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与皇太子之恋

第五十四章 同喝一碗酸梅汤

与皇太子之恋 柳燕游 1908 2012-09-17 18:02:03

    “我不着急,反正在太子府我也花不这钱,等你什么时候有钱了在还给我!”这里五两银子差不多等于五千港币,如果是在现在,她会很在乎这五千块,而在这里,五两银子虽然是她全部的财产,她却并不在怎么在意。留在身边说不定哪天又被李元亦给没收了,还不如帮别人呢。

  “明月姑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秦翔感激的看着她,他嘴笨,也不太会说感谢的话。

  “你别叫我明月姑娘了,就叫我明月吧,我就叫你秦翔,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有一个做侍卫的朋友,以后逃走会不会也容易点呢。

  “朋友?”秦翔点头“好!”

  萧名乐点头“我们这些给人打工的都不容易,应该互相照顾的!”

  “打~工的?是什么?”什么意思,没听说过。明月姑娘真有学问。

  “啊~打工的就是给别人干活的!我该走了,不打扰你休想了。手镯的事,我见到统领大人会告诉他的,你不用担心了!”说了太多话,嗓子又开始疼了。

  “拜……再见!”

  “再见……”秦翔看着萧名乐出了寮舍,他久久的不愿意收回目光。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他才忽然想起,他忘了说让她坐,也没说让她喝茶。她来了这么久,一直都是站在的。

  秦翔懊悔的拍自己的笨蛋脑袋。

  

  

  勤勉殿。

  李元亦看着奏折,忽然觉得有些口干。他命倚鸾端来一碗酸梅汤,倚鸾退下后,李元亦端起酸梅汤喝了一口,萧名乐看着他喝着清凉解暑的酸梅汤,忍不住用舌头舔舔自己干巴巴的嘴唇。

  李元亦喝了一口把碗放下,然后把碗一推,下命令“喝了它!”

  萧名乐不确定的用手指着自己,他是在说她吗?他让她把碗里的酸梅汤喝了,是这个意思吧?

  李元亦这种头看着奏折,见萧名乐不动,抬起头来看她“听不懂吗?还是让本太子亲自喂你?”刚才听到她说话,听到她沙哑的嗓音,听得他直皱眉,听得他浑身不舒服。怎么不上午更严重了?

  “可是,这酸梅汤是殿下的……”萧名乐沙哑着嗓音,小心的提醒。

  “本太子喝不完,免得浪费了!”难道要让他说,这酸梅汤是他特地让人给她准备的吗?不可能,办不到。

  免得浪费了?!靠,你当我是垃圾桶吗?!萧名乐暗暗握紧小拳头‘我怒!’

  “殿下,奴婢的意思是,这是您喝过的,我……”我怎么能喝你和剩下的?

  李元亦双眼一眯“你敢嫌弃我?”死女人!不知好歹!!竟敢嫌弃他?!!普天之下,有谁敢当着他的面,直接就这么直接说嫌弃他的!

  真是岂有此理!气死我了!!

  “不,不,奴婢不是这个意思!”见李元亦要发火,萧名乐赶紧拿起碗来,一口气把里面的酸梅汤喝完。

  萧名乐一口气把碗里的酸梅汤喝完,感觉整个人舒服了不少。这么好喝的酸梅汤,她不喝是傻子。虽然说碗上沾了他的口水,她就吃点亏,总比嗓子难受强吧。

  李元亦冷哼,长袖一挥“滚出去!”看见她就生气。

  萧名乐看着他嚣张的态度,握着拳头,恨不得一拳砸到他的头上去。好,我忍!

  萧名乐端起碗,向李元亦行了告退礼就往外走。以为她稀罕呆在这里啊,她还不想看到他呢,现在正好。

  “站住!”萧名乐刚走到门口,李元亦突然叫住她。他改主意了。

  又怎么了?萧名乐心不甘情不愿的回来,等待着他的吩咐。

  “帮我换药!”李元亦命令,边说边解着自己的衣服。萧名乐站在原地不动。如果她说她把他的金创药弄丢了,他会不会杀了她呢?

  可她出来说弄丢了还能怎么说,难道要说她把他的药给别人用了?那她绝对会死无全尸的!!

  “你还愣着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见她站在那里不动,李元亦忍不住发火。

  “我……”龟速的一点一点往李元亦身边挪。先小心的帮他脱下外袍,又慢慢的帮他解绑着伤口的布条。

  “殿下……”萧名乐小心翼翼的,沙哑着嗓子叫了他一声,李元亦一听就知道没好事“什么事?”

  “我……奴婢……奴婢不小心,不小心……”

  “说!”

  “不小心不您的金创药给弄丢了!”反正横竖都是一刀。站着死总比躺在死的好。

  “弄丢了?”李元亦脸色一暗,转头看向她“你是笨蛋吗?你没长脑子吗?你平时不是很嚣张吗,连个药也能弄丢?你知道那一瓶药里面是用多少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的吗?你知道提炼那样一瓶药需要花费多少钱吗?你居然说弄丢就弄丢了?!”

  “奴婢知错了……”萧名乐低着头,小小小小声地说,还特地装成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努力地缩啊缩啊,几乎要把自己缩成鹌鹑了。

  这跟嚣张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把你的要送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哼……

  李元亦是有些生气,但没表面上的那么严重。他故意对她发火,就是想看她会有什么反应,她现在这副鹌鹑样他很满意,心里得意极了,我你叫你还那么嚣张!

  他很得意看到她这副样子,可看到她竟然被吓成这样,又忽然觉得有些不忍了。平时她可没这么容易会认输的,难道是罚跪的事把她吓到了?她又不像是这么担心的啊。算了,他宽宏大量,不敢她一般见识!

  “说吧,本太子该怎么惩罚你?”他虽然宽宏大量,但不等于他就可以这样放过她“你应该怎么替自己赎罪?”他色迷迷的看着她,身上捏上她滑嫩的小脸。嗯,手感真不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