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恶灵终结者

(十五)呼灵术

恶灵终结者 幽蓝贝贝 2624 2010-01-27 18:22:13

    看着奈何桥上消失的两位老人,我轻轻地笑了一下,肩膀忽地一痛,向后倒去。

  “贝贝!”急忙冲上来扶住我的翼,我再一次摔进了他的怀抱,他的怀抱真得好暖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好冷,伸手环住了翼,紧紧的。

  “贝贝,你怎么了?”翼焦急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冷,我冷死了,真得好冷。”我紧紧地环住了翼。

  “贝丫头这是中了千年冰针了。”死神的声音好像在好遥远的地方响起,我意识模糊地努力寻找死神的方向,可是,却什么都看不到。

  “千年冰针,怎么会这样?”翼搂紧了我,惊慌失措。

  “只能帮她逼出冰针,但冰针对她造成的伤害不容小觑,她有一段时间不可以使用灵力了,而且这段时间对她来说很危险,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这段时间,觊觎她的各路妖魔鬼怪该出现了。这段时间非常重要,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 恍惚中,一只冰冷的手抚上了我的额头,肩膀一阵刺痛,我忍不住尖叫起来,忽冷忽热的感觉让我好像快要死掉一样的难受着,我挣扎着,拼命拼命想逃走,但是,翼把我搂得紧紧的,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贝贝,乖一点,乖一点好不好?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听到他的声音,我咬了咬牙,忍住了,不再尖叫,可是真得很难受,仿佛心被剜掉一样的痛苦袭击着我的痛觉神经。

  “好了好了,好了好了。”死神的声音,我的意识终于清楚了一点,睁开了眼睛,死神满头大汗地擦着冷汗,看鬼似的看着我。

  “啊,死神爷爷。”我终于觉得不怎么痛了,连忙站了起来,向死神走去,却双腿一软,又向地上倒去。

  “小心啊!”翼再一次扶住了我。

  “谢谢。”我连忙道谢,回头看向一脸惊恐的死神,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死神爷爷,为了救我,你耗费了不少灵力吧?”

  “灵力没耗费多少,但是,你的惨叫声,比杀猪都难听,杀死了我无数听觉细胞。”死神嘟囔着。

  “啊?什么?”我反问。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死神倒退着,擦着冷汗,转身向远处跑去,身后泛起一股尘土,跑得比兔子都快。

  “(#‵′)凸……”这是我唯一的表情,喃喃着:“兔子死神……”

  “还有心情开玩笑啊,笨蛋。”脑袋被敲了一下,我痛得直咧嘴。

  “干嘛啦?”我捂着脑袋,这才意识到我还在他的怀里,顿时窘得不知所措了,耳根都烫了起来。

  “刚才你都听到了,这段时间不能使用灵力了,你最好安分守己地好好学习去,别再翘课了。”翼摆着一张说教的酷脸,看得我直想笑。

  “得了吧,翘课而已,又没人知道,嘎嘎~!”

  “你翘课怎么会没人知道?”哼!还在装。

  “寒川大人,三皇子殿下,我又不是翘了一次两次,可是都没有人发现耶,一直是我在杞人忧天,其实根本没有人知道啦,因为某人早已在我身上下了灵咒,每当我要逃课,咒语就起了作用,会有什么东东变成我的样子替我上课……”

  “你……怎么知道的?”翼看鬼似的看着我。

  “要不是我上次计划着逃课可是又变了心情,到了教室,居然在自己座位上发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傀儡娃娃,我怎么会知道啊?当时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问自己:‘我在这里啊?’搞得我像个傻瓜似地回到宿舍猛照镜子。后来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哥哥告诉我的。”我得意地作出“V”的手势。

  “汗……这个蓝子晨。”翼没好气地说。

  “嘿嘿……”我暗笑。

  “走吧,我们回去吧。地狱是阴性空间,你现在的灵力都被死神封印了,在这里再多待会儿就会不舒服的。”翼搀扶着我,向外面走去。果然没错,刚走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浑身发冷,总有种致命的压迫感和窒息感侵袭着我,翼二话没说,在面前蹲了下来。

  “干什么?”我愣怔。

  “我背你。”

  “什么?”我愕然:“别,不用了,我们还是走吧,我很重的,不用……”我后退着。

  “真是的。”他不由分说抱起了我,飞了起来。

  “喂!”我抗议着。

  不一会儿,我们出现在一个小巷的巷口,出了地狱,我感觉舒服多了,急忙跳了下来。

  “你等下,你伤还没好,在这等着,我去叫辆车。”他转身就走。

  一阵冷风刮过,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还是没有回来,寒冬的夜晚,总是这么冷,我抱紧了双臂,四下张望,四周空无一人,我看到自己的影子被月光拉得好长,一想到自己不能使用自己的三脚猫灵力,我的后背一阵发冷,翼怎么还不回来?这时,突然有个声音在前面呼喊着,那样的阴冷,我就像被什么控制一样,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向那个黑暗的巷子里走去。

  一阵刺骨的冷风席卷了我的周身,我猛地清醒了,却发现自己正身在巷子里,没有灯,只有微弱的月光,让我勉强能看到周围,风呼呼地刮着,在我听来是那么的诡异,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犹如黑洞一样的四周,害怕极了。

  “哟,小妞,一个人啊?不害怕吗?”一个惹人生厌的声音响了起来,伴着两个摇摇晃晃的影子。

  “是啊,让哥两个陪你吧。”另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

  我在心中暗叫不妙,看着那两个人越走越近,我转身就跑,却不知怎的怎么也跑不快,也许是那根冰针的缘故吧,总之,就是越跑越慢,直到借着月光看到前面的一堵黑黑的墙壁,我绝望地转身,后背紧贴冰冷的墙壁,惊恐地看着他们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你们不要过来!”我尖叫着。

  “碰碰”,两声沉闷的声响,那两个人似乎被什么砸到了,惨叫声响起,恼羞成怒地捂着后脑勺转身,嘴里不干不净地叫骂着。

  “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要脸吗?”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中满是愤怒,是翼,我的心中燃起了光亮,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他的身边。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回来晚了。”翼担忧地望着我,确信我没受伤后把我护到了身后,随后抓起了地上的一颗石头冷冷地说:“想活命的话,快滚吧。”他把拿石头的手握了一下,石头瞬间变成了粉末,散落下来。

  “哟,不错嘛,小子你还练过啊?”两个男人骂骂咧咧地扑了上来。

  “哼,死不悔改,别怪我不客气。”翼冷冷地开口了,双手结印,嘴中念着:“天!地!人!心!众灵听令,魄速现!”一道强烈的绿光闪过,四周出现了一大堆恐怖的鬼魂,有山上爬满虫子的骷髅,有浑身是血的女子,有蹦跳着的僵尸,我害怕地退了几步,只见那些鬼都向那两个人围去。

  “啊!救命啊!鬼啊!!!”两个人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开了。

  忽然,周围的鬼魂全都消失了,“碰”的一声翼应声倒地,我急忙蹲下身扶起他,才发现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口角还有鲜血。

  “翼!”我惊慌失措:“你怎么了,翼?”

  “没事,不要担心我,刚才遇到一个缠人的家伙,因为太大意了,差点就回不来了,真丢人,居然被魑魅魍魉给伤着。刚才又看到你有危险,所有的血液都气得涌了上来,也顾不了许多,强行使用了呼灵术,吓跑了他们,所以才不支倒地的,你不要担心我,乖哦。”他的嘴角,丝丝殷红频频滑落,整张脸白得像张白纸,看起来是受了很重的伤。我无助地抱住他,欲哭无泪了……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