一纸条:“尚老师,我先走了。”

“啊,天啊!怎么对我如此不公平,这是学生吗?都快将我搞疯了,神啊,快救救我吧!”被这两怪家伙气疯的班主任,都快要崩溃了。

哎,快回学校吧,还有一个更令人头疼的学生呢。班主任将纸条捏成一团,飞挚电驰地回到了学校。

她留下纸条后便向花店走去,望着满屋鲜艳的花朵,她整个人都有了活力,但她唯一不满意的是这儿的花太多显得杂乱无章。如果稍稍整理一下,效果会更好。可她没有这么做,只是随手挑了几朵月季花,付了钱就春风满面地离开了花店。噫,这店正顺回家的路。以后就可以天天拥有清新的花朵,愉快的心情了。太好了!她站在店门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转身静静地走回家了。

而班主任回到学校就直冲办公室望着那面如老虎的年级主任,心存胆怯。

“主任…。。。”

“你自己看吧!”年级主任气呼呼地将一张纸条扔在他身上,然后走开了。

“又是纸条!”班主任好无奈,更无助。他扶着办公桌跚步到自己的椅旁,缓缓坐下,看着手中的白纸黑字。真想辞职不干了,可是现在找一份工作并不容易,还是算了吧,自认倒霉吧!只有一个月就放假了,到时就可以轻松地休息休息了。再瞧瞧纸条:

尊敬的班主任:

  学生有急事需请假一周请您谅解!谢谢!

敬礼!

学生:寒祁枫

  班主任快崩溃了,瘫在椅上,微闭双眼。不知不觉就熟睡了。噫!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全是空白的一片。眼前两个人是谁?好熟悉的感觉,还对着自己笑。啊,那不是寒祁枫和那女生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

  他们逐渐逼近他,手里还拿着有黑塑料袋,脸上还泛着阴险的笑容令他毛骨悚然。

  “干什么?玩你啊!哈哈哈……”

  他们拿着黑塑料袋将班主任套住,再将他五花大绑,还将一桶冰冷的水泼在他的身上……

  “啊!”班主任霍地从椅上跳起来,满脸都滴着水。他目瞪着双眼,环视着各位忙碌的同事,眼中冒着怒火: “谁干的?”

  “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班主任的耳中。班主任随着声音的来源盯去,啊!是凶神恶煞的年级主任。班主任瞬间老老实实地站直了,等待他的处分。

  “你看看你的学生,才来几天就如此放肆,你却还在这里睡大觉,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主任暴跳如雷地对着弱小的班主任龙吟虎啸,可有地动山摇之势。

  班主任无言以对,站在原地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抬起头仰望天空,注视着朵朵白云心里默数着:寒祁枫你死定了!可我拿你有什么办法啊……

  她回到家中插好花就直奔浴室。舒舒服服地泡过澡后,她搓着湿头发走出浴室。啊,她的头发怎么一下就变得又黑又长又顺滑,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可把时间抓得很紧,吹干头发后就将它扎成一束辫子,搭在身前。就匆匆拿出书本开始学习。要将这一个月的知识全补回来,她废寝忘食地学习,直到深夜十二点,电话铃突然响起,她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中的笔,拿起银白色的话筒。

  “喂,哪位?”

  “姐姐,是我涛涛啊。”

  “涛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没有你的世界原来是那么的空虚。”

  “不是还有二姐在家吗?”

   “别提她了,一天都在外面鬼混,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昨天我看到了她的成绩单才全班第十五名了,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

“你在说什么,死小子,不想活了,你以为你很行吗?姐姐,这死小子#$@%*&^%。。。。。。。”顿时,话筒内传出一阵打闹声,让她感觉到家的温馨了,她笑了。

  “好了,你们别闹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我挂了。”她还是很温柔地说。

  “别,姐姐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说呢!”涛涛一下又一板正经了。

  “姐姐,你的事妈妈已经知道了,而且还很不高兴。”

  “那妈妈怎么说?”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眼儿,都快窒息了。

  “妈妈说要你回去。”

  “什么,可我在这里挺好的。”她显得紧张激动了。

  “姐姐,难道你忘了你还有弟弟和二姐吗?我告诉妈妈你是和我们住在一起,她才勉强答应让你继续留在那里,不过如果那里不好你就必须回去。”

  “那她没去学校吧?”

  “恩---”涛涛又故作呛势: “没有。”

  “你吓死我了。”一颗悬挂的心终于掉了下来,她整个人都轻松了。

  “好了,没其他的事我就挂了,早点休息知道吗?”

  她轻轻挂上电话,慢步到舒软的大床边,一下倒在了温暖的床上,甜甜地酣睡。

  

第二日,她和以前一样准时到了学校。噫,她的头发怎么又是黄焦焦的,乱蓬蓬的,这怎么回事,真搞不懂她。

   她的到来,吸引了全校的目光。她进了教室,坐到自己座位上,将书包里的书和其他用具一一拿出。呀,桌内怎么还有书啊,她拿出书翻开第一页“寒祁枫”他是这书的主人。他“霸占”我的桌位。她安静地把书放在自己旁边的课桌上。

   “喂,枯草堆,你回来了。”江雨珊在教室门口看见她,兴奋不已,跑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好不高兴不激动。

   她微微一笑,望着可爱的雨珊: “什么枯草堆?”

  “枯草堆?’’雨珊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指指她的草堆头,抿着嘴,皱着眉头以为女孩会不高兴,可是她却笑了起来,让她更不好意思了。

  “我在心理辅导中心住了一个月多少也有一点变化吧!”女孩盯着傻傻的雨珊,真令人喜欢。 “对了,雨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坐过我的座位吗?”

  “对呀,而且他也和你一样特别哦,不爱穿校服,每日都很朴素。”雨珊在她面前围绕着还转着,有些可爱,更古灵精怪。

  而女孩在那里被老师开导了一个月,还真有些变化。她和同学们的话变得很多了,玩笑也多了。同学们似乎也更加喜欢这枯草堆了。可是,每当大家兴趣正浓的时候同学们问她的姓名时,她总是闭而不答或借事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些郁闷就拿出课本开始复习而同学们也不欢而散,一星期后,同学们只管叫她枯草堆,也再没人问她的真实姓名。怕是伤了感情。

  此时,寒祁枫也如期返校,他走到自己座位时发现自己的座位被别人“占领”了。他一言未发,就将同学的书全从书桌内搬出并移到邻桌,又将自己的书安全移回来,大功告成。他得意洋洋地坐下翘着椅子,等待着神秘同桌的到来。

  不一会儿,女孩和雨珊说笑着进了教室,她将书包放在桌上。从书桌内拿出书准备开始预习。噫,这书不是我的啊,寒祁枫。他的书怎么又会出现在自己的桌内啊,这怎么回事啊?女孩拿着书左盯右瞧的,百思不解。

  “别盯了,是我的。”突然一个沉厚的声音从她后侧传出。

  她猛回头盯着这“强占”自己书桌的同学,心里多少有些不爽,但仔细打量了他,真和雨珊说的差不多,也没再说什么。

  “你坐错了,我想你应该坐我的旁边。”寒祁枫指了指女孩身旁的空位。

  “可是……”女孩想反驳却被他阻止了。

  “这是班主任安排的我也没办法啊,请服从。”寒祁枫面无表情地说。

  女孩不想与他争论不休,以免影响到其他的同学,只好委曲求全放过他一马。起身坐到他旁边的空位。寒祁枫这才坐下来,等待老师的到来。

  “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习线条的描绘……”

   老师在讲台上头飞沫四溅,滔滔不绝,而寒祁枫却无心听讲,不时地望望身旁这温柔女孩,看着她散患的眼神,不禁笑了起来。

  “同学,这是美术课,和我说说话解解闷啊。”他低声地对女孩说。

   女孩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听老师讲课。

  “我叫寒祁枫,你呢?”他又向女孩低声传电。

   她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对它又不感兴趣,听了也没有用的。”

  寒祁枫一把夺过女孩书桌上的书放在自己的书桌内,直视着她。女孩也睁圆了双眸注视着这“调皮”的同桌,他既然吐出了自己的心声啊。她并不想学美术,可又没有别的事可做,哎。

  “被我说中了啊。”寒祁枫像中五百万一样兴奋,还耀武扬威的。

  “我听说了你的丰功伟绩,你也很是神秘。如果两个神秘的人成为了好朋友,岂不是很有意义。”寒祁枫也滔滔不绝了。

  女孩也很认真地听着寒祁枫说故事,讲笑话。结果两人都不幸被美术老师逮个正着,被扣纪律分,记过一次。可女孩没有觉得气愤,相反,她觉得自己很开心,因为很久都没有如此开怀的谈笑了。寒祁枫也不再乎被扣分,记过。放学后,又与她有说有笑的,所有忧愁都消失不见了。

  

  经过紧张复习之后,大家都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了期终的考场。女孩与寒祁枫也说笑着进入了考场,在考场门口时,女孩叫住了寒祁枫鼓励着他,让他考出自己的实力。寒祁枫微笑着点点头回应,也鼓励女孩认真考试,谁考砸了谁请吃饭。

  考试结束后全校休假两天,寒祁枫与女孩谈笑着离开了学校更吸引了全校的目光。可他们却视而不见闻而不怒,一路上都是欢歌笑语。此时,雨珊站在离他们100米处高喊着寒祁枫的名字,可他们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直往前走着,气得雨珊直跺脚,皱着眉头,鼓着腮帮,活像一只机器猫,什么好朋友嘛,简直是有异性没人性。整天都与那寒祁枫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当我隐形人啊,我不要理你了。真是的,都要怪寒祁枫那臭小子。

  突然,一个强而有力的手拍在雨珊的肩膀上,雨珊吓得三魂丢了两魂半。没有回头盯那人,而是傻傻地站在原地,眼内无光,嘴角还不停地颤抖着。

  “怎么了雨珊?”温柔醇厚的声音穿如了雨珊的耳中。

  她此时才有了反应,回头盯着这改善的温柔小子。呀,怎么会是班长?雨珊眼睛涣然发亮,熊熊大眼直视着丁诚,平时不怎么样的他,今日怎么如此阳光活力,令自己扣弦心动。啊,我的心跳得如此厉害,不幸,快爆炸了;我的脸怎么涨涨的,热乎乎的;我的脚怎么也不听使唤了,走啊,快走啊;我的眼睛怎么如此恋眷他,我不会,不,怎么会可能……他是班长,是班上最优秀的人,他怎么也会如此专注的盯着我,我该怎么办。

  “雨珊,你怎么了?”丁诚显得很焦急,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脸和耳朵都红透了,他还以为她生病了,便用手摸着她的额头。

  “你干什么?”雨珊被那只强而有力的手惊醒,用自己娇小的手猛地拉下他的手,眼睛直噜噜地盯着着不怀好意之人。

  “我以为你生病了,对不起。”意识到自己冒犯到这可爱的傻丫头,他也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电流击到了她,有些腮红,低着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再盯盯身旁可爱女生。她,心仪的她,上次牵她的手也是种感觉,我难道对她……不,现在应该认真面对高考,而不是儿女私情。我不能半途而废。

  “我们一起回家吧!”丁诚沉默了半晌,有些羞涩。

  雨珊还是一张红扑扑的脸,抿抿小嘴,点点头,与丁诚走了。

  不知雨珊发生了什么事的女孩,此时与寒祁枫漫步在清新的长风公园。微风拂过,湖旁树木上的黄叶随风飘荡,偶尔有几片伤感的黄叶,犹如疲倦了的蝴蝶在天空回旋几周,再安静地飘落在地面,与地长存。

  也许久了,累了,他们俩躺在快枯萎的草地上,阳光渗透了他们,无比的温暖,随和;微风从他们身上飘然而过,感觉有沁人心脾的温馨自在。

  “我们认识快1个多月了吧!”寒祁枫突然坐立起来,望着远处的轻轻碧波的湖。

  “怎么了?”女孩也坐了起来随着他的眼望去,宁静的湖被风惊过后,碧波轻扬。

  “我们是好朋友了,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奇怪吗?”寒祁枫真诚地望着身旁头发枯燥,黄焦焦的女孩。

  “对不起,我不能。”女孩似乎有些内疚,低着头,不敢看寒祁枫。

  “那你能告诉我你长大后要干的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寒祁枫微笑着问女孩,尴尬的气氛很快被他的笑容融化掉了。

  “找个安静的地方过一段安静的生活。”女孩似乎有些滑稽,睁大眼睛,还噜噜地打转儿。

  “什么地方?”寒祁枫更加好奇了,想与她一逗到底。

  “我也不知道啊,只要我觉得好玩的地方我都会去的,不过最有可能就是山上。”女孩立起身望着公园远处最高的山峰,有些幻想。

  “干嘛?”寒祁枫逗着说,语气有些惊讶。

  “嘿嘿。”女孩也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了。

  “那你去那里了,我以后怎么联系你呢?”寒祁枫更逗了。

  “恩,你记下我的名字和电话就好啦。”女孩抿抿嘴,笑着说。

“真的?”寒祁枫受宠若惊,霍地立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她居然愿意告诉自己她所谓的隐私。  

寒祁枫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女孩在草地上转悠着,微风再次拂过她瘦小的身躯,她的乱草堆下隐约可见一层乌黑更像发丝。寒祁枫主要到这一点了,但他没有说,因为他相信她一定会告诉他的。女孩走都离寒祁枫大概3米远的距离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着满怀期待的寒祁枫,将手放在背面,双手紧扣着,向寒祁枫动着嘴唇,却没有发出声来。寒祁枫皱紧了眉头,摇头晃脑的。女孩看着寒祁枫一脸茫然的样子,忍俊不禁。突然一阵大风刮过,将她的枯草堆刮掉了,她惊慌失措了,立刻收敛住笑容,定在原地。寒祁枫的下巴都快下掉了,她真的好神秘,枯草堆只是一个伪装。他大步走到女孩身旁,仔细打量着眼前着傻呆了同桌,水汪汪的大眼,嫩白的脸蛋和枯草堆分明就是两个人嘛,太令人费解了。寒祁枫又转过到她的身后,天啦!她可真奇怪,这么美的头发干什么要藏起来呢?寒祁枫小心翼翼地理起了女孩的发丝,怎么越理越长。原来她把自己乌黑秀美的头发藏在不见天日的粗布蓝衣里。

  “你的头发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寒祁枫也说不出自己内心是什么感觉,望着绾发披腰的秀发,不禁感叹。

  “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寒祁枫感叹之后,又百思不解地问。

  “那你又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回事吗?”女孩恢复了正常,指着寒祁枫的臭皮囊,反驳道。

  “我……你,你看出来了。”寒祁枫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的演技太差劲了,我早就看出你的漏洞了。”女孩又恢复了先前的活力。

  “那你先说吧!”寒祁枫有些诡异。

  “不,你先说吧!”女孩也不肯让步,要让寒祁枫先说。

  “这样吧,我们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就先说。”寒祁枫像个小孩一样,抖抖拳头。

  “好吧!石头剪子布。”真是一个天真,一个无邪。开始了他们的孩童游戏。

   可谓巾帼不让须眉,女孩略胜一筹,寒祁枫也只得愿赌服输。他叹了一口气,坐在草坪上,女孩斜着头盯着他,听他讲自己的故事。可是这样会很辛苦,干脆她也坐到离寒祁枫一个步子远的地方,静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