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球王子同人孔雀男主的帅气女王

第二十八章 迷醉中的忽然心动

  羽伢现在已经处于极度醉酒难自省的状况下了,她从来没有喝过酒,一下子接受度数这么高的白酒,还真是吃不消。她一手扶着沙发扶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双眼半合,目光呆滞,一看就知道不清醒。

  “喂,你还好吧?”迹部走到过问道。

  羽伢朝四周看了一下,然后手指弯曲指着自己,疑惑的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迹部扶额表示深切的无奈,他靠近羽伢,仔细观察了一会儿,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啦!”羽伢声音时高时低,语速时快时慢,她嘴唇一咧,双手用力的拍在迹部的肩上,大喊一声:“你是诸葛亮!”(WS:羽伢同学,你让孔明先生情何以堪--)

  迹部此时真是哭笑不得,他双手捧住羽伢的脸,包在自己的手掌心里,说:“看清楚了,我是迹部景吾。”

  “迹部……景吾?”羽伢嘟着嘴唇,歪着头,忽然龇着牙,笑嘻嘻的说:“没错,是你!是你!你干嘛要假扮诸葛亮?”

  迹部也知道她现在逻辑混乱,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的方式和她进行交流,他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丝强笑,说:“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休息什么?我才不要休息,我现在精神……嗝……好的很。”羽伢说话囫囵,咬字不是很清楚。

  “那你想做什么?”迹部扶着她的腰,以免她乱走动。

  “我要去救人!我……要出去救人!我的……君王……他出车祸了!”羽伢大声高喊着,神情焦急。

  说完,羽伢就想要跑到门口去,迹部紧搂着她的腰,尽力不让她动弹,可她拼了命的挣扎,似乎迹部想要害她一样,她身体往旁边侧,双手拍打着迹部,很是气愤:“你干嘛拦着我,让我出去!我要去救他,不然他就要死了!”

  “他没事,放心好了,他就在你面前,君王就在你面前。”迹部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双手,抖擞了下她的身体,说道:“我不就是君王么,我一直在这里,没有离开。”

  羽伢看着他的脸,先是惊愕,不过一会,她的眼泪就开始“哗哗”的往外流,很是难过,她敲打着迹部的胸膛,抽泣着说道:“你为什么要离开啊?干嘛要抛弃我?太过分了……”

  原来那个被称之为“君王”的人,在她的心里竟占如此重要的分量,即使喝醉了,满脑子想的也是他,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吗?迹部根本就不想扮演这种角色,一种替代的角色,因为他不是君王,而是傲视天下的帝王,他就是他,不是谁的代替品。

  “忍足让我来向你道歉,其实我又何尝不想,只是还不到时候,可他不明白这一点,如果趁现在你这样子、我来做无谓的道歉,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浪费口舌,我想等到那一天,再说明一切,这样,即使你不原谅我,我至少会心安一些。”迹部轻声细语,仿佛不是在对羽伢说,而是对自己说。

  “嗯?”迹部忽然感到自己肩膀一股凉意,而且还有些湿冷,隐约有点瘙痒,仿佛是蜗牛在蠕动一样,他偏过头,发现某人头深深埋进自己的肩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把自己的睡袍扯下来一点了。“呀!——”迹部叫了一声,立刻把羽伢推开,手指触碰到自己肩膀,摸索到一点湿润,还有牙印的凹处。

  “这肉怎么是甜的啊?”羽伢紧锁眉梢,很是不解。

  “你居然敢咬本大爷?!”迹部此时也有些忿然了。但因为羽伢喝醉着,迹部也不太好发作,毕竟现在的她是意识不清的,不过这酒品也稍微差了点吧。(WS:何止是差了一点--)

  “老婆……你要陪我一起睡吗?”羽伢手指滑溜了一下他的下巴,一脸坏笑。

  完了,完了,这家伙,已经没救了,迹部摇摇头,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

  “咦?”羽伢回过头,看见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周围的幔帐也是乳白蕾丝边的,洁白的床铺上零零碎碎的夹杂着红色:“1,2,3,4……不对,数错了,重数,应该是1,3,9,27……”(WS:好了,这下子找规律也来了,不得不说,这货喝醉酒后,跳跃性思维还是可以的。)

  羽伢走到床后,手指一点一点,在很认真的数数,她晃着脑袋,不小心,一个踉跄就扑倒在了床面上,花瓣也散落了出来。

  折腾了这么久,迹部看她终于倒在床上了,也摸着胸膛长吁了一口气,他来到床边,准备将羽伢的身体挪到中间一点,好可以给她盖上被子。

  “咻!——”羽伢一把揪住他的衣服,迹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这么一扯,整个人倒在了她的身上。

  “还真是时刻不能松懈。”迹部嘟囔了这一句,便双手支撑床面想要起来,不经意间,和羽伢面对面,在幽暗的灯光下,酒醉的气息下,那张粉红的脸颊此时显得格外诱人,慵懒的眼神在轻缓浪漫的音乐陪衬下仿佛是一杯香醇的苹果酒,泛着青绿色的透明波光、隐然有一圈有一圈的涟漪散开,似乎能诉说一段婉约美好的故事,令人忍不住深陷其中去聆听这个故事。迷醉在空气中漂浮,她嘴唇微启,唇瓣嫩润,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有冰凉的水滴溅出来一般。

  呼吸的节奏,从最初的缓慢,转为了急促,感受到她胸膛的起伏和心跳的旋律,很好的应和了这音乐中的鼓点。

  羽伢盯着眼前这张脸,目不转睛,她仿佛也被吸引住了,轻声说了一句:“不要离开,陪着我……”

  她的语气更像是恳求,声音很细,不似平常,迹部被这种恬美的声线给吸引住了,可他心里明白,羽伢现在看到的一定是她的君王,她把自己当成了君王的替代品,不然,以前怎么会一直把自己看成是那个君王的样子,也许自己还真有和那人相似的一面吧,所以才总会在我的面前出现那样的幻觉。正当迹部这样想着时,羽伢又轻声吐露了一句……

  “陪着我,好吗……景吾?”

  迹部眼睛一眨,愣住了,他嘴巴微张,有些吃惊,她刚才是叫我的名字吗?还是我的错觉?

  “你刚才叫的是我的名字吗?”迹部问道。

  “景吾……景……吾……”羽伢声音拉长,然后说:“我想吐~”

  “呃?”迹部赶紧把她从床上拉起来,急忙将她推进了洗手间,他将马桶盖翻开,羽伢对着马桶里就一阵阵的狂呕,迹部也背过身去,不想看到如此污秽的呕吐物。

  “唰……”羽伢推开浴室的玻璃门,一步跨了进去,迹部听到声音不对,就立刻转身,发现她跑进了浴室,真是够能折腾的,迹部心里一边埋怨一边跑进浴室,想要将羽伢拉出来,可羽伢死活不肯,非要洗澡,她的后背碰到了开关,“哗啦啦!”淋浴喷头喷出了水,一下子淋湿了两个人,迹部没办法,只好使用强硬措施,将羽伢扛起来,并吃力的伸出手,关掉了淋浴开关。此时迹部的画外音是:忍足,这一笔账本大爷会加倍跟你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