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球王子同人孔雀男主的帅气女王

第三十八章 真正的心结

  当手冢羽伢说完这句话后,迹部将头偏向车窗,看着雨水打在窗户玻璃上“啪嗒啪嗒”,就像是在奏乐,雨水快速的汇集,像是一条条支流顺着玻璃往下滑落、又像是布满脸颊的泪水,伤心欲绝,汽车飞驰的“呜呜”声,那便是哭泣的声音……

  看他背过身去不说话,羽伢也不想往下说了,她也将头靠在窗户上,皮肤受到车的微动而有些颤,雨夜本来潮湿,自己也浑身湿冷,现在的心也像被淋湿了一样、身心俱冷。因为雨水的关系,也看不清羽伢的脸上究竟是雨还是泪,她闭上双眼,身体往后缩,衣服黏紧皮肤,很不舒服……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这条路似乎很长,仿佛没有尽头,两个人间隔的比较开、背对着、看着窗外、却什么都看不见。

  “到了~”司机踩了刹车,羽伢看到一个庄园,灯火通明、恍如白天。

  司机走下车,开了后车门,迹部弯身一步跨了出去,他打开伞,脸凑到车门口,对羽伢伸出一只手,说:“出来吧~”

  羽伢转过身,将依然潮湿的手放在他手心,他轻柔的握住,随着拉力,羽伢也走了出去。

  这就是迹部的家吗?和皇宫有什么区别?金砖玉瓦、豪华绮丽、让人不禁赞叹。窗户里露出的灯光令这座宅邸看起来就像是水晶砌起的一样,在雨水的沐浴下闪着五彩的光泽,恍若看见海市蜃楼一般。

  “好美啊~”羽伢被这景象给迷住了。

  迹部轻轻一笑,他拉着羽伢的手,走入了这座只属于帝王的荣耀城堡。一进去后,羽伢就觉得眼睛无法睁开,屋内金光璀璨、富丽堂皇、一种贵族之家的味道绕入心弦,奢华的吊灯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让羽伢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错觉。

  “给这位小姐找一件衣服来,还有安排一间客房。”迹部面朝一位老管家说道。

  “是,少爷。”老管家毕恭毕敬的点下头,便和一些佣人推下做准备了。

  “我可没说要住在这儿,雷阵雨一会儿就会停的,我换了衣服就走。”羽伢急忙说道。

  “你不是还有话没对我说完么?”迹部看着她,说道。

  “我都在车上说完了。”

  “你确定?”

  “嗯……”羽伢迟疑地点点头。

  “可我有话对你说。”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不就行了,又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迹部摇摇头:“要用很长……很长的时间。”

  “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迹部看到老管家捧着一叠衣服走过来,便转移话题说道:“先把衣服换上吧。”

  羽伢满腹狐疑的接过衣服,随着老管家的指引,走进了一房间……

  温热的水倾注而泻,身体没有了黏湿冰冷的感觉,温暖由身入心,浴室里雾气腾腾,萦绕着拂过她完美的身躯,柔媚的曲线在水流的亲吻下,反射出淡淡的光泽。

  不知为何,她的内心有点忐忑,于是便匆匆结束了沐浴,羽伢擦干自己的身体,穿好送来的睡裙,踩着绵柔的拖鞋就离开了浴室,可眼前确实漆黑一片,咦?明明记得进来的时候灯还开着呢,现在怎么突然这么暗?

  还有浴室有一点光亮,她便通过这晕晕照出的光,双手摸索着想要找到灯的开关,可还没有走几步路,浴室的灯也“啪~”的一声灭了,这下可好了,本来就有点夜盲,现在真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等等,好像有轻微的脚步声,她敏感的问道:“是迹部吗?”

  “叫景吾。”

  羽伢松了一口气,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他,可是迹部他为什么要关灯呢?恶作剧?

  “好玩吗?”通过声音判断,他应该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于是,羽伢便转过身,尽量睁大双眼,却还是只看到一团模糊的黑影。

  “一点都不好玩,你开灯啊,我看不见。”羽伢现在没有发火的心情。

  “呃,你……不会有夜盲症吧?”迹部并没有觉得周围有多暗。

  羽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啪~”床头台灯被打开,昏暗的橘黄色光亮映出了一个人的脸。

  羽伢转身看去,发现迹部坐在床沿,他的脸上泛着灯光的色泽,而且他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羽伢,这让她觉得有点不太自在。

  “你怎么从来没有说过你有夜盲症?”迹部问道。

  “你也没有问过我啊,而且现在你不是知道了么。”羽伢走向他,说道:“你不是有话对我说吗?现在可以说了。”

  “在我说这件事这前,本大爷先要确认一件事。”迹部嘴角微翘,也站起来说道。

  “什么事?”

  “你把我当成什么?”

  “嗯……同学、队友……”羽伢掰着手指头数数,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迹部打断了。

  “本大爷问的不是这些。”

  “哎?那是什么?”

  “算了,我换一种方式问你,你是不是把本大爷当成是你那所谓君王的替代品了?”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

  “本大爷不要含糊不清的答案。”

  “没有……”羽伢低声说道。

  “如果不是替代品的话,那我是什么?”迹部的问题让自己觉得很难回答,其实羽伢根本没有仔细的去想迹部究竟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君王的替代品,他又是我的什么?这个定位太模糊了,搞的她脑子也有点乱了。

  “是……是朋友吧。”羽伢慢吞吞的回答道,其实这个答案她自己内心也不愿去承认。

  “这个回答你自己满意吗?”迹部看她眼神闪烁不定,就知道这是一个违心的答案。他走进羽伢,说道:“你听窗外的雨声,它们都在嘲笑你。”

  “景吾,对不起,我现在脑子很乱。”

  “你怎么没有车上那么勇敢了,刚才有勇气说出那些话,现在反而害怕了?”迹部语调有点高,他说:“好吧,既然你不敢说,那我来说。”

  “你对君王根本就不是爱,这就是你一直不敢承认的事情,你在他身上找到的是关心和慰藉,而不是爱,他给你的感觉也是亲人一般,而现在你对他仅存的也只是幻觉和愧疚。”

  “你胡说!”

  “一个人被猜中心事时,反应便是极力的否认,所以你的这种惊讶和反驳正是很好的证明了这才是你心中长期的真实情感。”

  “你闭嘴,我不要听你说了!”羽伢双手捂紧耳朵,不想再听下去了。

  “我只是让你认清事实而已。”迹部抓住羽伢的两只手腕,往下掰:“你要学会面对,学会承认和接受,这便是你最大的心结。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话,一直以来,你都被君王的死给弄得有时神情恍惚,这不是真正的你,君王为何而死,你还不明白吗?对于他来说,你是他唯一的主人,如果你都离开了,他也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他是为你而生而灭的,这便是他的使命,他代替你接受死亡的召唤,不然当初死的人就是你了,好好活下去,获得幸福快乐才是君王最大心愿,你明白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君王的想法?”羽伢有些哽咽,回忆如潮涌。

  “我?下意识让我这样说的,我控制不住,但,这就是事实。”迹部浅笑一声,说道。

  “景吾……”羽伢语气不似刚才那么冲人了,她说道:“也许,你就是他……”

  “哼,我是帝王,不是任何的替代品,就算是我是他的替代品,我怎么可能认像你这样无良的家伙为主人呢?”

  “不,不是,你不是替代品,虽然性格完全不同,但是感觉却没有差别,你应该就是他……不过,我还是要确定一下。”

  “你想要怎么确定?难道还像上次一样,接吻?不过好像也没有吻到啊~”迹部手指卷着头发,问道。

  羽伢咬了下嘴唇,有些踌躇,她望着迹部冷傲的眼神,问道:“不是接吻,而是……那个,景吾……我问你,你……想要我吗?”

  “哈?”迹部的脑袋感觉像是被闷雷轰了,他眼睛睁很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