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恶灵终结者

(九)重返丧尸村

恶灵终结者 幽蓝贝贝 2261 2010-01-20 15:14:30

    当我们停在那座古怪的村庄前时,我的头毫无征兆地痛了起来,狠狠地皱着眉头,我伸手使劲按着太阳穴,但头痛却没有减轻。

  “鹤烨,你怎么了?”吟馨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很空洞,反而增加了我的头痛。

  “啊!好痛!!!”我抱着头重重地跌倒在地。

  “南宫!”

  “鹤烨!!!”一大群人围了过来,让我觉得透不过气来,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很吵很吵,那古怪的痛,疯狂地侵袭着我的痛觉神经,现在,什么都顾不得,脑海里只有一个字“痛!!!”

  “怎么办!?怎么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静了下来,虽还在痛,但已经不那么剧烈了,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在说什么,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要是死神在就好了。”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一听到“死神”这两个字,我冷汗狂飙,虽然不认识也没见过,但就是有种很汗颜的感觉。

  “哈哈哈哈~~~”突然间,一个很诡异的笑声突兀地响了起来,众人的身影猛地僵直了一下,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似乎落了一地,抚着额头起身,郁闷地循声望去。

  “好……好像……是……”除吟馨外,其余几人似乎冷汗猛流地达成了共识。

  我诧异地看到众人的后脑勺上滴下大滴的蓝色不明液体。

  在那渗人的笑声中,一袭黑衣的死神从天而降,酷毙帅呆的造型和动作,正当众人两眼放光地望着他时,天公不作美,一道闪电闪过,某死神一惊,降落的时候出了点差错,“轰!”的一声巨响,死神面朝下极不雅观地在地上砸出了个人形大坑,众人在飞扬的尘土中猛咳。

  “可恶!敢暗算我!?破坏我形象,哼!雷神你给我等着!”一只手颤巍巍地从坑中伸上来,某死神灰头土脸地从坑中爬了出来。

  (天空中,某雷神无辜被骂,心中不爽,抢过电母的法器,冲着地下猛拍:“敢骂我?不想混了!我砸!我砸!我砸砸砸!!!”于是地上就出现了这么一幕:某死神不得不跳着怪异的舞蹈去躲避接连不断的闪电,期间还不忘对我们摆POSE,众人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估计是雷神累了,闪电不闪了,某死神停下来,露出灿烂的笑容,让众人后背一阵发冷。

  “嗨,我亲爱的小朋友们,你们是不是在想念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鸟见鸟飞汽车见了爆胎飞机见了坠机的死神爷爷我呢?虽然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但也别太崇拜我哦。吼吼~~~”

  众人的脸色开始发黑,转而变红,后又变绿,转了好多颜色后又重新变黑,可以不化妆演包公了。

  某死神狂笑一阵,发现众人很不给面子,不仅没鼓掌,连赞美声都没有,不由尴尬地干咳几声:“咳咳,说吧,喊我有什么事?”

  “贝贝不见了,死神,求求您救救她!”寒川翼跪倒在他的黑袍下。

  “不对!是鹤烨需要您的帮助。”吟馨冲了过去。

  “嘿~嘿~这是他们注定的劫,哈哈,此乃天意,不可违背,你们就在这丧尸村好好转转吧,送你们一个法器可以帮你们对付丧尸,但是,真正的秘密,你们必须在丧尸村中才能找到。”死神将一个葫芦交给翼,然后冲我眨了眨眼,顿时让我头顶冒火: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难道真把我当Gay了?

  “喂,怎么用啊?”吟馨不怕死地吼。

  “法术大全里不是都有嘛?让你们好好学习你们就是不听,唉!”死神长叹一声,消失了:“下次别打扰我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我闪先……”最后一句话把众人气得吐血。

  “南宫,你刚刚在想什么?什么Gay?”娜娜困惑地望着我。

  “没,没什么啦。”我站起身:“快走吧,这地方阴阴森森的,我不喜欢这里,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打一场。”

  “暴力狂……”寒川巍嘟囔着。

  “切……”我白了他一眼。

  突然之间,起雾了,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了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天!地!人!心!灵!破!!!”娜娜念完咒,一道金光闪过,雾迅速散开,无数的丧尸凭空出现,衣衫褴褛、腐化的丧尸们摇摇晃晃地向我们走来。

  “哇!好恶心!”不点儿挥着剑,打退了好几个,但它们也只是退了几步而已,不一会儿又围了上来。

  “画魂令!”蓝子晨挥动手中的毛笔,在空中写下了几个不认识的大字,字发着耀眼的蓝光,将十几个丧尸射击地化成一滩脓水。

  “摄魂阵!”寒川兄弟摆出特殊的阵法,那阵法似乎很厉害,瞬间消灭了许多丧尸。

  吟馨以箫为武器,将好几个丧尸打倒在地。

  只剩下我无所事事地摆弄着那个葫芦,可是无论我怎么弄它,葫芦都毫无反应,把我气得够呛。

  “该不会是个冒牌货吧?”我喃喃着。

  “你才是冒牌货!”葫芦很欠扁地开口了。

  “你说什么!?不怕死的话再说一遍?”我挑了挑眉毛。

  “冒牌货!冒牌货!”葫芦摇头晃脑。

  “冒牌货!冒牌货!冒牌货!”我指着它破口大骂。

  “冒牌货!冒牌货!冒牌货!冒牌货!哈哈,比你多一个!”葫芦气定神闲,还冲我吐舌头扮鬼脸。

  “啊!气死我了!”我忍不住狠狠地踹了它一脚。

  “啊!”某葫芦大声惨叫:“救命啊!谋杀法器啦!”

  “你们别吵了!”寒川翼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面前,冲我挥了一剑,我愣怔,才猛地发现好多丧尸倒了下去,血水蔓延开来,糟糕,刚才只顾和这破葫芦吵架了,没有注意到有丧尸要杀我,我感激地望着他。

  “哥!你真是个胳膊肘向外拐的家伙。”寒川巍气得直跳脚,和枫、焱两人同时用鄙视的目光看着寒川翼,原来,寒川翼为了救我,脱离了阵法,阵,自然也就破了。

  “该我这位英俊潇洒的法器大显神威了,你们念咒吧。”葫芦飞到了半空中。

  “什么咒语?”众人已经战斗得精疲力尽。

  “咒语就是……我是傻瓜+笨蛋。”葫芦很欠扁地摇头晃脑。

  “什么!!?”众人顿时都有了一种想灭了它的冲动。

  “不关我的事,别瞪我,没用的,咒语是死神设定的,说是为你们量身定做的,他说你们必须齐声念出这句咒语。”众人嗜血的目光被葫芦无视掉了。

  面对越来越多面目狰狞散发着恶臭的丧尸,众人无奈,只有屈服。

  “我是傻瓜+笨蛋。”磨牙声几乎淹没了这不情愿地念咒声。

  刺眼的蓝光发散开来,丧尸们在瞬间消失的一个不剩……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