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礼勿视邪王

逃不出(大结局)

妃礼勿视邪王 〓小静子 3096 2011-02-21 15:00:39

  “王妃挺着个大肚子为何走的如此仓促?”

一个不温不火的生意从温馨的上方传来,温馨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声音太过熟悉,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么样,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后门前,也不抬头。

夜君邪走到她面前,一把搂入怀中,语气柔和,但却听得出内心的寂寥和不满,“为什么要离开,你不是说不会离开吗?”

温馨早已泪流满面,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哽咽道,“其实我不是冰清,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你!”

“我知道你不是冰清,皇叔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但是我不管你叫冰清还是温馨,我在乎的是你的人,名字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不要再离开我了。”

此时,温馨已经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靠在他怀里,“谢谢你!”

蓦地,温馨瘫坐在地上,手抚在肚子上,额头冒出细微汗珠,“额,我的肚子好疼……”

夜君邪面对失而复得的人儿,突然喊疼,心不由得揪了起来,横抱起温馨,踢开后门,“快来人……”

夏雪听到声响,慌张的从大堂赶来,看着温馨脸色苍白的躺在一个陌生男子怀里,心下警惕了几分,忙上前,“小馨,你怎么啦?刚才不是好好的吗?”随即,对着大堂喊道,“绿莲,马上去把叶大夫叫来!”

绿莲听到夏雪焦虑的声音顾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撒腿就朝门外跑去。

“快把小馨放到卧室去!”

夜君邪跟在夏雪身后走进一间房间,将温馨放置在床上,手一直紧紧的握着。

“小雪,孩子不能有事!”

“是,小馨,你放心叶大夫马上就来了,孩子不会有事的!”夏雪此时慌了,但嘴上还是安慰着她。

绿莲领着叶大夫跑进卧房,并无暇去看房中突然多出来的人。

叶大夫看了看温馨的情况,从药箱中拿出一个香袋放置她的床头,“夏老板,不必担心,这位夫人只不过刚才受了些刺激,叶某已经将安神的香袋放置夫人的床头,过些时候就会平静下来,孩子也平安无事!”

“谢谢你,叶大夫,绿莲送叶大夫出去!”说着,将诊金递给叶大夫,命绿莲送他离开。

温馨闻着床边的清香,心渐渐平复下来,给了夏雪一个安心的微笑,“小雪,我没事了!”

“那就好。他是谁呀?不要告诉我是那个杀千刀的夜君邪!”

夏雪舒了一口气,转而满眼鄙夷,不屑的瞥向夜君邪,并将他和温馨分开。

夜君邪听着温馨无事悬着的心再次放下,对对于夏雪不敬的话语,不悦的皱起眉头,冷冽的看向她。

“嗯!”

“你不是要过几天才来的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夏雪不解的看着他,质问道。

“是啊,我听说你和五王爷至少也要过几日来,为何如今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原本夜君邪并不打算回答那个无理的女人,但是听到温馨的询问,缓缓开口,推开夏雪,重新回到温馨的身边,将她扶起身,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其实我和五哥早就来到商州,今日他说要自己一个出去逛逛,我就留在了客栈,一个时辰后,他匆忙的跑回客栈说是看到你,我就跑来看看,果然是你!”夜君邪用最简单的话语解释着,但语气和神情中都难以掩饰欣喜和兴奋,半年了,他派人寻遍天涯海角,可是却没有她的踪迹,开始慢慢的相信她或许离开的事实。

可是今日听到五哥说她可能还在,心底燃起了一丝希望,将五哥独自留在客栈,一声不吭的跑来,原来真的是她。

“小馨,看来你心里已经找到了答案了,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叙旧,我继续去收拾大堂的烂摊子。”

夏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卧房,留下温馨和夜君邪两人。

夜君邪乞求道,“馨儿,你答应我,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离开我,我们就留在商州养儿育女,好吗?”

“邪,你……你愿意留在这里!”

“嗯,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王爷之位我可以不要,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好,我哪里也不去了,就留在这里,留在你的身边,等着我们的孩子出世,然后抚养他长大成人,一直到我们头发花白。”

两人经历了许多,最终许下了一生的承诺。

京城

五个兄弟聚在御书房,看着五王爷的飞鸽传书,欣慰的笑了。

夜君泠即刻下旨在商州建造七王爷府,日后商州由七王爷管理。

沐血回到玲珑小镇,怜儿从楼梯上跑下来,“沐哥哥,清姐姐找到了吗?”

“嗯,她现在在商州,七弟已经找到她了!”说着,沐血将怜儿搂入怀中,亲昵的吻着她的额头。

怜儿幸福的靠在他怀里,“沐哥哥,我们去商州看清姐姐,好不好?”

“好……等你害喜不那么严重的时候我们去找他们。”

沐血终于明白,其实有的时候该向后看,有时不断的向前走的同时会遗漏某些人和事。

三个月后

临云阁

“夜君清,你懂什么呀?我这是营销策略,而且我穿的少关你什么事啊,现在天这么热,难道还要穿冬天的衣服,那不悟出痱子来。”

夜君清听着她泼妇骂街的样子,依然温和的笑着,将身上的长衫脱下披在她的肩上,“你外面的薄纱太露,我不喜欢那些男人看!”

“你又不是我的谁……”

温馨在夜君邪的搀扶下走到大堂,看着眼前那对,眼底满是笑意,“他们明明喜欢着对方,为什么就是不说出来呢,我这看着都着急了!要不我们帮帮他们!”

“好,听你的!”夜君邪宠溺的将她拥入怀中。

“小雪,刚才我和邪在商量,二哥如今还未娶,而且长的一表人才,想把你介绍给他,你觉得怎么样?”

“不要……”

“不好……”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绝道。

“五哥,你这是怎么啦?二哥的为人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小雪能嫁给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小雪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能幸福。”

“小雪嫁给我也能幸福……”

夜君清不假思索的喊道。

温馨与夜君邪对视一眼,爽朗的笑开了,“五哥,今天终于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你们……”夜君清哑口无言的看着他们。

“小雪,你听到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表示表示啊!”

夏雪听着,脸噌的一下红了,低下头,搅弄着手指,缓缓的抬起头,随即双手叉腰,“夜君清,你说要给我幸福,你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我要把你休了,并在全国都发布告示,说你是被我休的。”

夜君清听完,欣喜的一把抱起夏雪,原地转圈。

“清姐姐……”

温馨抬头看向大门,脸上的笑容难以掩去,“怜儿,你怎么来了?”

怜儿小跑到她面前,“我想你了,原本三个月前我就打算来找你了,可是沐哥哥不同意,说是要等怜儿的身子好些才来。”说着,含羞的朝站在大门口的沐血看去。

温馨看着眼前沐血,欣慰的朝他点头,他现在很幸福。

“六哥,你来啦!”

“七弟,七弟妹……”

这一声叫的,将双方原本的尴尬都化为乌有。

温馨突然紧皱眉头,手紧紧的握在肚子上,“邪,我的肚子好疼,是不是要生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惊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绿莲,赶紧去找接生婆来!”

“紫烟,马上去烧热水!”

“七弟,赶紧把温馨送回房里……”

……

“啊……”

“夫人,用力!”

“啊……好疼,我不要生了!夜君邪,你个王八蛋,日后休想让我再给你生孩子!”

站在产房门外的夏雪等人焦虑的等着,听着房内不断的叫喊和咒骂声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笑。

而沐血适时的将怜儿的耳朵捂住,他怕教坏了她的怜儿。

夜君邪在门口来回踱步,满眼焦虑,最终冲进房内。

“老爷,这地方不是能该进来的。”

接生婆阻止着夜君邪进房,但收到他拿冷冽的目光,吓得缩到了一旁。

夜君邪紧紧的抓住温馨的手,“馨儿,好,日后我们不生了!你要坚持啊!”

“好疼……”

听着温馨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夜君邪恨不得是自己在痛。

“夫人,深呼吸,我说123,用力!”

“1……2……3……用力……”

“啊……”

“夫人好样的,再一次,看到头了!”

“啊……”

“哇哇哇……”

“生了,老爷,夫人,是个男孩!”说着,将婴儿包裹好递到温馨面前,“瞧,这孩子多可爱!”

夜君邪看着自己和馨儿的孩子出生,心里说不出的开心,轻吻孩子的眉,“馨儿,这是我们的孩子!我做爹啦!”

站在门口等着众人,听到孩子的哭啼声,心也放下了。

在孩子的满月酒上,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人,夜家七兄弟,云游的祈王爷,冰清的爹娘,黑曜夫妇,素儿,墨……齐聚在临云阁,

“小娃儿……”

“林伯,你来了!”

“当然啦,我要来看看我的徒孙!”

“清儿……哦,不,馨儿……”

“爹,娘……”

“这是给我们外孙的金锁,希望他日后平平安安!”

“爹娘,谢谢!”

……

完结了,心里很纠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