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球王子同人孔雀男主的帅气女王

第一百十四章 浴室惊魂记(上)

  没有灯光,四周漆黑一片,冰冷的墙面满是水汽,白雾夹杂着灰尘飘浮于室内。在一处角落里,羽伢被一只大手护着头环抱于怀中。两人惊魂未定之时,突然又是轰隆一阵巨响,后背而对的一排衣柜轰然倒塌,一下子就砸中了保护者的后脑勺,最安全的墙角瞬间变成了狭小密封的险地……

  晴朗闲适的下午时光,本该休憩,可羽伢却匆忙地赶回了基地,又是指导又是测试设备耗费了半天的时间,等到她从虚拟训练室里出来,早就日落黄昏银月东升了,这下回去肯定来不及了,专用大巴的司机大叔也该回家了,算了,和迹部说一声,明天早早的动身去市区不就行了,嗯!就这么办了。

  而这时,正巧赶上他们结束训练归来,羽伢摸了一圈饿瘪瘪的肚子,心想:去餐厅给他们一个惊喜,顺便也要一一说告别了。

  餐厅内,众队员们有说有笑,享受美味的晚餐,正当此时,羽伢的出现令他们惊喜不已。

  “哈!我胡汉三又杀回来啦!”羽伢双手叉腰,蹦到门口,龇牙咧嘴地大吼了一声。

  众人齐刷刷地朝门口看去,一秒的愣神后,纷纷放下食物满心欢喜地迎了上去……

  忍足谦也两眼发光,兴冲冲地拉住她的手,喜笑颜开地询问起来:“羽伢!你怎么来了?”

  “我来处理一点事情,顺便今晚留下来和你们道别。”见到活力十足的谦也,羽伢也很开心。

  “道别?你要去哪儿?”听到这一句,谦也脸上浮现出一丝失落。

  “去德国,这次可能要过几年才能回来了,很舍不得大家,所以借此机会也跟你们说再见。”

  “什么时候走?”谦也不禁追问道。

  “后天上午的飞机。”

  听到这儿,切原按耐不住跳了出来,眨巴着眼睛说道:“后天?可后天是你的生日啊!”

  “啊~”羽伢小声惊叹之余,疑惑地看向切原,忙问:“我生日你怎么会知道的?还有你要是不提醒我都忘了。”

  藏兔座走上前来,微笑着说道:“切原小天使很有心呢,他可是熬夜为你织了一条漂亮的围巾当作生日礼物啊。”

  “真的么?”羽伢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看向切原。

  “嗯……嗯嗯。”切原红扑扑的脸侧过去,不敢正视羽伢,只是含糊地应声点头。

  羽伢万分感动,心里感觉很温暖,脸上漾起微涩的笑意,她走到切原面前,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切原~从来都没有一位男生会织围巾送给我,这是我收到过最让我幸福感动的生日礼物!”

  “哎?”切原一下懵了,他的脸颊此时真是红的发烫了。

  围观众人相互挑眉奸笑,坏坏地起哄,惹得切原更加是面红耳赤不知所措了。

  “你们这群坏人,不要起哄了,没看到切原已经快幸福的晕死过去了吗?”藏兔座火上浇油,戏谑道。

  “羽伢,你不能偏心啊,我也要抱抱~”慈郎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走过来索抱。

  忍足侑士故意捏着嗓子学起了慈郎撒娇的语气,伸出双臂说道:“我也要抱。”

  “我也要抱……”

  “我也是……”

  “同楼上,我也想……”

  “凑个热闹,那我也抱一个?”

  ……

  羽伢看着他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嗔怒道:“你们干嘛啊?一群神经病,不理你们了。”

  他们之中有些人虽然相处时间不长,甚至有的还有过节,不过羽伢知道,他们都是一群很棒很优秀的人,有梦想有朝气,和他们在一起感到很愉快,相信这一份美好会永远存在记忆里,珍惜此刻的一点一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友谊与缘分。

  晚餐结束后,羽伢和大家围坐在一起嘻嘻哈哈聊起了天……

  阿乾镜片一闪,嘻嘻一笑问她:“羽伢,我有个问题很好奇,想问问你可以么?”

  “你问吧。”羽伢微笑着点点头。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部长打电话来问了我一个奇怪问题,他问我……某两种药混合在一起会不会有冲突,看来电显示是部长家里的座机,所以我就想知道当时部长究竟在做什么?”

  另一个知情者不二周助愣了下,随即偷瞄了一眼羽伢的反应,羽伢怔住了,她剥着手指甲抬眼一笑,故意装作不知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呢,而且我也不晓得说的是哪两种药,建议你还是直接问我哥比较好。”

  乾贞治捕捉到她一丝迟疑尴尬的表情,部长妹妹不善于说谎啊,看她的反应一定知道些什么,嘿嘿,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再继续问下去也不好,反正早晚我会弄清楚这其中的秘密,不急这一时。(WS:八卦王子非你莫属了阿乾同学--)

  “是么?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我也就是随便问问。”阿乾将此事一笔带过不再提了。

  幸村上下打量着羽伢休闲风的清爽穿着,她的脸颊也比以前更加红润自然了,不禁感慨万千:“第一次遇见羽伢,还真以为是个男孩子,可现在再一看,不仅穿着品位提高了不少而且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呢,真是由衷的为你感到高兴。”

  “是因为恋爱的滋润吗?噗哩。”仁王雅治调侃式的问道。

  还没等羽伢发话,冰帝众队员配合默契地齐声回答:“当然咯!”

  “迹部景吾,真是令人羡慕。”幸村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弧度,低语了一句。

  听到这里,除立海大以外的所有人都朝幸村精市投去鄙视的目光,尤其是千岁千里,他按耐不住地跳了起来,对他是一通埋怨:“幸村精市,你有什么可羡慕的?还好意思说呢,训练时就只有你,全天都是女朋友陪着伺候!我们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整天当众秀恩爱,你让我们这群单身汉情何以堪呐?”

  “有么?”矛头突然转向幸村,令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太有了!”千岁千里代表大家把满肚子苦水全都倾吐而出:“羽伢啊,你可不知道他俩有多腻歪,简直无法忍受!”

  “就是啊,训练本来就艰苦,可他俩呢?好吧,我承认,虽然没有当众搂搂抱抱,但是当众眉来眼去你侬我侬的,作风这般腐败,谁都受不了!”向日岳人也随声附和道。

  “嗯!我们现在说的还算是委婉的了,你是没亲眼见到当时的情景啊,啧啧,能让你鸡皮疙瘩掉几层,肉麻到令人发指!”日吉若也开始他的血泪控诉了。

  “恋爱真可怕。”对于此类事情一向置身事外的越前龙马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看来大家心灵受到的打击肯定轻不了。

  “你们等等,怎么变成我的控诉大会了?”幸村望着大家怨恨已久的神情,有些哭笑不得。

  羽伢看大家如此群情激奋,斗志昂扬的围攻幸村,又瞄了一眼幸村无可奈何又幸福满溢的样子,她反倒笑了,心想:由此可见,幸村和千月应该相处的很顺利,这真是个令人欣慰无比的好消息。

  而这时,切原蓬松卷密的头发里隐隐钻出一个橘红色的小脑袋,羽伢好奇地指向他的头顶,问道:“切原,你头发里藏着什么?”

  “哦,这个啊?”切原将它轻轻捏出来,捧在手心,说道:“一只小鹧鸪,可能是把我的头发当成鸟窝了,不过它挺乖的也不在我头上拉翔,索性就留着了。”

  “毛色真漂亮,好可爱的小家伙,我可以摸摸么?”羽伢想要征求切原同意去摸摸它。

  切原摇了摇头:“不行呢,羽伢不是我小气,别人碰它,它会炸毛啄你的,今天仁王雅治已经领教过它的厉害了,我只是怕伤着你~”

  “没关系。”羽伢弯眉浅笑,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仁王,发现并没有被啄伤的痕迹,她感到很奇怪就问道:“仁王雅治,我看你好像没有被伤到嘛。”

  “哈哈~”切原幸灾乐祸的笑道:“切,算他好运,小家伙恰巧啄的是他下巴那颗痣,自然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羽伢掩口一笑,注意到有人偷偷打了个哈欠,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也不想耽误大家休息,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天色不早了,你们都回去睡觉吧,我也累了。”

  大家也纷纷站起身,争先恐后地抢着要送羽伢回房间,羽伢看他们这般热情也不好拒绝,就出了个主意:“喂喂喂,别吵了,真是的~这样好了,我闭着眼睛点兵点将,点到谁就是谁。”

  羽伢一手捂住双眼,另一只手指向大家:“你们排好了哈,我准备点喽。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

  被点到的那位呆愣在了原地,一脸怀疑地指着自己:“咦?我么?”

  睁开双眼一瞧,食指的方向不偏不倚点到的是交集不多的白石藏之介,羽伢稍微有些愣神,但立刻转为微笑以待。

  “哎呀,居然被你这么一个打酱油的路人给捡到了便宜。”忍足侑士笑里藏刀地用力捏了一把白石的肩,小声提醒:“别对我们家羽伢动手动脚啊~”(WS:路人?白石同学的颜值可不比你差哟,侑士大人。)

  “万一……是她对我动手动脚呢?怎么算?是不是应该算我吃亏呢?”白石的反问明显就是故意刺激忍足侑士。

  “你这个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忍足一个跨步来到羽伢面前告状:“你看他一点诚心都没有,还是让我送你吧。”

  “唉,行了,只是几步路送到门口,这么点小事犯不上什么诚不诚心的。”羽伢无奈一笑,说道:“本来就不需要送,我自己回去好了,今天晚上和大家在一起过的很愉快,谢谢了,晚安各位。”

  羽伢毫不在意的低头微笑,朝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开了……

  没了喧闹,夜晚静逸安详,众人都陆续离开各自回房休息了。而羽伢也本想回房舒服地洗个澡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进了浴室后才发现淋浴间的喷头坏了,没办法,只能去楼下的公共浴室洗了。

  可来到公共浴室的门口,羽伢却傻眼了,为什么没有性别标识啊?哪个才是女浴室啊?而且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啊?想到这里羽伢使劲拍了一下脑门,这些家伙晚餐之前就洗过澡了啊!真是疏忽大意,羽伢仔细观察过后,两个浴室都是雾气腾腾而且格局都一样,到底该怎么分辨?算了,反正也没人,洗澡也就十几分钟,不会耽误太久的,羽伢咬着嘴唇下颚,一跺脚一狠心,随便选了一个就进去了。

  浴池上方的白炽吊灯忽明忽暗,微微摇晃,浴室内飘荡着水波流动的回音,羽伢泡在温水里疲劳一扫而空,顿时感到一身轻松。

  “真舒服啊~”羽伢满意地感叹一声后,整个人沉到了水里,玩起了潜水憋气。

  而刚从虚拟训练室完成额外练习的某人,从更衣室一脚踏进白雾弥漫的浴室,一步一步来到浴池边,刚准备抬腿入水,平静的水面突然“唰”的一下水花四溅,大口喘息的女声在回音绕缭的渲染下格外空灵魅惑,娇柔如柳的背脊、如描似削的细腻身躯,玉肌如天然凝脂,活脱脱的一幅雾气环身、清水出芙蓉的画面。

  某人一怔,此情此景他恍了神,羽伢甩了甩头发转过身来的一刹那,头顶正上方的大吊灯“咔哧”断了,千钧一发之际,“小心!”某人反应及时,一跃入水扑向她。

  伴随着“噗通!”一声吊灯掉落沉入水底,而羽伢和那个救他之人也双双沉入水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